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销售总监/CSO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失恋后我拥有更火辣身材(图)


失恋后更要维持好身材(新浪读书配图)

  即便分手了,你还是得继续维持体重,好让自己有下次约会的机会,并时不时地享受街上男人们的口哨。

  我正准备开始为期十天的禁食。为了好好应战,我扫光了冰箱里大部分的食物,包括放了隔夜的排骨和剩下一大块的生日蛋糕。现在,吃东西这件事只让我感到恶心想吐,我想接下来一整天我可以完全不吃——时间再长可能就不行了。

  我所要采取的禁食方式是“体内环保净化法”,又因为每天除了六到十二杯的柠檬汁外啥都不碰,所以也被称作“柠檬汁节食法”柠檬汁的成分是矿泉水、新鲜的有机柠檬原汁、枫糖浆和一点点辣椒粉。

  我相信这套禁食法是有医学实证的,听说不少人都用过。嗯,好啦,我认识的就只有一个人试过,不过他也听其它人说过,而且他自己可是每年都来个七天的禁食期,更别提这套方法还有本说明手册。我知道小册子听起来不是很有分量,大部分的减肥法,不论有多么离谱,都可以写成一本书。不过,这套体内环保净化法是由一个只吃水果蔬菜就可以存活过来的男人所贡献的,可不是一般只会写写骗人招数的人所胡诌的,你懂我的意思吧!

  另一件我必须提醒自己(同时也是人们所关心)的事情是,这套禁食法跟减重一点关系也没有。我不能期待自己可以永远甩掉在这次禁食中所消失的体重。我只是希望能够来趟体内净化好驱除毒素罢了。喔,还有一点,也许经历整整十天不进食的日子后,我可以稍微改变自己的饮食习惯,比方说,抗拒那些刚出炉、表皮金黄、香嫩酥脆的蛋糕……天啊!

  第一天

  为了这次禁食,我把那本说明手册读了好几遍,因此在今天早上十点,我已经感到许多可能的副作用正在产生,包括由于还没开始调柠檬汁而焦虑地出现身心失调的状况。想到得准备好足够我喝上十天的量,我拿出一个超大水壶,但后来又想想,要真调上这一大壶,喝完大概会先挂了吧!

  到了傍晚,我觉得有点饿,也注意到让我出现制约反应的地方:厨房。我实在分不清楚到底是因为我饿了所以才走到厨房,还是因为我走到厨房所以我觉得饿了。这类富有哲理的想法是人在禁食期间常会浮现的。

  晚上我到酒吧去听演唱会,结果发现自己直盯着隔壁桌的男人,完全忽略了台上在唱些什么。那男人点了一大盘意大利面却只吃了一半,他把那堆面推到一边,看来是吃不下了。我看了简直快抓狂,差点冲过去。真不懂服务生干嘛还不把东西收走,好让我可以专心享受这场演唱会。

  第二天

  如果你以前总是在派对上喝得烂醉,有天当你不再这么做时,你会突然发现那些烂醉的派对动物真是有够蠢。这正是我今天对于食物的看法。真不敢相信有那么多人鬼叫着,“快,快上菜,我快饿死了!”

  事实上,当我们说饿的时候不见得真的饿了。我会这么说的原因是,我真的不是饿了,而是我一直就处于“饥饿”的状态中。不过我实在很讨厌自己就快要变成那些我向来讨厌的女人,你知道的,就是那些会忘了吃东西,强调食物并不重要,并且老是说“事实上……”的那些女人。

 这让我想起以前一个室友,她房里有一大堆巧克力,应该是人家送的礼物。但她从来没碰过半个。那一堆里起码会有几种是她喜欢的口味!我常趁机去她房间检查巧克力是否减少,日复一日,那些巧克力始终保持原状,而我对于她这么有自制力是感到愈来愈难过。我很清楚要是她这种神经质的饮食失调症状持续下去的话,我俩大概永远没办法做好朋友。但现在看来,我和她没两样,至少在接下来这八天内。

  今晚我通过了一项重要的测试:头一次成功地出外用餐却没吃任何东西。当朋友们大啖意大利菜时,我只喝了热薄荷茶 (这可是小册子所准许的)。我最初的乐观想法是:聊天本身或许就是食物,而且说不定能达到同样的饱足效果。但接着食物上桌了,然后我猛然惊醒:说话和食物根本是两码事。食物就是食物。食物就应该要长得像食物才对。

  第三天

  好啦,禁食可不是为了减肥,不过我已经整整少了六磅!我骄傲地喝着我的柠檬汁。我把柠檬汁装在随身携带的水瓶里, 心想人们肯定会好奇这瓶子里装了什么。哈,本人非常乐意为您解释。我感到活力充沛。我想我应该习惯这一套了。唯一的怨言是,尽管用不着再花时间吃东西、计划吃东西,以及出门到别地方去吃东西,但因此多出的大量时间里,我的创作力却未见增加。我的下午时光花在看电影上,只因为这两个小时里我不用想吃东西的问题,不过我倒是发现了一项新消遣:试穿那些在今天前从来就塞不进去的衣服。

  第四天

  我又少了一磅!趁现在,我得赶紧设法让更多人看到我,这个体重可不一定能维持多久。马克邀请我去看洋基队比赛。喔,太完美了。洋基主场。门票全数售磬。整整五万六千名观众。搞不好我还会被拍到,登上球场的大屏幕。

  比赛进行到第二局时,我发现棒球比赛跟棒球没多大关系,到处都是热狗、棒冰、巧克力、比萨和啤酒。我没把柠檬汁带在身上,毕竟在“9.11”恐怖攻击后举行的比赛都很注重安检,而我可不想向某些缺乏幽默感的警卫解释说,因为本人正在禁食,所以水瓶里装了些特殊饮料。马克也提醒我,禁食这种事情总让人联想到回教斋戒日,这在目前的政治氛围下,足以引起高度警戒。于是我试着告诉自己在比赛当中只要喝水就好,但当比赛进行到第八次的延长加赛时(奥克兰A场,二○○二年八月九日,你要是有兴趣就去查吧!),我开始思考,“不过是一盒呱呱脆花生米,应该没关系吧?”马克买了一盒,把随盒附赠的奖品给了我。我心想,“也许奖品会是某种食物。”显然不是。不过是张蠢贴纸而已。我超失望的,几乎到了崩溃的程度。我深切地渴望它是某种立体的东西,比方说一枚戒指。嗯,一包花生米也很好。

  第五天

  我不仅成功地从禁食生活里存活下来,今天我还活着撑完了一堂飞轮课。值得高兴的是我既没昏倒,也没出现小册子里所警告的痛不欲生或抽筋现象。而且晚餐时我去了寿司店却没吃半个寿司,那可是我最爱的食物。我真是对自己刮目相看。我还发明了一款新的柠檬冰沙(用冰块下去混合就行了),十分接近固态食品——我觉得这实在算是我人生的一项重要成就。

  第六天

我已经整整少了九磅!我打算再下一城——试着在没有食物的情况下享受娱乐。我常常邀请朋友们来我家一同看《欲望城市》,而且我会准备一桌子食物。今天也是如此,不过我要求朋友们自己带东西来吃。提出这种要求对于像我这样总是铺张过了头的女主人来说,可比不吃东西还要困难得多。我是犹太裔,对犹太人来说,没有食物的场合不能被称为是聚会。犹太人对于房里聚了一堆人却没有半样食物,可是超级不自在的。

  到了八点半,大家出现了,每个人都两手空空。原来朋友们为了配合我的禁食,在来之前就先吃过了。但马克(没错,就是那个在我面前吃了一整盒呱呱脆花生米的人)可没有,他也没带任何东西,于是他点了比萨外送。说真的,我其实没那么饿,不过他的比萨看起来真是要命地美味可口。总而言之,在影集结束后,大家很快就鸟兽散了。好吧!显然这世界上的人还是需要食物的搭配,才能享受一段好时光。

  第七天

  今天,为了贯彻我想要在现有体重下见到更多人的策略,我去参加了布鲁斯·史普林斯汀(Bruce Springsteen)在麦迪逊广场花园举行的音乐会。我不仅成功熬过了整场音乐会(那摆满了大量的点心),也对接下来在餐厅那高达四层的鲜美海鲜视若无睹,但我避开它的方法是投向一个烂男人的怀抱——我的前男友。我没有和他上床!我们回到我家,然后就……打住了。今晚的启示是:如果我能坐在餐厅里,面对车上的三盘点心却不动手,那么我也能够和前男友一同回到我房里,但什么也没发生。

  第八天

  我正朝我所谓的火辣身材迈进。这么说的原因在于今天我穿着短裙走在街上,一个建筑工人从头到脚把我打量了一番,然后说:“嘿,辣妹……”很显然地,我已经甩掉婴儿肥,拥有会让人全身发烫的火辣身材。唯一的副作用是,我开始出现睡眠障碍。而我今晚亟需好眠,因为明天我得对着全美观众放送我的叫姣好身形。没错,这真是个美妙的因缘巧合,因为我写了关于某个时尚趋势的文章,所以受邀上电视节目说说话。真是天助我也!

  第九天

  坏消息:我只剩下四个小时可以睡了。都怪那个节目,干嘛选在清晨。而且我还得再更早起一些了才不会看来一副刚睡醒的模样。好消息:我少了十磅!但摄影机会让我看起来胖了十磅,所以我猜我跟原来没啥差别。

  我对于上节目感到焦虑,因为这是我节食的第九天,也是我可能会昏过去的时刻,就在那伪装成客厅的录像现场,当摄影机仍在运作的剎那。唯一的安慰是,我认识的人里面很少有人会看那个节目。

  第十天

  当我开始出现某些真正的副作用时,我对飞轮课产生了恐惧。我开始感到胃在紧缩纠结,肩膀也开始抽痛。但我还是待在脚踏车上,因为课程才刚刚开始,更何况那本小册子也说过这些疼痛显示禁食开始产生效用,那些有害人体的毒素正被排出去。我希望真的是这样,不然就表示我可能要死在飞轮课上了。我大概也不会是第一个吧。但当我们进行到缓和阶段时,我觉得好多了。

  以上就是我的禁食报告。在整整十天里,我什么都没吃。如果不把赢得艾美奖算在内,这或许是我做过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事。我得承认,这全和体重有关:到底该如何用掉赘肉、该如何保持曲线。

  那本小册子说禁食时间至少得持续十天,但可以延长到四十天。我考虑过保持禁食状态,但这念头就出现那么一下下。如果有人愿意出钱赞助我这么做,我或许会再考虑。但这也让我生出禁食期间最后的启示:身为女人,有些事情我们可以完全戒除,有些事情则不行。食物,可戒。和前男友上床,可戒。为体重忧烦,不可能。

  最后我还是决定不再继续禁食,毕竟我已经达到设定的目标了,我又不是甘地那种伟人。我们都很确定甘地可不会每天早上跳到体重计上,然后尖叫着:“喔!耶——哈哈!”

  尝试禁食者的注意事项:我试着维持那被我甩掉了一半体重的身材,不过我得承认,开始禁食很容易,但要持续下去很难,要恢复正常进食更难。在禁食期间的某个晚上,我真的必须在计算机上留字条好提醒自己要做些什么,这样你们明白副作用有多大了吧!最后我终于打电话给那位问我“你到底为什么要禁食”的肠胃科医生。他建议我从一些无刺激性的食物如白吐司等开始恢复进食。我本来打算跟他说:“可是我得避免摄取碳水化合物!”后来我决定,为了健康还是乖乖听话吃些吐司。

分享到:

上一篇:朱丽倩怎样由歌迷升级为刘德华女友(图

下一篇:

评论 (1条) 发表评论

  • bvjnhyg (游客) : vfbhhtyjutty

    2008-09-16 21:38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