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记者/编辑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深圳“不买房行动”昭示中国人经济自觉

在我的案头,有二则同类异质的消息:

    一则在合肥,安徽省春季住宅交易会暨首届美好家居博览会、首届安徽汽车展销会平天联展,一度引爆8万消费者的购买欲,现场售出150套(台)商品房和汽车,总金额达6000万元,让参展商乐开怀。

   二则在深圳春季房交会3日开幕首日是,一名叫邹涛的男子带上10盒“不买房行动”名片,几张签名表,向参观房交会的市民派发,邀请市民参与。“多一个人支持就多一份希望”,他在淘深圳掀起的“不买房行动”正式从网上走进现实,据悉他还将筹备“全国不买盲房联盟网站”。

      读着这两则新闻,且不说内地的合肥人与开放的深圳人在个人住房决策理念的不同,我隐约地感到,在深圳这块改革的发源地,民间正酝酿着一个新的自觉,它的意义远观才看得更清楚。人们也许忘记了,就在二十多年前的深圳,有一场沸沸扬扬的“蛇口风波”:

      1988年年1月13日,深圳蛇口举行了一场“青年教育专家与蛇口青年座谈会”,来自北京等地的3位闻名全国的青年教育专家和蛇口近70名青年出席了这次座谈会。会上,蛇口青年就人生价值观念等问题,与专家展开了激烈论战。争论的焦点:一是关于“淘金者”的争论。有一位专家在发言中提到,有个别人来深圳的目的,就是为了在别人创造的财富中捞一把,这就是极少数淘金者,特区不欢迎这样的淘金者。而蛇口青年认为,“淘金者”赚钱,没有触犯法律, 无所谓过错,“淘金者”来蛇口的直接动机是赚钱,但客观上也为蛇口建设出了力,“淘金者”并没有什么不好。二是对个体户办公益事业的看法问题。青年教育专家认为“有许多个体户把收入的很大部分献给了国家,办了公益事业”,这种精神与做法应大力提倡。而蛇口青年则认为在“左”的阴影徘徊下的嬗变不应赞扬,在目前情况下,一些个体户这种举动并非出自自愿,而是对“左”的思想心有余悸的表示,个体户在赚钱的同时,已经为国家作了贡献。个体户只有理直气壮地将劳动所得揣入腰包,才能使更多的人相信党的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而不是鼓吹无端占用他人的劳动的“左”的残余。青年教育专家对此大为不悦。2月1日,《蛇口通讯报》以《蛇口:陈腐说教与现代意识的一次激烈交锋》为题对这次座谈会作了报道。此后,海内外多家报刊相继作了报道或转载,对新时期青年思想政治工作问题进行了探讨,发表不同的观点。这次争论持续了半年多,从而引发了轰动全国的“蛇口风波”。虽然对这次争论褒贬不一,但它的意义已经超出了风波本身。几位报告员对青年的引导功不可没,“蛇口风波”后,他们的报告依然场场爆满。
 

     限于篇幅,我不能将当时的场面的细节加以描述(详见/jingji/skfb/),但今天提起这件事,我想四十岁往上跑的人都会记忆犹新,其时强烈的震撼让你重故知新。这次争论国内持续了半年多,也有敏锐的记者从“淘金者”的争论分析中国今后走向,美国著名的新闻媒介也从各种角度广泛地报道了“蛇口风波”。现在看来,有的事情并不大,但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却蕴含着深沉而凝重的意义,那是领导改革的执政党在思想政治教育这个被自己视为生命线的领域遭受的第一次现代冲击……今天,一个深圳男子,以他发动的“不买房行动”揭开了开放时代的中国人经济意识的自觉。一个行动的持久与影响,远比一场座谈会的引发的冲击要难些,但只要做得足够久、足够好,我就从中看到希望---平民做为现代社会市民、公民的崛起。

     几何时,房价的涨跌,政府调控有之,打口水仗者有之,就是鲜见消费者的声音。在平民习惯于让人做主的国度,即使在今天,消费者的利益意识和表达也是懵懂的。国人的悲哀就是盲人摸象,从来没有用自己的眼睛看世界,就是身首异处,从来没有用自己的脑袋指挥自己的行动,典型的就是“房奴”的产生。把房子比做股票也许不妥当,可理是这个理。当九十年代的房价没有还是“黑马”的时候,没有人分析它的黑马相,即使你也很需要住房,需要解决马斯洛所讲的低的层次的生存生活需要,你也不买房,你可能迷信福利分房企业比其一生去分一杯羹,也可能更乐于过一种不知有汉无论魏晋的小富生活。你的购房热情是被煽动起来了,“房价会长期上涨”就犹如说我们已经走进大牛市,你就是在这样的鼓躁下买房上套当“房奴”的。不用我细说原委,只一句房价处于低位,你不会选择买房。邹涛和可贵,他说自己是一个踏踏实实的行动者,这个评价如果不是谦逊,就是低估。他的博客是一篇狂人日记,他本人是一个呐喊者,在一个众人以做得了“房奴”和做稳了“房奴”的时侯,端出人血馒头,孤身一人努力地“推销”:“房价回归理性前不买房”。中国人以前有这样的大胆、直率、自觉吗?

    我想用交易成本的理论来解释雏涛们中国人的自觉。交易成本是指交易部门为提供便于交易的劳务而付出的费用,是价格的组成部门。按照交易成本理论,要促进房地产市场的增长,就必须降低交易成本。这是因为,人们的住房需求总的趋势是逐步上升的,而土地供给相对固定,政府调控措施的收效又是递减的,降低交易费用成本就是控制房价的有效路径。那么息样才能有效地降低交易成本呢?公开“房价成本清单”是个好办法。市场经济的一个基本原则就是信息的公开化、透明化,这样才能把相关信息体现到商品的价格上。房地产商垄断信息,提高了交易成本。目前我国的房地产市场信息的不对称、不完全要比其他市场严重得多,消费者与开发商掌握的信息严重不对称。比如,消费者没有能力识别房子的质量以及所购住房的技术含量,如果想了解相关信息成本极高,而房地产开发商对这些情况则了如指掌。在房地产开发成本方面更是如此。

     房地产商握有房价的话语权。在一个正常的、充分竞争的市场中,信息的不完全、不对称还可以通过竞争得到一定程度的纠正。竞争不仅会促使市场把相关的信息汇集到商品价格上去,也会迫使竞争者尽量保证信息的公开与透明。国内房地产市场则反其道而行之,一方面在定价上难以形成有效的市场竞争;另一方面,由于制度的原因,国内房地产市场的要素分割为土地等要素的非市场化与交易的市场化,进一步加剧了国内房地产市场信息的不对称。房地产商哄抬房价、土地资源稀缺、炒家囤积房源哄抬房价、部分中介从中炒房及外地买房资金注入已成为房价持续上涨最主要原因。目前,房地产业已确实是一个暴利行业。为了维持暴利,相关利益者总会找各种理由不让消费者知情,总是会用一些冠冕堂皇的理由欺骗消费者。在这种情况下的一场“不买房行动”是智慧、勇气的昭示,是平民觉醒的标帜。与“房奴活该论”相比,这是何等的胸襟何等的气度何等的崇高。

    不过,我对“不买房行动”的评价还没有到此为止,别忘了我是将之与二十多年的“蛇口风波”相提并论,称之为民间的新的自觉,这样它的意义就已超过房地产业甚至是经济界本身,只要做得足够好。一个不关心个人经济利益的人不是理性的人,利已性是搞市场经济的前提,是经济社会发展的动力。你看《国富论》,如果对西方人的 “经济人”自觉有所警惕,那你就去翻翻二千多年前司马迁的《史记货殖列传》,“富者,人之情性,所不学而俱欲也”,追求财富关心个人的经济利益是人类与生俱来的本性,只要让人的求富趋利和本性来自主,人们的一切劳动、知识、技术、管理和资本的活力才竞相迸发。如果说我们的时代是进步的时代,就是说是中国的普通人---平民的精神和物质解放的时代,当民间的精神和物质解放到足以成为一股社会发展的主流力量,社会发展的新的制度就诞生其中了。西方资本主义的发生,得益于平民( “第三等级”)的崛起,中国的发展,依赖百姓的成熟,而这项伟大的工作现在已经有人做人,这就是邹涛和他的同志们。

  这是一场民间自发的经济思想的解放,我期盼它做得好更好一些!!!(作者 : 何党生)

分享到:

上一篇:

下一篇: 美议员刁难联想电脑 联想已经成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