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律师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南宁甘海杰律师:关于被告人何某涉嫌贩卖毒品罪案的一审辩护词

关于被告人何某涉嫌贩卖毒品罪案的一审辩护词

 

尊敬的审判员:

    广西胜开律师事务所依法接受被告人何某的的委托,指派我担任其涉嫌贩卖毒品罪案的一审辩护人。在庭前,我到南宁市第一看守所会见了被告人,听取了其陈述和意见,查阅了本案案卷材料。辩护人对起诉书指控被告人的行为构成贩卖毒品罪没有异议,但对起诉书认定的部分事实有异议。现根据事实和法律,发表如下辩护意见:

一、关于本案的事实

1、被告人不具有贩卖毒品的直接故意

从被告人的询问笔录和证人唐某的询问笔录可知,被告人与证人唐某早就认识,彼此是朋友,都吸食毒品。201442223时左右,被告人接到证人唐某的电话,唐某问被告人能不能帮其购买到冰毒,其要购买5克。被告人本人也吸食冰毒,知道哪里可以购买到冰毒,其出于朋友道义,就答应了帮忙购买。因此,被告人之行为是属于代购行为。根据2008年最高人民法院下发的《全国部分法院审理毒品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的规定:“有证据证明行为人不以牟利为目的,为他人代购仅用于吸食的毒品,毒品数量超过刑法第三百四十八条规定的最低数量标准的,对托购者、代购者应以非法持有毒品罪定罪。代购者从中牟利,变相加价贩卖毒品的,对代购者应以贩卖毒品罪定罪。”这是司法解释对贩卖毒品行为的扩张。就本案而言,被告人的代购行为不具有贩卖的直接故意,应区别于直接以牟利为目的的低买高卖的贩卖毒品的行为,毕竟两者的社会危害性是不一样的。

2、被告人代购毒品的价格应该是500元,而不是600元。

被告人在电话里明确地告知了证人唐某,5克毒品的价格是500元,其代购需要100元的打车费。尽管证人唐某在其询问笔录里面称“2014要年42223时许,当时我在家无聊,就想购买点冰毒来吸食,于是我打电话给小何,问她有没有冰毒,我想购买5克冰毒,小何说可以呀,5克冰毒要600元。”“小何和我说5克冰毒600元。我当时在家和小何见面时就付给了她600元钱。”(对唐某的询问笔录,案卷本第41页),但是辩护人认为,证人唐某在此做了不真实的陈述,其目的是为了逃脱或减轻自己的责任,故意将责任全部往被告人身上推或者是记忆模糊,只记得给了600元被告人,其他细节没有记清楚。

3、被告人获利甚微

从被告人的住处万秀村到证人唐某的住处建工集团宿舍区,再从唐某的住处到代购毒品的地点北大路新华书城附近,按路程来算,来回100元的打车费是合理的。但是,出于赚取一点辛苦费的私心,被告人将交通方式在证人唐某不知情的情况下改为自己开电动车。所以,被告人得到的利益没有超过100元,与直接低买高卖的贩卖毒品行为相比,风险与收益严重不对等,如不是唐某让帮忙代购,被告人绝不会冒这么大的风险。由此可以看出,被告人的主观恶性较小。

4、被告人的行为属于犯罪未遂

被告人替唐某购买冰毒,从唐某处拿了500元价款和100元打车费,并代购到冰毒一包。被告人在回到唐某的楼下,没有真正将冰毒交付给唐某就被抓获。根据刑法第二十三条第一款规定:“已经着手实行犯罪,由于犯罪分子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的,是犯罪未遂。”辩护人认为,本案中,被告人因自己意志之外的原因没有将冰毒交付唐某,“贩卖”行为处于了停止状态,应属于犯罪未遂。贩卖毒品罪是属于行为犯,只有贩卖行为实际完成了才属于既遂,否则是属于未遂。具体到本案,被告人的行为是在扩大解释时才被认定为贩卖毒品罪,如从文字真义去探求,看不出有“贩”与“卖”的分解行为。毒品是否交付对所受侵害的法益的程度是不一样的,因被告人不能完成真正意义的交付,证人唐某也因此不能吸食到该冰毒,且该冰毒以被收缴,没有流入社会,因此被告人之的代购行为所造成的社会危险性也是较小的。

二、关于量刑

1、被告人不具有直接贩卖毒品的故意,所获利益较少,所代购的冰毒没有流入社会,主观恶性较小,可酌情从轻处罚。

2、被告人是属于犯罪未遂,根据《刑法》第二十三条第二款规定,可以对被告人从轻或减轻处罚。

3、被告人自愿认罪,具有悔罪表现,可以从轻处罚。本案中,被告人被抓捕之后,如实供述其犯罪事实,从未出现过拒不认罪、翻供等情形。另外,被告人本身吸食毒品,在羁押期间已戒掉毒品,对毒品的危害性已有深刻的认识。根据我国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可以从轻处罚。

  

  以上辩护意见,恳请合议庭参考采纳,对被告人予以从轻处罚,给被告人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谢谢!

 

辩护人:甘海杰

 二〇一四年八月二十一日

 

分享到:

上一篇:和解之后,原被告双方不需要再对簿公堂

下一篇:南宁甘海杰律师:无视律师函,那法庭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