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高校教师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草堂旧话:小心道德

人类从本质上而言只是具有道德可塑性,而不是本能具有道德的动物。

 

---题记

 

人类本能最为本质的东西,就是利己,这是人类存在的核心,也是全部人性最为基底的那一层,这里没有道德,道德的本质就是利他。道德不是自动的,不是本能的,是人为的、是被动的、是特定社会环境下促生的东西。最多只能说,我们只是拥有成为道德动物的潜力。          

 

    人类身上聪明的基因善于利用崇高的道德语言将赤裸裸的自私包装起来,只有我们彻底了解我们自己根本不是有道德的动物时,才有可能成为道德的动物。

        

道德规范最大的效用是:巧妙提高各种利益,不需要多派警察。政客们为什么喜欢表现鼓吹道德,由此发轫。矛盾的是:党同伐异是生物发展史上最为完备的基因机制,最好的最长久的朋友就意味着最彻底的袒护,由此可知,集团利益往往高于道德,道德不过是国家机器之外的另外的一种控制手段,“政治是谎言”的论断是有锐利性的。

 

在不同架构上的道德立场上看去,善行可能是恶行,恶行也可能是善行。一个保护利己努力的社会往往发展为一个相对公平、真诚又富有责任的社会,一个努力鼓吹集体利益的社会往往是发展为相对狭隘、虚伪又缺乏道义的社会。

 

    保护利己是对基本人性的尊重,大家都利己意味着必须建立基本的秩序来达到维持稳定的底限,进而促进人与人之间的和谐相处,这个秩序的底蕴是基本上的公平,这个秩序的标准下限是相对稳定的法律,底蕴厚实了标准稳固了,真诚是最好的交流方式,责任是最可靠的工作效率。

 

团体利益高于个人是否认基本人性,团体利益价值的判断脱离人性获得盲目提升时,建立与当前权力者的密切关系立刻成为个人利益的最重要的维护方式,关系成为个人利益的交换筹码,权力金钱名声围着关系并从关系中获得。利益是关系之结,利益是高度动态的,于是,关系不可能稳定,于是,得失之间,催生弱肉强食、虚伪欺骗、冷漠阴暗便可以理解。

 

一般而言,当人们发现有人擎着道德大旗到处招摇可以获得好处时,号召力不会太小,不过,个人的行为终于是不能持久的,一旦落入真实地交往,道德的谎言就会土崩瓦解。然而,如果这种招摇受到国家手段的鼓动,时空范围被急剧增大,问题的性质就会变化,因为多数人都是在环境评判中获得基本印象的,所以袁崇焕们被分食,所以张志新们被揭发,后果是惨烈的。

 

恶的前提生产出人性之善的硕果;善的鼓吹催熟了人性之恶的种子。让我们永远警惕那些个口口声声表白自己属于“善”的人或组织。本质上说,道德规范是政治上的妥协,是各种势力的利益集团互相竞争的结果,利益没有善恶之分,今天的道德,很可能是明天的笑话或邪恶。

 

伪装为无私是人类的天性,这种伪装有时是如此成功,以至于自己也认为自己就是那个无私的无与伦比的虚幻的道德人呢。但是,一到某种极端的情形下,一切都会暴露无遗。

 

作为个体的我们,都可以在每个人身上看到自己,也在自己身上看到每个人。可是,每个人看别人时,总能清晰,如果加上经验与智商,会更加清晰,而每个人看自己,却不得不借助于镜子。直面岁月留下的斑痕,不是知识,不是智慧,是勇气。那种勇气是自己动手开皮动筋敲骨,只有这样,作为个体的人才有可能还自己以相对的清白与纯粹,尽量减少成为打手或暴徒的可能。你是否还认为自己是道德的动物?  

 

所以,当我们特别可以义正词严时,请等一下,擦一擦眼睛,摸一摸心口,听一听心跳,舌头木一下,下手别太急。最低要求是,让大家都有发言的机会。

        

如果社会上人人都拥有道德或表现为道德,这不过是被动地反映出社会之道德。任何社会都有种种普遍认同的道德,只有在这种道德规范下道德高尚者比道德平平与道德低下者获得更多的社会利益时,道德才具有真正意义上的生命力,否则就是虚幻的、教条的、形式的道德。换句话说,没有社会的普遍公平就没有道德的基石。

 

又,想一下,过去或眼前,那个长着相同的脸相同的身体相同的手脚的你是你吗?那个你想着说着做着,你不觉得陌生吗?你变了,这不奇怪,至少认真听听,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变化啊?马丁·路德说,“圣人就是了解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自私的人,而长期的道德折磨是上帝赐恩的象征。”

 

个人讨厌某些个道德化身的说教与许多自我美德的张扬行径,内心里总有个声音:如果是道德,应该静默地给予,不是喧嚣地说写;如果是道德,只求心安,无意回馈。君不见,多少年来,在这块土地上,喧嚣书写出美德的典型,在真实的风吹雨打中,飘忽得犹如破败的纸糊人儿?

    

Dear GL,这次地震中,教师们的整体表现和经过长期训练的军队相比也毫不逊色,前者更是在突发情况下自动选择保护学生的行为,实在足已说明了教师们的基本素养,他们无疑算得上一个相对高尚的群体。这时候,“保护学生的安全”是否应该作为教师职业道德准则的讨论被抛出不是太可笑了吗?推测:范忠美的言论让某些部门觉得有了用武之地,且可以成功转移注意力。

           

如果一定要讨论,那么在什么条件(地震、火灾、沉船、飓风、火灾)下如何保护学生肯定需要相应的职业训练,谁来提供这类职业培训和如何进行有效培训是我们应该关注的。这与职业性质有关,与职业道德却未必挂得上钩。

 

同时,尝试问一问:建筑管理部门的基本职责是什么?地震管理部门的基本职责是什么?还可以往下问,且收住。在这里,职业道德,能提吗?又岂止是道德的问题!个人总觉得出现“史上最牛校长”是一种悲哀,因为那本不是他应该去“牛”的地方,试问该“牛”的人儿又在哪里?

 

7月1日,杨佳携匕首在上海闸北公安分局内刺死六名警员刺伤五人。这出惨剧至少表明:在突发性事件中,即使有长期的职业训练和熏陶,人们的基本技能也未必能够派上用场。对范忠美老师的议论可以休了!然而,有些人在职而不职业(渎职),舞弄起道德大旗,却搅得虎虎生风,有趣吗?

 

友人互动:闲砚“道德评判

      

  

分享到:

上一篇:灾后,美的不美的

下一篇:草堂闲话:“阿基米德点之旅”后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