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高校教师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灾后,美的不美的

范忠美为自己个人的行为进行辩护似乎引起了许多国人的巨大愤怒,有人甚至说“比地震还可怕”,稍作分析就可以发现其中的谩骂远远多于理性的思考。可惜,骂得痛快从来不是一种道德勇气的体现,恰恰是一种习惯性的专断又狭隘的思维方式在行为上的表现。

 

日益成熟的国人都知道:对着范忠美的愤慨不能表明愤慨者本人的道德水平,却可以让愤慨者披上一件似乎光亮的道德高尚者的外衣,那也仅仅是外衣罢了。换句话说,身处现场的愤慨者的表现不见得比范忠美更具有道德或行为上的优势。

 

毋庸置疑,范忠美不顾学生而逃的行为或者是一个教师道德缺失的表现,而标榜自己行为的理由更是引起国人公愤的主要缘由。不过,引起人们反感的自我辩护行为本身却不应该是批判的对象,实际上,在我们这个国度中,或者应该学会鼓励这种自我辩护的精神,并给予其成长的土壤。辩护是一种独立精神的体现,且不论其辩护的内容是否正确。

 

中国文化从本质上而言,是不鼓励孩子坚持个人的理想和追求,并努力实现自己的抱负,因此,中国的孩子们做出许多关键性决定时,往往不自觉地考虑父母的愿望和利益,然后是大家庭的愿望和利益,然后是社团的愿望和利益。

 

这种“家庭型文化”培养出富有人情世故的社会关系,同时也极度地限制了个人的自主性和创造力,窒息了个人的能动性,相当程度上阻碍了思想、科学和艺术成就的产生。家庭型文化反映在科学领域,表现为公开的争论受到抑制,因为“家长们”总是拥有更多是资源对“孩子们”指手画脚。

 

基于国人墨守成规导致当代许多领域中落后状态,鼓励创新几乎成了一种国策,而任何国策只有扎根于一种有利于创新的文化成长的土壤之上才有可能生根发芽。可以肯定的是:有机会对范忠美的“道德失范”行为进行反思和讨论无疑是一种思想上的进步。

 

在范忠美自诩之下,他似乎成了自由思想的代言人。确实,每一个人的生命都是平等的,任何个体都没有明确的责任必须为其他人舍弃生命,这或者是范忠美的底气。遥想当年从克拉玛依火灾中走出的衣冠楚楚的教育部门领导们就不仅仅拥有范忠美式的底气,而独独范忠美成了热点,是因为他的诚实还是我们媒体的稚嫩?

 

猜想,底气之外,一定还有其他。为保护孩子们而失去了生命的众多教师们并没有引起大众(媒体)足够的注意。这,是事实的另一端,且不是一个“家庭型文化”培养出富有人情世故的社会应有的现象,可见媒体总是很知道啥时候出啥牌的。一直觉得,缺乏独立思辨能力日复一日人云亦云的媒体是平庸的;天天鸡毛蒜皮喋喋不休的媒体是无聊的;无视良知却时时弄将“沉默螺旋”游戏的媒体是可耻的。

 

接受采访的“我在现场”的制片人王其寒似乎被一样东西吸引着:灾后,人们的心灵依然美丽着。心灵依然美丽着,实在是国人心灵的常态,无论在灾难前灾难中还是灾难后,走来已经五千年,他们总是以一种背负道义、敬业、勤勉、宽容和感恩的姿态出现。较之于范忠美,这种美丽兴许更值得落笔。

 

借文字一角,向企博网的博友何一兵、王其寒和漫天星表示由衷的敬意,也感谢杭州港龙工艺品有限公司。

 

友人互动:无根的野草“ 暴怒有理”

          草堂CEO GL“ 赈灾:呼唤理性的爱”

 

 

沉默的螺旋:最早见于伊丽莎白·诺埃勒-诺依曼1974年在《传播学刊》上发表的一篇论文——《重归大众传播的强力观》,她在1980年《沉默的螺旋:舆论—我们的社会皮肤》一文中进一步发展了该理论。沉默的螺旋概念基本描述了这样一个现象:人们在表达自己想法和观点的时候,如果看到自己赞同的观点,并且受到广泛欢迎,就会积极参与进来,这类观点越发大胆地发表和扩散;而发觉某一观点无人或很少有人理会(有时会有群起而攻之的遭遇),即使自己赞同它,也会保持沉默。意见一方的沉默造成另一方意见的增势,如此循环往复,便形成一方的声音越来越强大,另一方越来越沉默下去的螺旋发展过程。

 

 

分享到:

上一篇:简单,但不是更简单

下一篇:草堂旧话:小心道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