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文学作家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浅谈中国式嫉妒

浅谈中国式嫉妒 

 

台湾的柏杨先生曾用窝里斗来概括传统文化,他借用一条谚语说,每一个中国人都是一条龙,三个中国人放到一起就是一条虫;每一个日本人都是一条虫,但三个日本人合在一起就是一条龙。因为中国文化的一个巨大心智陷阱就是窝里斗,最喜欢和自己人斗,最有兴趣和自己人斗,最有能力和自己人斗,也最有欲望和动力和自己人斗。比如,中国影视界眼下各种名目繁多、肮脏不堪的“潜规则”为什么会泛滥成灾? 某些工作室以“明星梦”做诱饵,而部分女孩不仅真的认为影视圈就是这么黑,而且还准备甚至已经以实际行动去顺应她们想象中的影视圈潜规则去做出肉体上的献身,就如某少女所说:“潜规则在影视圈是众所皆知的,我认为影视圈都在床上沟通。结果泛滥成一个比一个开放、大胆,“爆乳”程度越爆越利害、比拼谁脱得快?比拼谁能先勾结上导演?只要能上镜,无所不用其极。“未上镜先上床”的事件一个接连一个。最可悲的是,某些为了“圆明星梦”的少女,陪完经纪人睡后还得陪“戏头”睡;陪完“戏头”睡后还得陪副导演睡;陪完副导演还得陪导演睡;陪制片人睡、陪投资商睡……陪了许多人睡后最终还是未能上镜!演员如此,编剧的命运也好不到哪里去。为了能上自己的剧本,女的陪睡、男的陪钱,行贿的“中介费”越涨越高,有些编剧甚至于不要稿酬反贴钱的事也做得出来!编剧和编剧之间比拼:谁的“后台硬”?谁的关系多?谁的经济实力强?同仁反目、同行相残、同根相煎……屋里斗黑幕越演越烈。如此恶性循环的结果只能是国内的影视市场越来越“乱象”,观众看到的 “烂片”越来越多.难怪有观众埋怨:“现在的中国电影真的是越来越没文化了!更有人直言不讳:“这年头,部长干了编辑的活,干爹干了老公的活,小三干了纪委的活,城管干了地痞的活,教授干了流氓的活,连黄灯都干了红灯的活!”这样的事实,真是让人背脊发凉。 国内的影视行业如此,其它行业又如何呢?

再比如,中国在海外的餐饮业在整体层次和经营品质上既比不过韩国人,也比不过日本人。相信凡是去过美国、欧洲或澳大利亚这些地方的中国人都会感觉到那里的中国餐饮是最低端的,专以价格取胜,所以生存环境并不理想。韩国人就不是这样,日本人也不是这样,他们的价格要比中国餐馆高上许多,生存环境也好上许多。这不是因为中国厨师的厨艺不行或者说我们中国人就永远学不会管理,也不是因为西方人专门歧视中国人,而是我们特别擅长窝里斗,专以降价方式杀自己人,杀来杀去把中国餐馆杀到了低端处境。不仅是餐饮,比如赴香港游、赴台湾游都有大好商机,但用不了多久就会演变成恶性价格战甚至出现零团费。旅游公司也不是雷锋,零团费怎么可以生存呢?结果只能是想方设法诱骗或逼迫游客购物,甚至买假货。中国国内企业这样的情况可以说比比皆是,比如网购大战,就是拼血本,实际上影响了市场的正常运行,最终的结果也会使消费者一同受害——即使你省了钱,买的很多内容也只能是水货。现在说市场上的鱼翅90%以上是假的,很可能就是有害的,其原因也和这种恶性竞争有关联。

造成这些问题的原因非常多,单就文化心智方面考虑就和中国式的嫉妒有关。中国式的嫉妒我认为有四个特点。

第一个特征,妒内不妒外。早些年我听到一个说法,美国人的嫉妒是专拣世界上最好的内容来,谁最强就和谁比。中国人的嫉妒不是这样,我们对远处的很少有嫉妒之心,比如美国的科技非常发达,美国产生过比尔·盖茨、乔布斯等成批的新科技领军人物,我们的同行同业同仁嫉妒过他们吗?自15世纪以来,在几乎所有学科领域中国人从来没有处于领先的位置,我们有过强烈的比拼情绪吗?我以为没有。我们不嫉妒远的,就嫉妒近的,越近越嫉妒。清华大学出了一个人物我们不会嫉妒,但本校出了一个人物,我们就不一定服气,同研究室出了一个人物,我们就不能相信他,同办公室比如对桌出了一个人物,我们的嫉妒火焰就有可能升腾起来。其意若曰,你凭什么成为人物?我不认识爱因斯坦还不认识你吗?中国的一些科研成果不能很快转化为生产力,常常和不能确定发明权有关,终于导致结果全无。中国式的嫉妒最极端的表现,我以为还不如土匪抢钱,一伙土匪起码在准备抢钱和抢钱过程中还是团结的,到了分赃的时候才可能火拼,但中国式嫉妒的极端表现在于还没出发就打起来了,甚至刚有一个计划的时候就打起来了。中国的很多事情往往有好的开头没有好的结尾就和这种恶斗因果相关。

第二个特征,妒同类不妒异类。中国自古以来就是一个极端推崇等级制的国家,中国的等级文化几乎无所不在,即使表现在最反对等级的《红楼梦》这样的伟大古典文学作品中,这种痕迹依然十分鲜明。我常说的一个例子是林黛玉嫉妒薛宝钗,嫉妒史湘云,嫉妒一切有可能与宝玉成婚的女性,这原本是非常正常的,女人无妒何以成为女人,以致有人评价说无妒就是无爱,但最令人惊奇的是林黛玉并不嫉妒袭人。《红楼梦》上分明就有一个情节,林黛玉和袭人开玩笑,一口一个嫂子。袭人不是女性吗?是女性为什么不嫉妒她呢?就因为两个人的等级不同。薛宝钗、史湘云等等是有资格做夫人的,但袭人、晴雯就只能做妾。不仅林黛玉如此,袭人也是如此,晴雯也是如此。晴雯对袭人就有嫉妒情绪,所以才闹出了那一场撕扇子博千金一笑。但她不嫉妒林黛玉,还满心欢喜地帮助贾宝玉给林黛玉传递信物,并且忠心耿耿,评价这信物,毫不见外得给宝二爷出主意,在她内心,一点不觉得这对一个同样爱着贾宝玉的女性来说有什么不妥当。晴雯只妒袭人以及和与袭人同一个等级的人,袭人也是如此,只是她表现得更为阴狠罢了。中国人的这种只妒同类的文化心态常常使得很多大好局面变成一个又一个的乱局,也就是说在最关键的岗位上不能同心协力。或许正像人们所看到的,这样的负面表现越是在社会高层还来得越为激烈。一个乡村农民家庭的嫉妒最多也就是打架骂仗,伤了感情和和气,但反映在宫廷当中,就演化为无所不用其极,必将对方置于死地而后快。现在中国大陆宫斗戏如此盛行我觉得就和这种嫉妒文化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所以依我的判断诸如红遍天下的《甄嬛传》种种,很难走出中国或者再放大一点说,很难走出儒学文化圈。走不出去更好,否则只能给其它文化的观众以非常丑陋的印象。

第三个特征,不见得我比你好,最快意你比我差。嫉妒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情绪,但它也有善恶之别。好的嫉妒是因为别人好,自己要做得更好。坏的嫉妒是因为自己差,要比别人变得更差。别人好未必使我们特别嫉妒,唯独别人比自己好才会让我们许多同胞妒火中烧,但只要别人比不过自己,马上就会变得轻松愉快,洋洋得意。有这么一个说法,中国大陆高校评职称是一件非常要命又非常拼命的事儿,但拼的结果却因为比例不同而感受大不相同。十个人参评九个人入选,剩下那一个人有可能跳楼;八个人入选,剩下那两个人有可能发疯;七个人入选,剩下那三个人可能互为同志;五个人入选,心情就平和多了;只有两个人入选,那八个人觉得大体可以接受;如果谁都没入选,反而皆大欢喜。就算那个表现最好的人也不会怎么样的。中国人的这种情绪有时会变得非常让人奇怪,用民间俚语表达就是“恨人有笑人无”。其实笑人无不是重点,重点是恨人有。自己得了高血压或糖尿病本来很郁闷,一听说别人得癌症了,马上来了阿Q情绪,所以在中国大陆很少有隐私的,因为我们特别喜欢窥视和传播他人的隐私,特别是负面的东西,说别人倒霉自己会觉得凭空增添了幸福感。

第四个特征,非常喜欢接受零和结果。现在全世界都在谈论多元共存和双赢话题,认为共赢才是真赢。最不好的结果就是零和,但中国人似乎很喜欢零和,因为我们最愿意接受的结果是既然我得不到,最好就谁也别得到,没了也比别人拿走强。所以在我们同胞内心深处存在一种强烈的破坏性基因,破坏一个东西哪怕是最好的东西都会使我们产生某种快意甚至是极大的快意。它的另一个极端的表现就是特别推崇垄断,堵死他人的路。比如中国的国企垄断就和这种文化心态有关。国企垄断的前提是把所有民企视为二等公民,这在政治上原本就是站不住脚的,因为歧视民企的本质就是歧视人民,这个且不说它,放纵国企垄断在逻辑上同样站不住脚。国企作为政府的宠儿,作为国家的财富,它究竟有没有优势?如果有就不怕别人和它竞争而应该放开市场让所有性质的企业自由竞争。如果没有,为什么要对这种劣质的企业形式给予特殊的保护呢?保护的结果其实就是一种零和游戏。

造成中国人这种文化心态的原因其实有很多,最重要的是三个方面。一是小农经济,小农经济历史太久了,小农经济就特别容易产生这种中国式的嫉妒。一个家庭只有十亩地,如果生一个儿子,他就是未来这十亩地的主人,再有一个弟弟,他就剩下五亩了,再来一个弟弟,就还剩下三亩多了,所以他的嫉妒一定是在门墙之内而不是在宅院之外。第二个原因就是专制体制。专制体制造成了千军万马走独木桥——万般皆下品,惟有做官高,所以这种嫉妒越到上层越为激烈。第三个原因就是经数千年形成的等级价值观念和这种价值观念下必定产生的封闭状态。一个美国人经商不成他可以去做学者,做学者不成他可以去做传媒,做传媒不成他可以去做艺术,做艺术不成还可以去当总统。因为他的价值观念是平等的,走A路或者走B路或者走C路或者走D路并没有人格歧视。一个封闭的社会和封闭的文化必定产生窝里斗,所以中国式的嫉妒并非我们中国人天性不良而是我们所存在的环境、体制和文化需要通过我们自己的努力来改变它们。

 

2013-12-28-上海

 

分享到:

上一篇:警惕李济深打着央视的招牌在外骗取影视

下一篇: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