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行政/人事工作者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日本学者谈渔业公约适用水域的界线问题

  洪圣铭,摘译自日刊水产经济新闻,11 June 2013;作者:水产综合研究中心国际水产资源研究所客座研究员三宅真

  自南非开普敦往南约1小时车程可抵达好望角的角点,该点系两大洋汇集之处,右侧为大西洋、左侧为印度洋,而其位置正好是东经20度。

  举凡各渔业公约都有规范自身的适用水域,例如大西洋鲔类国际保育委员会系以大西洋与其临接的海域为适用水域,但该公约对于大西洋的定义却未臻明确。

  在我进入ICCAT秘书处负责渔获统计工作时,该组织决定将东经20度作为大西洋与印度洋之间的界线,但这点在其后出现了一些问题。

  观诸联合国粮农组织的渔获统计,其系使用传统的东经30度来划定大西洋与印度洋的界线。然而,不论是从地理、鱼类分布或海洋学研究的角度来看,东经20度才是较合理的分界点,因此,这也导致两者的统计海区间出现落差。

  当初刚成立的印度洋鲔类委员会系隶属于FAO旗下,因此该组织亦以东经30度作为印度洋的西界。其结果便是造成东经20度与30度间的海域无法被任何一方涵盖。

  由于该海域的长鳍鲔分布横跨两大洋,而统计系解明其原因的重要工具,因此有很长一段时间,如何弥补该海域的空缺系未决的悬案。不过后来IOTC为配合ICCAT,终于决定将西界改为东经20度,而此问题才终获解决。

  

分享到:

上一篇:中国大陆渔业政策以抑制近海,发展远洋

下一篇: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