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纪检/监察/司法工作者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第三章 人间地狱04

第三章 人间地狱04
  “这是我自己编的。”那人笑说:“不过没有第三号,也没有第一号。”
  “哼,快照实说,你到底是谁?”
  “天字第二号。”看来这个人已把这个编号代替了自己的姓名。
  “你是怎么混进来的?”
  “混?怎么叫混?”天字第二号道:“风月无古今,林泉孰主宾?鄙人想来就来。”
  居然有这种事,居然来了这样一位访容。
  他是怎么来的?莫非他是听信了那些江湖传言,来到这“天香谷”碰碰运气?
  刚才的一幕,他必是看得很清楚了。
  “说得有理,想来就来。”花衫少女冷笑一声:“只怕不能想走就走。”
  “这就看你们的招待如何,留不留得住客。”
  “我们这里分上宾和下宾。”花衫少女冷冷道:“看样子你好像是位上宾。”
  “上宾怎么招待?”
  “上宾住铁笼,下宾住木笼。”
  “原来如此。”天字第二号笑道:“糊涂女孩,别走眼啦,我最一位贵宾。”
  “贵宾?”花衫少女冷笑:“这得试试看。”手中匕首忽然精光一闪,当胸划了过去。
  “啊呀!”天字第二号叫道:“你怎么说来就来。”
  只见他晃着移步,身子微微一侧,居然翻腕一把扣住了花衫少女的腕脉。
  “你……”花衫少女吃了一惊。
  “我说吧。”天字第二号没有加劲,笑道:“你是个糊涂女孩。”
  “你……你放手。”
  “好,放手就放手。”天字第二号道:“不过你得先缴械。”七寸匕首已到了他手里。
  忽听劲风破空,脑后劈来一刀。
  这是柄大刀,一柄硕大无朋的刀,劈出这一刀的当然是个大个子,他本来一刀可以劈下十个脑袋,如今只对准了一个脑袋。
  这难道还不十拿九稳?
  可惜偏偏不是这么容易,天字第二号身子一转,精光一闪而来。
  刚刚夺下的一柄匕首,立刻派上了用场。
  大个子骇然一声惊叫,竟被划断了握刀的右腕,“吭当”一响,一柄鬼头刀掉在地上。
  天字第二号放过了花衫少女,偏偏不放过他,接着左臂一抡,蓦的推出一掌。
  只声“蓬”的一声巨响,有如石破天惊,大个子一个魁壮伟岸、仿佛半截塔的身躯,竟被震得倒飞出去,倒栽在两丈以外。
  刚才还是活活蹦蹦,一下子寂然不动了。
  花衫少女惊悸失色,顿时花容惨变,吓得一连倒退了七八步。
  强中还有强中手,刚才的雌威已一扫而空。
  “贵宾,贵宾,果然是位贵宾。”紫衣丽人这才缓缓走了过来,道:“天香谷草木生辉,想不到居然来了位稀有的贵宾。”
  这位娇艳的总管,终于绽出了笑容。
  笑得很甜、很媚。
  “贵宾是我自己说的。”天字第二号没有欣赏她的笑,却道:“在你们眼里我只怕是个恶客。”
  “恶客也好,贵宾也好。”紫衣丽人嫣然道:“理应摆酒接风。”
  “真的?”
  “只要肯赏光。”
  “那好。”天字第二号道:“你作得了主吗?”
  “我?”紫衣丽人美目一盼,笑道:“区区一顿酒席大概难不倒我。”
  “区区?怎么可以区区?”
  “你要怎样?”
  “第一,至少要桌满汉全席;第二,我是天字第二号,主客必须身份相当。”天字第二号傲然扬起头来:“你们天香谷也该有个第二号人物出面……”
  “第二号人物?”紫衣丽人怔了一下:“你以为我是第几号?”
  “至少你不是第二号。”
  “你为什么不想要个第一号?”
  “想倒是很想。”天字第二号道:“只可惜你们这里没有第一号。”
  这又是件奇事,有第二号居然没有第一号,就像他天字第二号一样,也没有第一号。
  “你能说出第二号是谁吗?”
  “能。”天字第二号道:“就是这里的主人。”
  “这等于没说。”紫衣丽人道:“既是这里的主人,就该是第一号。”
  “不是。”天了第二号道:“虽是这里的主人,却不是真的老板,还得处处听命于人,那个真正的老板才是第一号。”
  “我们又不开店,那来的什么老板。”
  “主持全局的就是老板。”
  “你懂得真不少。”
  “好说,好说。”天字第二号笑道:“要不然怎么能称为贵宾呢?”
  紫衣丽人显然狐疑不定,上上下下打量了几眼,忽然道:“你的年纪好像还很轻。”
  “也老大不小啦。”天字第二号道:“若论虚岁,行年四十有五。”
  “别骗人,你至少多说了一半。”
  “你真要这么想,那也可以。”无字第二号笑道:“有钱难买少年时……”
  “你不挑明了说,你到底想干什么?”
  “说了有用吗?”
  “先说说看。”
  “不行。”天字第二号道:“万一你作不得主,说了岂不白说。”
 

分享到:

上一篇:第三章 人间地狱03

下一篇:第三章 人间地狱05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