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人文/社科工作者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第四十六个词牌--一斛珠

 南唐后主   李煜

 

 晚妆初过,沉檀轻注些儿个。向人微露丁香颗,一曲清歌,暂引樱桃破。

 

  罗袖裛残殷色可,杯深旋被香醪涴。绣床斜凭娇无那,烂嚼红茸,笑向檀郎唾。

 

赏析

  晓妆只粗粗理过,唇边可还得点一抹觉擅色的红膏。含笑未唱,先露一尖花蕾船的舌尖,于是樱桃小口微张,流出了婉转如莺的清歌。

  到了场下的酒会,就又娇爽多了。小盅微啜似乎还不够过瘾,换过深口大杯拚醉,哪在意污湿罗衣?最传神的,笑嚼着红嫩的草花,向心上人唾个不停。

 

 

分享到:

上一篇:第四十五个词牌--风入松

下一篇:第四十七个词牌--如梦令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