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律师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患者医院跳楼自杀,法院判决医院承担赔偿责任。

江苏省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2)扬民终字第0787
 
上诉人(原审被告)南京医科大学第三附属医院,住所在仪征市仪化生活区环南路1号。
法定代表人沈志龙,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尤志明、历巍,江苏宗申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张勇,男,1973828日生,居民身份证号码321081197308287518,汉族,住仪征市长江东路迎江二村5102室。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张晓红,女,19741227日生,居民身份证号码321081197412277520,汉族,住仪征市真州西路1238104室。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史学英,女,19461226日生,居民身份证号码321081194612267526,汉族,住仪征市长江东路迎江二村5102室。
三被上诉人共同委托代理人邵长胜,江苏衡鼎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南京医科大学第三附属医院(以下简称南医大三附院)因与被上诉人张勇、张晓红、史学英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一案,不服仪征市人民法院(2012)仪民初字第022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21022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原告张勇、张晓红、史学英原审诉称:张勇和张晓红系张新根的子女,史学英系张新根的妻子。2011114日,张新根因头晕不适去南医大三附院住院治疗。1113日张新根在南医大三附院从高处坠地死亡。1115日,扬州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研究所出具了法医学检验意见书,认定张新根“因高坠致严重颅脑损伤合并胸腹腔脏器损伤而死亡”。仪征市公安局白沙派出所于20111121日出具了死亡证明,注明死亡原因为自杀死亡。张勇等人在询问了公安机关办案人员后得知,公安机关在调查死亡原因过程中发现张新根自杀死亡前曾与南医大三附院的医护人员发生纠纷,并遭到医护人员的捆绑,事后张新根因受到身体上的折磨,不堪忍受而自杀,南医大三附院对于张新根的死亡存在一定过错。现要求南医大三附院赔偿106865元,并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原审被告南医大三附院辩称,张新根确实于2011114日在被告处住院治疗,1113日自杀身亡。但医护人员并未与张新根发生纠纷,张新根在自杀前一天晚上情绪不稳定,一直要求回家,医护人员未能与其家属联系上,考虑到其病情不适合回家,故对其进行了劝阻。此后因张新根不配合治疗,情绪激动,注射了两次安定均效果不明显,故医护人员对其采取了相应的约束,后张新根自行拆除了约束,并用铁架、拐棍打护士。医院对张新根已经尽到了保护和劝阻的义务,在此过程中张新根也未提到要自杀,后其突然跳楼医护人员无法阻拦。医院在本次事故中没有任何过错,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原审法院查明:张勇系张新根之子,张晓红系张新根之女,史学英系张新根妻子。2011114日,张新根因病去南医大三附院就诊,经诊断为脑供血不足,于同日住院治疗,住院地点为南医大三附院病房楼4楼二病区16床。住院期间,1112日晚到1113日凌晨,因张新根要求回家,医护人员对其进行劝阻。1113日凌晨5时左右,因劝阻不成且张新根不配合治疗,医护人员对张新根采取了约束措施,用床单将其约束固定在病床上,后张新根于6时左右自行拆除了约束设施和监护设备,仍然要求回家,并与劝阻的医护人员发生了纠纷。645分左右,张新根自行离开病区跑至四楼大厅电梯间,并于647分左右从病房楼3楼和4楼楼梯间的窗口跳下身亡。20111115日,扬州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研究所出具了法医学检验意见书,认定张新根因高坠致严重颅脑损伤合并胸腹腔脏器损伤而死亡。
原审法院认为: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生命健康权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公共场所的管理人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他人损害的,也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张新根在南医大三附院住院治疗期间,医院对其应当尽到相应的安全保障义务,保证其生命健康权不受侵害。现张新根在住院治疗期间要求回家,医院的医护人员在劝阻不成且未征得张新根同意的情况下用床单将其固定在病床上,明显不当。在张新根拆除约束措施后情绪仍然激动的情况下,医院人员一方面未能及时通知其家属,另一方面也未采取必要措施控制其情绪。在张新根离开病房到跳楼这段时间内仅仅只有一名实习护士跟随,医院也未能采取其他措施及时制止张新根的过激行为。综上,医院对张新根未尽到必要的安全保障义务,应当对张新根的死亡承担一定的赔偿责任。具体的赔偿数额,应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所规定的赔偿范围、项目和标准予以确定。张新根的丧葬费按照上一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标准计算应为20252.5元;张新根的死亡赔偿金按照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标准计算应为342433元;原告主张的精神损害抚慰金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根据侵权人的过错程度、侵权行为造成的后果、侵权人承担责任的经济能力等因素本院酌情认定为35000元,上述费用合计397685.5元,考虑到张新根系自杀死亡,医院承担责任的比例可确定为15%,即59653元。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八条、第一百零六条、第一百一十九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六条、第十八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九条的规定,遂判决:1、南医大三附院给付张勇、张晓红、史学英59653元;2、驳回张勇、张晓红、史学英的其他诉讼请求。
上诉人南医大三附院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1、张新根不配合心电监护,医护人员采取适当约束措施符合医疗操作规范;2、张新根情绪激动至自杀整个过程,医护人员一直都积极劝导,医院已尽到应尽义务,相反,家属的漠不关心是导致张新根绝望自杀的根本原因。综上,请求二审法院将案件依法改判。
二审期间,上诉人和被上诉人均未向本院提交新的证据。
经审理查明,原审法院查明的基本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案二审期间争议焦点为:对于张新根坠楼自杀而造成的损失,上诉人应否承担责任?
本院认为,虽然张新根为自杀,但由于上诉人在处理该事情时存在以下疏漏:首先,在医护人员的配备上,医院该楼层当时只有一名实习护士当班,且在张新根情绪出现异常后,也未及时增派人手加以看护;其次,医院方抗辩提出在张新情绪和行为出现异常后履行了通知其家人的义务,但是未有证据加以证明;再次,通过庭审调查,张平时脾气有点暴躁,容易被激怒,在通知张新根住院治疗后,医院未及时了解病人性情以便及早应对,也未明确要求家属夜间陪同以防突发事件的发生。最后,虽然对张新根进行治疗属于医院的本职工作,但是目前尚无证据证明发生了必须要对张新根实施强制医疗措施的情形,另外,院方事先也未征得张新根家属的同意。
综上,在张新根情绪出现异常前后,上诉人南医大三附院的处理存在不当之处,应适当承担责任,其上诉主张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2437元,由上诉人南医大三附院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李志平
代理审判员  
代理审判员  
 
0一二年十一月二十日
 
   苏岐华
分享到:

上一篇: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

下一篇:患者跳楼自杀,法院判决医院赔偿。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