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图书资料与档案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第十三章 一统天下

       李世民当夜闻得喜讯立即乘船赶来,翌日清晨,李世民与颉利在两军营地间,渭水之滨举行“刑白马之盟”,和约正式生效。

  大唐将士欣喜如狂,气氛炽热。李世民为表诚意,下令前线大军撤回武功,行动由以宣永、麻常为首的原少帅军将领指挥进行。随来的温彦博则迳往金狼军营地与颉利指定的人接触,安排金狼军北返事宜,接受大唐馈赠。

  诸事定当,李世民道:“少帅和子陵总教朕有意外惊喜,忽然间便与颉利谈妥。志玄,来告诉少帅和子陵今早长安的情况。”

  众人立马武功城外一处山头,瞧着不断由前线撤返一队又一队旗帜飘扬、兴高采烈的军队,深感言慰。

  尉迟敬德、长孙无忌、段志玄、李神通、封德彝、跋野刚、宋法亮、虚行之、杜如晦、房玄龄、李世绩等一众文武大臣二十余人,簇拥着李世民、寇仲、徐子陵三人,人人笑逐颜开,为逼退纵横天下的金狼军欢欣鼓舞。更清楚和平统一,已是唾手可得。

  玄甲精兵盔甲鲜明的守护四方,军旗高举,随风拂舞,益显大唐军如日中天的如虹气势,天下再无能与之撷抗的一方霸主。

  刚抵武功的段志玄,此时向寇仲道:“今早不知谁人漏出消息,迅速传播,长安立即全城起哄,家家户户张灯结彩,换新衣、烧鞭炮,民情兴奋至极点。”

  李世民笑道:“少帅、子陵和朕先一同往宏义宫向太上报喜,然后我们由南门入城,经朱雀大街巡行回宫,好接受民众的欢呼,顺应民情。”

  徐子陵向寇仲打个眼色,寇仲一手轻抚肩上无名,笑道:“皇上似乎忘记在白马之盟举行的那一刻,我和子陵同时宣布解甲归田,荣休退隐,哈!”

  李世民苦恼道:“这个朕明白,不过你们定要参加入城礼……”

  徐子陵笑着截断他道:“这是否圣旨?”

  后面诸将忍俊不住,深切感受到三人间深厚的情义,并不因李世民成为九五之尊,有丝毫减退。

  李世民苦笑道:“当然不是圣旨,而是世民发自真心的诚意邀请,希望两位兄弟能与世民一起感受长安城的欢笑声。”

  寇仲哈哈笑道:“既不是圣旨,那就成哩!嘿!子陵!放长假的快乐时光到哩!”

  两人心意相通,齐声告退。大笑声中,拍马驰下山坡,在李世民等拿他们没法的眼色注视下,飞骑朝渭水方向迅速远去,目睹的战士同声呐喊,喝采声在武功城和草原间回荡。无名从寇仲肩上振翼高飞,先往渭水方向投去。


  两人沿渭水北岸纵情驰骋,朝渭水便桥奔去,十多里后始放缓下来,均感痛快写意,颇有“无官一身轻”之乐。

  寇仲与徐子陵并骑而行,目光投往朝东滚流的渭水,叹道:“子陵啊,还记得当年在扬州胡混的日子,我们一时要去投靠义军,一时又要报考科举,事实上大家都心知肚明是在作白日梦,公侯将相那轮得到我们两个无拳无勇的穷光蛋。哈,那知这些白日梦竟一一实现,一切就如在昨天发生。更想不到我们今天会只希望回家养老,过些收心养性的安乐日子。”

  徐子陵心中想的却是师妃暄,随口问道:“你快乐吗?”

  寇仲道:“我们失去根多,得回的也不少。幸好想到天下和平统一,人民安居乐业,父母不用痛失子女,夫妻父子不用生离死别,一切得失再不放在心头。过去的就让它象长河般往东流逝,想起即可和致致、楚楚和小仲陵聚首,永不分离,我心中涌起前所未有的欣喜,明白什么是无忧无虑。”

  徐子陵点头道:“我们曾经历过的事,其中的曲折离奇,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幸好我们的兄弟情谊经得起考验,否则绝不会有今天的好时光。”

  寇仲沉吟道:“老宁‘成功而不自居,创造而不占有’两句金石良言,恰是我们现下处境最佳写照,入城后,你先到玉鹤庵把青璇接回来,我在兴庆宫等你。”

  徐子陵笑道:“少帅有令,岂敢不从,不过我们要戴上面具方可入城。”

  寇仲哈哈笑道:“还来耍我,这个什么劳什子少帅,老子早不干了!哈!我们何时去探索长江和大河的源头?”

  徐子陵微笑道:“你虽辞去那劳什子少帅不干,可是宋家快婿的就职典礼却没法推辞,看来我们暂时得各行各路。”

  寇仲怪叫道:“陵少你在说笑我吗?大家一场兄弟,竟深谋远虑地蓄意无故缺席我的婚礼,你的心是石头做的么?他奶奶的,还满口什么娘经得起考验的兄弟情义,你不用成亲吗?就让我们兄弟有福同享,同时在宋家山城洞房花烛。哈!顶多我捱义气多忍他奶奶的一段日子。”

  徐子陵苦笑道:“我不是不念兄弟情义,只是青璇爱静……”

  寇仲打断他道:“青璇由我出马应付,来个痛陈厉害,晓以大义,助你一振夫纲。我们的旅游大计就这么订下来,先参加雷老怪的新铺开张,然后到江淮向老爹请安问好,到娘的坟前上香,再回宋家山城洞房花烛,携美遨游天下,人生至此,夫复何求。”

  寇仲大笑,徐子陵苦笑,笑声中,两人催马加速,天倒地退中,沿渭水风驰电掣的朝长安飞奔。

  寇仲抵达兴庆宫,揭掉丑神医莫一心的面具,策马入宫,喜气洋洋的卫兵忘情的高呼少帅。

  他甩蹬下马,侍卫争先恐后的抢来侍候他,唯恐不周。寇仲搂着马颈,轻拍着笑道:“好好服侍它,你们该知长安现时的街道是怎样难走。”

  众侍卫知他性格随便,从不计较尊卑之分,放心地发出哄笑。

  寇仲往天空瞧去,无名在花萼楼上空盘旋,大讶道:“这宝贝真了得,竟晓得我要到这里来。”

  卫士答道:“禀告少帅,应是因为鹤儿小姐在楼前升起少帅的大旗。”

  寇仲拍额道:“我忘了她和阴兄弟与老跋小侯等一道返回长安,哈!我的宝贝定是看到她。”

  另一卫士道:“鹤儿小姐他们齐往朱雀大街贞观钱庄二楼平台瞧大军的入城礼,还以为少帅会随皇上一起入城。”

  寇仲愕然苦笑,道:“朱雀大街寸步难行,插针不下,我恐怕须由屋顶走去才成。”

  卫士恭敬的道:“因遇上李绩大将军夫人来访,宋三小姐仍留在楼内与李夫人说话。”

  寇仲奇道:“不是李世绩吗?”

  卫士压低声音道:“因为‘世’字犯讳,故现在易名为李绩,少帅明察。”

  车轮声响,在近三十名禁卫军前后护行下,一辆马车朝宫门驶来。

  寇仲趋前道:“小民寇仲,拜见李夫人。”

  车帘掀起,露出沈落雁和宋玉致鲜花竞艳的两张玉容。

  宋玉致惊喜道:“你怎会在这处等候我们的?”

  坐在她旁的沈落雁笑着推她一把,娇笑道:“你的大英雄在这里,不用到朱雀大街去看了。”

  又向寇仲笑道:“今晚皇宫见。”

  寇仲早拉开车门,殷勤的侍候宋玉致步下马车,再与知情识趣的沈落雁挥手道别。瞧着马车消失于宫门外,寇仲拉起宋玉致的手,一阵幸福的暖流袭遍全身,柔声道:“楚楚和小陵仲呢?是否凑热闹去哩?”

  宋玉致俏脸泛起红晕,微一点头,轻轻道:“陪人家走两步好吗?”

  徐子陵轻轻掀开分隔寝室和小厅的垂帘,小心翼翼的来至床旁,石青璇海棠春睡的娇姿美态尽现眼底下,犹带泪痕的俏脸美得令人心醉,双手仍紧搂着亲娘的灵牌,忽然嘴角逸出一丝笑容,呓语道:“徐子陵,徐子陵!”

  轻动一下,却没有醒转过来。

  徐子陵心神俱醉,注视着她脸容每一个细微的变化,想起在小谷倾吐心声的激情,那种有若触电的动人感觉。何谓爱情?他并没有肯定的答案。只知爱情可以像雪崩般发生,突如其来,非任何人力所能抗拒。忽然间,他发觉自己把她拥入怀内。

  石青璇惊醒过来,旋即热烈地反搂他。

  徐子陵凑到她耳朵旁,满足地叹息道:“一切过去哩,我们可以回家。”

  寇仲和宋玉致手牵手沿龙池漫步,宫外不时传来鞭炮声,似提醒他们幸福的日子变成眼前的现实。

  寇仲微笑道:“我有说不尽的话儿想向致致倾诉。”

  宋玉致白他一眼,道:“若是关于尚秀芳的,可免则免,你身边的人有很多是我的眼线。”

  寇仲暗吃一惊,尴尬的道:“她的事已成过去。”

  宋玉致满脸欢容的道:“不用慌张,人家没怪你,崇拜是盲目的,只看到你的优点。”

  寇仲一呆道:“崇拜?”

  宋玉致秀脸泛起缅怀的神色,徐徐道:“从一开始人家已佩服你,那时你的武功并不怎样高,可是却能从容机巧的与敌周旋,谈笑间使敌人尽皆俯首称臣。不过也更痛恨你,一副利欲薰心的可恨样儿。我又没犯着你,你却偏要闯进我的生活里来,那时恨不得一剑干掉你……”

  寇仲接下去道:“又舍不得,对吗?哈!”

  宋玉致大嗔道:“仍是那副德性,勿要以为玉致非嫁你不可,我是有条件。”

  寇仲立即屈服,嬉皮笑脸道:“不论是什么条件,我一律接受,甘心遵从。”

  宋玉致欢喜地道:“我以后不要听你说真话,只爱听你哄我的话。”

  寇仲大喜道:“致致真明白我,哄人肯定是我的拿手好戏,说真话则非是我的本行。”

  宋玉致横他一眼道:“还说什么拿手好戏,又在说真话哩!”

  寇仲大乐道:“该是亲个嘴儿的时候吧!”

  蓦地朱雀大街那方传来惊天动地的欢呼呐喊声,凯旋而归的大唐天子李世民终于率众入城。

  寇仲匆匆登楼,因适才在门外遇上徐子陵,晓得石青璇芳驾已到,忙留下徐子陵代他陪伴致致,自己则三步变作两步的抢上褛头,来个一睹为快。

  石青璇俏立北窗,默默地遥观暮色中皇城上空烟花齐放的盛景,灿烂的烟火,把后方耸立的太极殿衬托得宏伟壮观,威严而充满欢乐和生气。高竖于承天门外横贯广场八座鞭炮塔燃烧得砰啦作响、随书响声烟火冲天而起,军民呐喊欢呼声回荡起伏。

  寇仲见到石青璇极尽娇姿妍态的优美背影,惊为天人,暗为徐子陵高兴,在她身后六尺许处一揖到地道:“徐子陵首席好兄弟寇仲拜见青璇嫂夫人。”

  石青璇“噗味”娇笑,没别转娇躯,柔声道:“那有这么不伦不类的。告诉我,从扬州的小扒手成为现在叱咤风云的人物,你凭什么取得如此骄人的成就?”

  寇仲暗忖原来石青璇是这么亲切易与的,笑嘻嘻道:“若小弟的答案令嫂夫人满意,青璇嫂子可否为我独奏一曲?地方由我拣选,好让你夫君爱郎那小子不能分享。”

  石青璇淡然自若道:“我差点可在心中勾划出你傻呼呼的模样,先说出来听听,其他待我考虑。”

  寇仲沉吟道:“回想起今天之前那些日子,我的感觉像置身于一群凶猛的恶兽群中间,它们会把任何靠近的生物撕碎,你不但要比它们狠,还得掌握它们的习性、手段,在不同距离应付它们的方法,更重要的是清楚自己位置,定下远大的目标。唉!坦白说,有时确是辛苦艰难得要命,幸好现在一切成为过去,以后可陪嫂子到两河的源头欣赏你吹奏的仙曲。”

  石青璇轻盈写意的别转娇躯,嫣然笑道:“露出狐狸尾巴哩!原来你是这样子的。”

  寇仲双目闪亮起来,剧震道:“难怪子陵连兄弟都不要!”


  锦布拉下,上书“贞观钱庄”四字的金漆招牌,在万众期待下得见天日,高大的艳阳照射下,牌匾闪烁生辉,教人难以迫视,益显得高起二层的钱庄总店规格宏大,气势磅礴。

  分由小陵仲和小鹤儿负责燃点,位于广阔外院左右端的鞭炮塔,立即“砰砰当当”的响个不休,随着火光往上腾升,灿烂火烟冲上半空,街外围睹的群众欢呼叫好,气氛炽热。

  长安城的文武大臣,富商巨贾,有头有脸的人物全体到贺,加上原属少帅军、宋家军和江淮军的将领,贞观钱庄的开张大典盛况空前,半条朱雀大道分数行排满马车,全赖禁卫军主持秩序,一切始得顺利进行。

  鞭炮燃尽,漫天喝釆声中,主持仪式的李世民登上台阶,向挤满外院、部份不得不立于院门外的来宾发表演词。

  寇仲、徐子陵、宋鲁、跋锋寒、侯希白、宣永、查杰、卜天志、李靖、陈老谋、虚行之一众人等,集在外院东北角,女眷们怕人挤,避往后铺喝茶闻聊,小鹤儿则拉小陵仲到后院玩耍。

  初时寇仲等听李世民说的是例行对钱庄的贺辞,不大留意,还交头接耳的低声谈私话。

  接着大唐天子李世民辞锋一转,道:“隋扬之败,败于扰民废业之政,多营池观,远求异宝,劳师远征,使民不得耕耘,女不得蚕织,田荒废业,兆庶凋残。致令黄河之北,千里无径;江淮之间,鞠为茂草。伊洛之东,鸡犬不闻,道路萧条,进退艰阻,皆因为君者见民饥寒不为之克,睹民劳苦不为之感,此苦民之君,非治民之主也。”

  这番话说得慷慨激昂,句句掷地有声,寇仲、徐子陵等不由留心聆听。

  李世民续道:“大乱之后是否应有大治,人多异论。大乱之后,其难治乎!”

  全场鸦雀无声,落针可闻。街上群众受到院内气氛感染,更想听到李世民的说话,倏地静寂下去。

  李世民露出一个充满信心的灿烂笑容,微笑道:“你们肯静心下来,听朕之言,正是大乱后求治的明证,只有闲静下来,上下同心,始能不疾而速,成功有望。”

  徐子陵和寇仲瞧着阶台上举手投足,一言一谈,均充满统领天下的帝君魅力的李世民,心中涌起宽慰的激荡情绪。

  李世民振臂道:“朕新即位,得太上授以天命,于此国家未安、百姓未富之时,当静以抚民。君依于国,国依于民。刻民以奉君,犹割肉以充腹,腹满而身毙,君富而国亡,愚不可及也。故治国先安民,朕今颁令,必须去奢省费,轻榣薄赋,选用廉吏,使民衣食有余,天下大治。”

  众人不理演说完结与否,轰然喝釆,“我皇万岁”之声,响彻院内外。

  寇仲探手过来,与徐子陵两手紧握,心中均明白李世民借此机会,发表登位后最重要的治天下的国策演说,是说给他们听的,以示心中对他们的感激之情。

  当李世民踏着胜利大道,通过玄武门登上帝座,成为天下九五之尊,飞龙在天,前所未有的盛世即告开展,天下再没有能逆改大乱后民心思治的洪流。而他们亦可退出人世间所有纷争仇杀,享受生命对他们的恩宠和赐予。


  寇仲和徐子陵离开长安后,李世民立即全面展开统一天下的军事行动,第一个目标是消灭盘据江汉平原的萧铣,依原定计划在巴蜀集结船队,由李靖督师顺流东下,势如破竹的大破梁军,进围巴陵。萧铣向林士宏求援,奈何林士宏被宋家旗下大将王仲宣、陈智佛和欧阳情牵制,无法施援,萧铣困守孤城,被迫投降。梁亡。

  萧铣既破,林士宏更是不堪一击,被大唐军以狂风扫落叶的威势,迅速荡平。南方既定,李世民转向仅余的统一障碍梁师都开刀,先以轻骑破坏朔方农田,令其粮食不足,军民离心。贞观二年,以柴绍为主帅,分兵围剿师都,颉利欲毁诺来援,适逢大雪,颉利大军被阻,羊马冻死无数,有心无力下,坐看柴绍攻入朔方,师都败死。

  统一大业大功告成。

  贞观三年十一月,三年之期届满,颉利先发制人,西进入侵,攻打河西各州,被唐军反击,缠战不休。

  李世民晓得与颉利难以善罢,趁颉利注意力集中于河西之机,派出李靖、柴绍、李道宗、薛万彻和李绩五名大将,率兵十余万,分五路远程奔袭,直捣颉利老巢定襄城。

  贞观四年正月,李靖率轻装精骑三千人,从马邑出发,绕过定襄,直达其北面的恶阳岭,截断敌人后路,然后从容部署,夜袭定襄,一举攻破。颉利败走白道,被李绩拦途截击,伤亡惨重。颉利退至铁山,诈作求和,被李靖将计就计,穷追猛打,颉利被俘,彻底解除困扰中土的多年大患。

  此役威震塞外,一洗自汉亡以来中土军威不振的颓风,四夷君长诣阙请上太宗尊号为天可汗,李世民遂以玺书赐西北君长,皆称天可汗。

  李世民在短短四年内,完成安内攘外的千秋大业,内则励精图治,依登位时答应寇仲和徐子陵的方针施政,四年而天下大治。

  “贞观初,户不及三百万,绢一匹,易米一斗。至四年,斗米四五钱,外户不闭者数月,马牛被野,人行数十里不斋粮,民物蕃息,四夷降附者百二十万人,是岁天下断狱,死罪者二十九人,号称太平。”

  对外则武功显赫,德服四夷,内则吏治清明,民生富裕。遂出现振古而来,未之有也的太平盛世。

分享到:

上一篇: 第十一章 一见不疑

下一篇: 后记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