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高校教师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简单,但不是更简单

 

先看两张图:

 

        

 

引自Alexander L., Densmore, Michael A. Ellis, Yong Li et al. Active tectonics of the Beichuan and Pengguan faults at the eastern margin of the Tibetan Plateau西藏高原东边缘北川和彭灌断层活跃地质的研究. TC4005, doi: 10.1029/2006 TC001987, 2007    

 

 

 

引自USGS于汶川地震后标注的地震中心区。

 

一年前发表的Alexander L等人的研究,最后一句话是The faults are sufficiently long to sustain a strong ground-shaking earthquake, making them potentially serious sources of regional seismic hazard. 中文意思断层的长度已经足以引发一次强烈的撼动地面的地震,它们(指北川和彭灌断层)正成为爆发区域性地震的潜在的重要来源。

 

如果“地震不可预测论”是指短期或临震之前预测出100%准确的区域、时间和震级,至少在目前的科学技术条件下,那肯定是对的。由此可以推测,如果地震预报的前提条件是建立在这种准确预测基础上,地震预报将不会发生,没错,许多年以后也不会发生,这同时也使多少年来的地震预测研究工作失去基本的意义。无论如何,即使有很高的概率,与地震真实地发生之间,总归没有100%的对应关系,有谁敢于承担那种预测错误的风险呢?

 

有鉴对地震短期和临震预测的难度,一般说来,学者们比较一致的建议是:提高地震高风险区域上的建筑质量,并增强当地居民们对地震防范能力。当然,干脆移民也是可行的,早在1934年,中科院院士李春昱就有针对四川地震高风险区的迁徙建言。又,这些年来,在中国,建筑质量的变数实在有点大,尤其像学校这种公共建筑,希望这一次“震”出来的不是所谓的冰山一角。

 

说来说去,都是马后炮,心冷,又因为自己是地震知识的门外汉,写着写着心里就不踏实起来。一直奇怪某些个的专家学者为什么从来不会不踏实?他们一会说地震不可预测,一会又说某地近期不会有地震云云,逻辑混乱得动人心魄,却依然能在电视上侃侃而谈某些个自己还闹不明白的理论,还能于不经意之间把那些“蒙对”这次地震可能性的专家们打入江湖骗子之流。

 

猜一句:您的孩子一定没有被埋入汶川的瓦砾堆中!

 

觉得吧,科学的基本目的或者是对客观世界一种鞭辟入里的洞悉,如果只是这样,科学一开始就注定要沦落政治和经济的奴隶,置于政治和经济都富有人文色彩的社会中,兴许不至于发生太大的问题,否则,便有可能使科学失去基本的人性色彩,到头来:科学家们将在追求科学的道路上失去了自己作为人的基本属性。

 

猜度,科学一定还有其他属性,那就是道义,科学之道义。个人理解中,科学之道义,是除了力求对社会与自然规律性的准确把握之外,融入对人性的尊重,尤其是对生命的尊重,并从中获得基本的精神力量,拥有一怀悲天缅人感受力。那样,科学才是完整的,才有福泽人类的可能。

 

问一句:“地震不可预测”是不是真的使事情更加简单?

 

灾区重建已经拉开帷幕,祈祷那会是一个新的开始。愿逝者安息,生者坚强!

    

 

 

 

    
分享到:

上一篇:Actually, you can

下一篇:灾后,美的不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