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高校教师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草堂闲话:那人是你吗?

From today on, be a happy jobless lady

With children, parents and husband

From today on, only care for family and friendship

I am jobless now

Living a simple life with pure soul

 

                                From  CC’s Blog

 

窗外,雪亮亮的,草堂暖炉边,闲话一通。

 

道德是设计来达到与其实际内涵相违的目的,因此人类从本质上而言只是具有道德可塑性,而不是本能具有道德的动物,换句话说,“我们根本不是有道德的动物 ”,问题回到人性善恶之争上,争论的结果是:人本无所谓善,也无所谓恶,是善恶的混合体,往往是个体经验导致社会判断上所谓恶,也是个体经验导致社会判断上的所谓善。

 

这种个体化的经验不可靠,这种社会判断也不可靠。

 

在不同架构上的道德立场上看去,善行可能是恶行,恶行也可能是善行。一个保护利己努力的社会往往发展为一个相对公平、真诚又富有责任的社会,一个努力鼓吹集体利益的社会往往是发展为相对狭隘、虚伪又缺乏道义的社会。

 

保护利己是对基本人性的尊重,大家都利己意味着必须建立基本的秩序来达到维持稳定的底限,进而促进人与人之间的和谐相处,这个秩序的底蕴是基本上的公平,这个秩序的标准下限是相对稳定的法律,底蕴厚实了标准稳固了,真诚是最好的交流方式,责任是最可靠的工作效率。

 

团体利益高于个人是否认基本人性,团体利益价值的判断脱离人性获得盲目提升时,建立与当前权力者的密切关系立刻成为个人利益的最重要的维护方式,关系成为是个人利益的交换筹码,权力金钱名声围着关系并从关系中获得。利益是关系之结,利益是高度动态的,由是,关系不可能稳定,于是,得失之间,催生弱肉强食、虚伪欺骗、冷漠阴暗便可以理解。

 

一般而言,当人们发现有人擎着道德大旗到处招摇可以获得好处时,号召力不会太小,不过,个人的行为终于是不能持久的,一旦落入真实地交往,道德的谎言就会土崩瓦解。然而,如果这种招摇受到国家手段的鼓动,时空范围被急剧增大,问题的性质就会变化,因为多数人都是在环境评判中获得基本印象的,所以袁崇焕们被分食,所以张志新们被揭发,后果是惨烈的。

 

恶的前提生产出人性之善的硕果;善的鼓吹催熟了人性之恶的种子。让我们永远警惕那些个口口声声表白自己属于“善”的人或组织。本质上说,道德规范是政治上的妥协,是各种势力的利益集团互相竞争的结果,利益没有善恶之分,今天的道德,很可能是明天的笑话或邪恶。

 

所以,当我们特别可以义正词严时,请等一下,擦一擦眼睛,摸一摸心口,听一听心跳,舌头木一下,下手别太急。最低要求是,让大家都有发言的机会,发言里,说说事实吧,别忙着贴标签。个人认为:一个社会给予这种机会的程度是这个社会文明程度的最重要的考量之一。不错,“人是一种有偏见的动物”,而正是这些偏见的整合,奠下了当代理性文明的基石。传统里,从肉体上或精神上消灭不同意见者(反对者和中立者)实质上也关闭了自身提高的可能,最终的结局只能是掩耳盗铃般可笑。

 

作为个体我们,都可以在每个人身上看到自己,也在自己身上看到每个人。可是,每个人看别人时,总能清晰,如果加上经验与智商,会更加清晰,而每个人看自己,却不得不借助于镜子。直面岁月留下的斑痕,不是知识,不是智慧,是勇气。那种勇气是自己动手开皮动筋敲骨,只有这样,作为个体的人才有可能还自己以相对的清白与纯粹,尽量减少成为打手或暴徒的可能。

 

现实是,绝大多数人连欣赏性质询(Appreciative Inquiry, AI)也接受不起,更莫提强度更大的质询性欣赏(Inquiring Appreciate, IA),难怪GL只好说,“男人,应该去领悟IA的孤独。”这么说,有点那个那个的嫌疑,笑。

 

又,想一下,过去或眼前,那个长着相同的脸相同的身体相同的手脚的你是你吗?那个你想着说着做着,你不觉得陌生吗?你变了,这不奇怪,至少认真听听,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变化啊?马丁·路德说,“圣人就是了解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自私的人,而长期的道德折磨是上帝赐恩的象征。

 

基于点滴浅见,Songbo个人讨厌某些个道德化身的说教与许多自我美德的张扬行径,内心里总有个声音:如果是道德,应该静默地给予,不是喧嚣地说写;如果是道德,只求心安,无意回馈。君不见,多少年来,在这块土地上,喧嚣书写出美德的典型,在真实的风吹雨打中,飘忽得犹如破败的纸糊人儿?

 

二月三日是记

 

分享到:

上一篇:On Our Way Home

下一篇:Frag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