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农民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儿科医生急缺 至儿童“看病难”

医才网数据显示,我国儿科医生在15年内仅增加了6000多人,儿科医生缺口逾20左右万人,儿科医院仅占医院总数的0.57%。北京两大儿童医疗机构负重不堪,二级医院“儿科恢复令”执行不畅,各级妇幼保健院儿科偏废,这些并发为儿童医疗“全身不遂”症。“小儿科”,是人们常常用来比喻价值不大、不值得重视的事情或被人瞧不起的行当的习惯性用语。然而,现实生活中儿童医疗不被重视的窘况却不幸被这一俗语言中。“看病似打仗、挂号如春运、输液像是流水线”成为眼下许多地方儿童“看病难”的真实写照。看病难,症结在于儿科医生人才短缺。

中国医师协会儿科医师分会会长朱宗涵指出,20011年,全国共有儿科医生6.63万人,但0至14岁的儿童却有2.4亿,比例约为0.2688个儿科医生/千儿童。参照美国1.3258个儿科医生/千儿童的比例,我国至少还缺二十余万儿科医师,

儿童作为人生的起始阶段,重视全民健身也要从保障娃娃健康做起。一方面,必须切实校正政府决策导向,明确界定医疗部门职责,按照“医随人走”的原则,把占全国总人口20%的儿童的健康福祉摆在重要位置;同时,从人才的教育、培养、使用和加快医疗体制改革等方面入手,为儿童医院的建设、综合医院的儿科设置和儿科医生队伍的可持续发展,制定科学规划,完善以制度留人、以待遇留人的激励措施,为儿科的良性发展创造宽松环境。

都说“儿童是祖国的花朵”,医生是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然而在各级医疗机构中,“护花使者”却缘何如此短缺,各种原因值得深思。通过对儿童“看病难”病症的望闻问切,人们不难发现其背后的“三宗罪”。

一是儿科本身的风险特性让年轻人望而却步。幼儿语言、感知能力差,无法表述病理体征,儿科被称之为“哑科”,很大程度上要靠医生自己的精湛医术和临床经验诊病。同时,独生子女都是父母和家庭的心肝宝贝,往往是一儿得病,举家出动,看病去大医院、找名大夫,关注者多,期望值高,风险性大,医学毕业生多不愿从事儿科,儿科医生改行的情况屡见不鲜。

二是政府部门的决策与规划失误导致儿科医生后继乏人。1998年,教育部为了拓宽专业面,在《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目录》的调整中,将儿科专业作为调整专业于1999年起停止招生,事实上就等于切断了儿科医师的稳定来源。目前我国儿科医师的主要来源是临床医学专业的毕业生和儿科学专业的研究生,但由于我国儿科医师培训制度和体系不完善,要培养成为合格的儿科医生,难度可想而知。

三是医疗部门纠结于利益考量致使儿童医疗成短板。儿童年幼体弱,不适宜作CT、核磁共振等医疗仪器检查;儿科用药要求严格、剂量较小;儿童病情多变,需要医护人员付出更多的精力加以观察、监护。在“以药养医”依然是绝大多数医院的主要盈利模式的背景下,医疗部门不愿为这种费力不盈利的“小儿科”投入更多。

来源:http://www.ecaihr.com/news/hyxw/yiyuan//2013412/n930422242.shtml

分享到:

上一篇:建筑垃圾堆到了马路上

下一篇:好薪酬制度的两个特征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