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中学教师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想象无极限 作文零距离

想象无极限:80后新锐作家王威廉创新作文指导                              吴群尧

2014年4月20日,我前往广州市第六中学长风楼一楼报告厅,听取了由“80后”新锐作家王威廉主讲“放飞想象写出新意”的专题讲座。现将有关会议笔记整理如下:

    一、解读创新作文

 创新就是一种改变,既有成功的经验,也有失败的教训。马尔克斯的殿堂之作《百年孤独》在开篇的

述时间“多年以后,面对枪决行刑队,回想起冰山……”将未来、现在和过去联系在一起。萨拉马戈《失明症漫记》、《复明症漫记》将条件设置为极端情况,将新的一面挤出来。战争是解决矛盾的极限,司马迁的《史记》堪称我国文学发展史上的重要里程碑。每个人司空见惯却没有深挖的事物,被你深究下去,意义的泉水就会涌现。《没有指纹的人》由指纹打卡机引出一个使用了罪犯假指纹的人,所经历的逃亡之旅。

二、活跃的思维方式

逆向思维,我帮助你,我温暖;跳跃思维,手术台上的雨伞和缝纫机;对照思维,《安娜·卡列尼娜》,马致远的《秋思》;逻辑思维,因果关系,议论文(应试作文)。

三、基本写作方法

阅读范文,必要的模式化,创新就是在模式化的基础上反模式化。

观察  对社会敏锐的观察力,注重诗意。陌生化即与众不同,将自己作为一架首次面

对这个世界的摄像机。海明威的冰山理论(即7/8理论)。

描述  类似于说明文的训练。生动的场景,展示你的情感、背景、行动、对话。你不

含着泪写,别人就不会含着泪读;写的人既然没有惊喜,读的人绝不会有趣。(共鸣、倾诉)

思考  体现在叙述过程中的不断深化,《此时,响起了敲门声》渲染了以色列的暴力

因素。最后一段点题升华格外重要,文学的思考与内心的存在。

重复  好的描述本身就是思想,先描述(白描)后思考(思想视野还未形成)。

四、小说开端与写作原则

1.确定作品的基调,叙述的视角。

2.故事基本要素:人物、时间、事件和地点。

3.不要为场景中的行为过度添加叙事性的描述。

4.用行动、内化的方式,以第一句开始塑造人物。

5.不要把对话作为开场白,将重要素材放在后面为了吸引读者。

6.不要透露整个故事情节。《遥远的眼神》不要直接命名人物。

五、推荐阅读作品

    朱自清的散文《荷塘月色》、《背影》、《绿》;《散文集》2013年;郁达夫《故都

的秋》,游记中的情感;海明威《老人与海》人生来就不是为了被打败;余华的《在细雨

中的呼喊》比喻很出彩。

六、具体写作训练

                

你越写,你就越懂得写作(作文唯一的方法)。写作顺序:词汇(日积月累)句子(砖)

段落(墙)整体结构(房间)结尾(深化)标题

七、承上启下:我从心底里喜欢这些夜晚中来自他方的光亮。(抵挡、入侵)。

八、建言

    形成语感(直觉、内心、心受同一);勤写日记;重视写作,写作不仅仅是为了升学

考试,而是为了自我生命的提升与完善;语言是思维的载体;流畅写作是对问题最清晰的

看法。

 

附:范文欣赏《永恒的灯光》  2014届广州市高三联考现代文阅读文本

很小的时候,我住在单门独户的红砖瓦房里。夜晚的时候,周围一片漆黑,出门上厕所还要打着手电筒。每次听到什么风吹草动的声音,都吓得脊背一阵发凉。后来,我家搬到了楼房里,而且周围也全是楼房。每天夜晚,即使熄灭房内的所有灯火,也能被对面楼的灯光照得像黎明时分一样,有着灰蒙蒙的可见度。因此,为了睡个好觉,就不得不在卧室的窗户后面挂上厚厚的窗帘,抵挡这些入侵的光线。

其实,我从心底里喜欢这些夜晚中自他方的光亮。

我常常在熄灯睡下之后,眼睛半睁半闭地望着那些从窗帘与墙壁之间的缝隙里溜进的光线。我感到自己尽管在黑暗中独自一人,但那些光线却给我带了持久的抚慰与温暖。有时候,我闭着眼睛还没有睡着,但突然感到眼皮上方一下子暗下了,似乎有什么庞然大物快要落下,我赶紧睁开眼睛,但我什么也看不见,除了黑暗的压迫。那个时刻,我对那片突然消逝的光亮产生了深切的怀恋。我的有着小小失落的内心甚至对提早熄灯的人有了一丝淡淡的怨怒。

或许我是个害怕孤独的人,窗外的灯光让我意识到他人与我同在的时候,我的内心就获得了某种平静。我喜欢在晚上读书写作的间隙望望窗外的灯光,至少有几百扇发光的窗户能够进入我的视野。刚刚进入夜晚的时候,四周的窗户几乎全部都是灯火通明,而且能够看到窗户上的阴影在闪烁和跳动——那是电视屏幕的亮光。这时候的外界的灯光对我而言意义不大,我觉得过于热闹,而我自己的内心也还停留在白天的喧闹之中。等到再晚一些,那些窗户就接二连三地失去了光明,剩下的还亮着的窗户开始显得更耀眼了,也更突出了。它们在我眼里有了明确的方位和坐标,就像一个人获得了自己独特的个性。我望着它们,想想它们后面的主人们都在干些什么。我觉得自己以这种方式和他人乃至人类达成了深刻的精神关联,尽管这个他人是无名的、未知的、想象的、陌生的、虚构的。

我是个喜欢晚睡的人。关心我的人总劝我改掉这个不良的习惯,我自己其实也想改掉,因为我觉得人的生活不能违背天然的规律。但我晚睡成瘾,难以戒除。很多人晚睡是因为城市的夜晚充满了各种娱乐的诱惑和骚动,而我置身在城市的夜晚则是想索取一点属于自己的宁静。由于晚睡,我的整个生活时间和社会的运作时间产生了巨大的错位,我经常要气喘吁吁地从自己的生活时间中赶到社会的运作时间中。这种错位的张力经常让我有种筋疲力尽的感觉。我有时会想起米兰·昆德拉的一句话:“艺术通过对抗时代取得自身的进步。”难道我就是这样一位“对抗时代”的“艺术家”?我可以这样自嘲,但实际上我是迷恋于一种生活的虚拟的自由,就像一个孩子偷偷脱离了旋转木马的轨道,他获得了短暂的自由,看到了另外的风景。我就是那个孩子,我看到了夜晚的灯光,我觉得那些光线像是特殊的道路它们通向他人,也通向比他人和自己更大的存在。

(选自《散文》2012年第6期《窗下的事物》,作者王威廉) 

分享到: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