bokee.net

其他博客

文章归档

<<   2017年   >>

01月 02月 03月 04月
05月 06月 07月 08月
09月 10月 11月 12月

文章 (12篇) 展开   列表

医疗保障

          10月底,11月初公司为部分员工在基础医疗保险上,办理了参保人员的医疗保险卡。建立了良好的保障体系,让广大员工安心在企业工作,让员工“病有所医”。从健康角度讲,在为员工做好防病健身的基础上,还做好了“以防万一”的打算,有了健康的身体,才能为实现公司的发展蓝图做出贡献。

阅读(1496) 评论(2) 2006-11-16 16:42

工会活动

    为了增强企业员工身体素质,本着“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的原则,工会组织了拔河比赛,各分店的踊跃报名参加。10月30日上午在少年宫店门口的广场上,各参赛队经过几轮激烈的角逐,在评委会的监督、审议下,最终评选出冠军为八店,亚军为二店,季军为五店。通过这次比赛活动加强了分店员工的团队合作精神,为企业发展奠定了基础。

阅读(1884) 评论(6) 2006-11-16 16:41

西安“中国名小吃”赛事

  10月中旬公司委派副总经理王元及总经理助理甘玉烈同志,远赴古都西安参加由中国饭店学会举办的2006年中华名小吃大赛。 经过两天激烈的角逐与严格的审评,我公司两大参赛产品油条、豆浆均获金奖,这也是中国饭店协会对小吃,点心业的官方最高点荣誉了!

阅读(1359) 评论(3) 2006-11-07 17:51

男友带着豆浆来接我

锋是我大学学长,高我一届。我们已经恋爱一年半了。平时下课后,我们经常从学校东门出来,沿着保俶路散步。走累了、走渴了、走饿了,就会在附近一家杭州永和豆浆店坐坐,喝点豆浆、吃点鸡蛋饼,又卫生又便宜,两个人十几块钱就ok了。 这个学期开学时,我坐长途车来杭,到杭州已是凌晨4点多。家在杭州的锋,坚持要来车站接我。长途车厢里人多,空气也不好,搞得我一点胃口也没有,什么东西都吃不下。锋关切地给我发短信,问我晚上吃了什么。我就实情相告了。等我背着行李从车上下来时,看到锋正紧张地四处寻找我的身影,手里竟然提着永和豆浆店的外卖袋子。等我奔到面前时,他急急接过我的包,拿出我的最爱——永和店的豆浆和鸡蛋饼塞到我的手里。我心里说不出的温暖和甜蜜。   摘自《今日早报》2006.10.3

阅读(877) 评论(0) 2006-10-19 14:52

迷醉在咸饭团的香气下

  我只有158厘米的的身高,但是却有60公斤重。肉乎乎、胖嘟嘟,这让我很苦恼。今年上了大学后,学业负担轻了,我就琢磨着怎么减肥。 不吃肉类、不吃米饭面条,就连水果也因糖分高而被我的“减肥食谱”扫地出局。每天,我都是早上吃个水蒸蛋,中午和晚上吃点蔬菜和鱼。当然,等到晚上爬上床时,经常肌肠辘辘。 爸妈反对我减肥,怕影响我身体健康。他们知道杭州永和店出品的咸饭团是我的最爱。我家住在文二路,每天早上,他们晨练完,顺带拎着附近那家永和店的豆浆、油条和咸饭团回家;晚上,他们饿了就会差遣我去永和店买饭团和小笼包。每天我在弥漫着饭团香气的早上醒来,在饭团的诱惑中朦胧地勉强睡去。 他们太“惨忍”了。最终,在爸妈的计划中,在永和豆浆咸饭团的诱惑前,我败下阵来。减肥计划从此告一段落,我开始了饭团生涯。   摘自《今日早报》2006.10.1

阅读(924) 评论(1) 2006-10-19 14:50

小外甥和他的大油条

  小外甥住在杭海路上,离他家没几步远,就有一家杭州永和店。小外甥很迷恋那里的大油条,经常是在家里一边带劲地啃着,一边蹦来蹦去,搬弄着玩具。 有一次我在他家玩,下午他有点饿了,想吃点心了,就点名要大油条。我姐姐也就是他手妈妈,脸上正好敷着面膜,就趁机偷懒不想下楼买,脑筋一转就哄他:“今天油条店没开门,休息了。” 4岁的小外甥听完,竟机灵地跑到阳台,搬来自己的小板凳,抬脚站上去,往永和店的方向张望。看清楚后,就把自己妈妈叫过来,帮她纠正错误:“妈妈,你看见没有,油条店没关门、没休息……” “事实胜于雄辩”,他妈妈被他弄得一时语塞。“那我下楼帮你买油条。”还好有我这个小舅舅能“救场”。     摘自《今日早报》2006.9.28

阅读(892) 评论(2) 2006-10-19 14:45

豆浆油条最佳搭档

  “我知道你和我就像豆浆油条,要一起吃下去味道才会是最好……”,第一次听到林俊杰这首《豆浆油条》,就立即想起了我的最爱——永和豆浆。 豆浆是最健康的食物,油条是最传统的美味。新婚第二天,她还在熟睡中,我就悄悄起来去张罗早点。知道她最爱吃豆浆油条了,我就直接奔楼下点心店。没想到她醒来看到后,竟把小嘴翘得老高:“这样的早点能吃吗?油条黑乎乎的、豆浆淡淡的。永和豆浆才好,又卫生又好吃。”我只好灰溜溜地跟着她去吃永和豆浆。 从此,我和她一样爱上了那里。“不知谁发明了豆浆,不知谁用油条搭配了豆浆,上天注定的最佳搭档。”她说。我们隔三差五都会到永和豆浆吃早餐或夜宵。两碗豆浆,两根油条,或者加一客小笼,面对面坐着,没事偷着乐。   摘自《今日早报》2006.9.26  

阅读(955) 评论(0) 2006-10-19 14:43

那个幸福的早晨

父亲病得很厉害,得了癌症。残酷的现实是:生命只能以月甚至日来计算了。他自己浑然不觉。让父亲最后日子的生活质量好一点成了我们子女的当务之急。 那个星期天早上,我从城西的有中赶到城东的父亲家,拉着父亲去附近的“永和豆浆”吃早饭。尽管父亲脚步机械地被动地跟着我,嘴里却絮絮叨叨:“有这种事体的啊?早饭到外面去吃……” 到了永和豆浆的那爿店里,父亲左顾右盼后道:“这儿环境蛮好的么,比一般的小吃店要干净得多啊。”不一会儿,醇厚的豆浆端上来了,又大又长的油条拿上来了,还有那咸饭团中间裹着油条末和肉松也捏在了父亲的手里。父亲边吃边说,“真当好吃哎!” 我当时想,今天真是个好日子。因为不知有多少个时日了,父亲吃东西总是皱着眉头嚷嚷“没味道,没胃口”。   摘自《今日早报》2006.9.25  

阅读(699) 评论(0) 2006-10-19 14:38

异乡街头品“永和”

  2003年12月,住校的我因为和爸爸妈妈赌气,背上书包就跑去城站火车站,坐上了去宁波的列车。 宁波离杭州很近,但是下车的那一刻,我还是哭了。天色暗了,风更大了,我心慌了。肚子更是不争气的叫唤起来,多想念爸妈烧的饭菜啊。 同学赶来了,因为担心我出门在外,他们放弃了紧张的考前复习,轮流陪我,开导我,熟悉的家乡话扑面而来。更让我感动的是他们把我带到了“杭州永和豆浆”,点了我最爱的豆浆和饭团。在这寒风凛冽的夜里,永和豆浆店象店一般温暖,伴着同学真挚的友谊,那一刻我的眼泪悄无息地沾湿了眼框。 第二天,同学就硬“押送”着我回到了杭州的家。 直到现在每次走进“永和”,吃着暖乎乎的饭团,喝着香醇的豆浆,同学的友情就会在我心中弥漫开来……   摘自《今日早报》2006.9.24

阅读(699) 评论(0) 2006-10-19 14:23

豆浆油条怀孕的的“口粮”

  7年前,我正怀着女儿。剧烈的怀孕反应,逼得我住院。每天吃了就吐,吐了再吃,没几天人就瘦了,可肚子里还有宝宝呢,只好挂上了盐水。 有一天晚上,挂好盐水的我饿得肚子咕咕直叫。突然想到了永和豆浆,想到长长的油条,有很长一段时间没吃过了。要知道,怀孕的人想吃什么就恨不得立马就有得吃。于是在春寒料峭的夜晚,急急地遣老公去买。 等待总会拉长时间。等到老公捧着热腾腾的咸豆浆和香脆的大油条出现在我面前时,我迫不及待地抢过油条一口咬下去。就着暖和的豆浆,在那寒冷的早春。 说来也神奇,油条和豆浆缓缓下了肚,一刻钟过去了,竟然没有吐,胃感觉很舒服。我们夫妻俩相视一阵窃喜——终于找到治怀孕早期反应的食谱了。所以那段时间,隔三岔五,在我的面前就会出现香香的豆浆、脆脆的油条。   摘自《今日早报》2006.9.23

阅读(756) 评论(0) 2006-10-19 14:20

ENDNR欠我一杯豆浆

上午10点的飞机,ENDNR从上海浦东飞去了英国。 “回来的话,请你喝永和豆浆。”临走前,她曾开玩笑说。而我眼圈却已红了。 曾在下雪的早晨,两个人从鼓楼走到西湖边看雪景,路过永和豆浆的时候,进去吃了一碗热腾腾的豆浆,加根油条。我们彼此的脸,在升起的热气背后渐渐模糊,就好象我们漫不经心变大的年龄。 也曾经在落雨的下午,在永和计划出行去四川,在白纸上写下要带的东西,一不小心,把玻璃杯里的红枣汤弄洒了,服务员小姐安静地走过来,安静地擦掉。有那么一阵子,我们突然都不说话了,看着窗外的雨滴和路边来往的行人。 再后来,热闹的夏季夜晚,她第一次带男友来见“家长”,在永和一边消夜,一边开着玩笑。第一次告诉我她要去英国。 她说,回来的话,还要请我喝永和豆浆的。我想了想,笑了,这么说来,终有一天,ENDNR会回到这个城市来。                               摘自摘自《今日早报》2006.9.22

阅读(473) 评论(0) 2006-10-19 1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