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中学教师博客

自留地

在国庆60周年之际,祝愿祖国繁荣昌盛,人民幸福安康,也希望自己退休生活能充实有为。

正文 更多文章

点校《南康府志》小记

点校《南康府志》小记

陈林森

今年我接受了县政协文史委员会交给我的一项任务,就是参与点校《南康府志》。明清设南康府,清代南康府辖星子、都昌、建昌(今江西省永修县)、安义(今属宜春市)共4县,府治设星子县城。据了解,同治版《星子县志》上世纪80年代末有徐新杰点校本出版,但《南康府志》点校本则阙如。我们得到的是台湾电子版,是同治版《南康府志》古刻本的影印件,我们的任务不仅要断句标点,还要遇上字迹模糊不清的困难。标点古籍,虽然不是原创,但学术含量高,非有深厚的功底不可。当然我们的工作主要是“点”,不涉及不同版本的校勘,但也有所谓“内校”,即根据上下文进行校订。断句、标点是基本的工作,还有大量的繁体、异体字的辨析,在工作中会牵涉不少古代文史知识、文体知识,有一些特别古雅艰深的骈体文和不常见的专门概念,阅读起来有不少障碍。自认才疏学浅,功力不逮,此等工作宜付大学中文系研究古典文学的专家学者。而且工作量巨大,篇幅浩繁,我还在上班,只能利用业余时间做。这是高强度的脑力劳动,有时一个词,一句话,一个典故,都要再三思忖,反复推敲,要动用长期以来的知识积累,需要动足脑筋,马虎不得。再加上资料匮乏,工具书缺欠,如遇拿不准的问题,也可以上网查询,但不一定能解决问题。但可以看作是一次极好的学习机会,我想只能尽力而为,至少不犯“低级错误”。尽量在断句上不出现重大的舛误,至于“校”的方面(漏字、衍字、错字等处理)则尽量谨慎为之,不轻易作出判断。

如卷十六人物志宋代江万里条,节自宋史,有600多字,初校者认定有3个错字,经过仔细推敲,皆非误镌。①理宗在潜邸,尝书其姓名。几研[]间,以舍选出身,历池州教授……②贾似道为京湖宣抚大使,以万里带[]行宝章阁待制,为参谋官。③赠太傅益(谥)国公,加赠太师,谥文忠。以上三处,③一看便知,因下文有“谥文忠”,可知“益国公”非谥号。①涉及断句。从错别字的规律看,“研”与“年”,既非同音,亦非形似,不大可能误年为研。另,古书中不大会出现“几年间”的表述。查《宋史·江万里传》,“几研间”当上属,为“尝书其姓名几研间”,“几”前省介词“于”,这是古文中常见的语法现象。“几研”犹“几砚”,即几案与砚台。最难辨识的是“带行”,按今天的说法,说“代行(某职务)”似更通,但焉知古代没有“带行”的说法?我特意打电话给老同学江先生。江先生是大学文科出身,是江万里的后裔,并对江万里有研究。经他查询,“带行”非误,并告我,百度上可搜到“带行”的解释,为“带官兼职”,不是我们今天所说的“代行”。所以,江万里传中的这三个所谓的错别字,一个也不能成立。当然也有疑为错别字的。如:(周耜)常侍父官襄阳,帅臣张杓一见奇之,待以殊礼。“常”疑为“尝”。若为“常”,则与下文“一见奇之”不符。然又焉知不是通假字?《古汉语常用字字典》就有“常通尝”的解释。衍字的判定同样要谨慎。如人物志(明)郭钺条,有“辩冤抑”语,初校者以“抑”为衍字,其实“冤抑”“辩冤抑”都是古已有之的说法,“冤抑”就是冤枉、冤屈。

当然大量的问题还在断句。如陈汝秩条,“惟允为淮张所辟亲信用事声势甚重”一句,初校者断为:“惟允为淮张所辟亲信,用事声势甚重。”实乃“惟允为淮张所辟,亲信用事,声势甚重。”是说陈汝秩(字惟寅)的弟弟惟允“为淮张所辟”后,他的亲戚朋友都执掌大权,很有声威和气势。这类例子甚多,不胜枚举。

有的章节很难通透。如宋代人物李元亮(不是清代的李元亮)条,全文不过200来字,断句或无大难,但理解起来却很困难。有没有高手可以指津乎?

李元亮,常族子,抱子(?)尚气。崇宁中在太学,蔡嶷为举录,元亮勿善也。蔡擢第,魁多士,元亮归乡。大观二年冬,复诣太学,道和州。蔡解褐,即超用,且临此邦,元亮不肯入谒。蔡自到官,即戒津吏:凡士大夫往来,必飞报。既知其来,便命驾先造,元亮喜出迎,作启往谢,其警句曰:定馆而见长者,古所不然;轻身以先匹夫,今无此事。蔡摘读叹赏,留宴连夕,赠以五十万钱,且致书延誉于诸公间。遂登三年贡士科。《元亮全集》不传,如人间知“昼永花落见春深”“朝雨未休还暮雨”“腊寒才过又春寒”等句,皆见《洪容斋随笔》中。(划线的句子可能断句有误。——陈按)

字面或许无大碍,局部的内容问题不大,但蔡嶷与李元亮究竟是什么关系呢?

书到用时方恨少,其实所读之书,还没到用时就已经少得可怜了。

(李元亮的“朝雨未休还暮雨”“腊寒才过又春寒”两句用来形容眼下南方的天气倒是再贴切不过的了。)

 

分享到:

上一篇:近期报刊成语使用不当数例

下一篇:一篇文章,六处语病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