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软件工程师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在丽江的日子-送钞票

 突然醒来,在想是接着睡觉还是起床洗澡。

貌似又错过了吃饭的时间。
歌手小刚在院子里撒娇,送钞票 声音媚的要命,我鸡皮疙瘩掉了一地,男人嘛,说话还是中气足点好。
昨晚听到楼上有走动声,想着自由应该回来了,本想找他去取早几日艾珈从我这里借走一衣架,又觉半夜扰人不甚厚道,便没去楼上敲门,这个时候估计他早就不在家中,看来今天洗衣又要作罢。
坐在出租车上,我突然想起小科。
来丽江第二天晚上见的人便是他,一个分明二十九岁的大叔,却看不出年龄。初见时我蹲在路旁,他在马路对面摇下车窗跟我使劲招手。
走进他时,我问他,你怎么就确定是我?
他笑,说一眼就觉得是你。
后来无论坐什么车都觉得没有坐他的车舒 服。我本来就偏爱越野,他的正好是。车 身深蓝,简约大方。 
那是我第一次看丽江的夜景,灯火阑珊, 人影绰绰。
我一路上一直抱着背包歪着脑 袋看小科,他很瘦,不高,着装休闲,头发略长,有一个古怪的包。
我看他他也不恼,伸手揉了揉我的头发,笑着跟我说,要不要像情侣一样去看电影?
夜夜无心睡眠,长久的清醒让人疲惫。
白日欢愉已散,自该静心沉睡,但心中有事,难以成眠。
今日见束河大叔,他倒是先作招呼,问我近况如何。现在唯有笑着说好,再不知该如何应答。分明悲的无以复加,面对他时却浅笑淡淡。又对着他的背影出神,记忆里我甚是迷恋的男子原来他的背也不再挺直。
我知他近年未曾真的快乐过,且更添几分颓废。可恶劣如我,便是明知他过的不好,还爱处处与他添堵。前日高烧,糊涂之际居然不由自主打电话给他。时至深夜,他回我,找朋友去看看你吧,我先睡了。
挂了电话,觉得自己清醒许多,也不禁为自己可悲。我年轻任性,是曾多次折腾过他。可没想到,他于我已情淡至此。我发烧多日,若非苦撑不住,走投无路,怎会给他电话?
分享到:

上一篇:在丽江的日子-送钞票

下一篇:欢愉已过-送钞票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