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网站编辑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第十章 大江飞龙04

第十章 大江飞龙04


  柳二呆不是对头,那么谁是对头?
  当然,她隐隐指出了一个人。
  “这不消说,你心目中的对头准是我。”只见人影晃动,沈小蝶一闪而入:“对不对?”
  “对,就是你。”白凤子冷哼一声:“柳二呆,你让开去。”
  “我让开?”柳二呆道:“我听你的?”
  “好,你听她的。”白凤子突然语音如刀。一阵森森冷笑。
  蓦地帷幔一掀,冲出十几条黑衣壮汉。
  这是一队刀斧,分左右两侧冲了出来,八个人手握长刀,八个人抡动巨斧。
  刀光打闪,巨斧生寒,来的快,冲的猛,喇的一声,一排刀光卷了过来。
  这是意料中的事,画舫上必有埋伏。
  但也稍稍有点意外,在这条画舫之上发号施令的人,居然是白凤子。
  在栖霞山落了下风,居然想在大江之上翻本。
  舱里虽然宽敞,但究竟不及空阔的旷野,动起手来回旋进退都受到极大的限制。
  要想凌空飞跃,避实乘虚,显然难以发挥所长。
  这无疑是场短兵相接的混战,唯一的办法就是硬斗硬拼,施展不出高度的技巧。
  若是不想杀人,就得死于刀斧之下。
  而且会死的很惨。
  八把长刀,八柄巨斧,稍一不慎,刀斧齐下,片刻间就会变成一滩肉泥。
  柳二呆当然不愿等死。
  忽然暴喝一声,一剑扫了过去。
  当当当,剑光到处,削断了三把长刀,血光一冒,飞起一颗人头。
  事到此时,他只好放手一干了。
  忽然脑后金风破空,三柄巨斧乌光连闪,泼水般砍了下来。力沉劲猛,一晃而落。
  其实这样的巨斧一柄已经足够,一斧劈下,连骨头都会剁得稀烂。
  三斧齐下,无非增加威力,更有把握。
  但柳二呆并非是根木头,只见他身形微闪,剑光猛的一旋,划了个大圆弧。
  血光飞进,惨叫声中倒下了两个,吭当、吭当,掉落了两柄巨斧。
  沈小蝶动如脱兔,细腕倏扬,一缕指风冲出,闷哼声中又倒下了一个。
  接着,她身形一闪,闯入了帷幔。
  她有时心细如发,有时也胆大如牛,明知帷幔中必有凶险,居然还敢硬闯了进去。
  只声一声娇叱,兵刃相接,传出一片叮叮当当之声,一时金声大震。
  几幅紫色的帷幔,登时无风自动。
  柳二呆不敢心有旁鸷,只有全力应付这批刀斧手。
  他一支剑轻松俐落,矫若游龙,片刻间一十六个刀斧手连死带伤,倒下了十三人。
  这样一条豪华无比,气派十足的画舫,顿时弄的死尸成堆,血腥满舱。
  剩下的三个黑衣大汉,两斧一刀,六只眼睛变成了血红,兀自奋勇不退。
  世间上居然有这等不怕死的人。
  柳二呆不禁大为惊讶,忽然心中一动,想起江湖传说中有种用药物控制的杀手,使其神经麻痹,冲锋陷阵,死而后已。
  他暗忖:“莫非这些人……”想到此时,不禁恻隐之心油然而生。
  好在场中只剩下三个人,容易对付,当下长剑一收,指发如风。
  一个回旋间,三名黑衣大汉应指而倒。
  柳二呆长长吁了口气,突然发现帷幔中一阵兵刃相接之后,此刻已寂无声响。
  他怔了怔,长剑一伸,撩开了帷幔一角,闪身而入。
  原来这条画舫的花舱,占了整条船身的一半,用了几格紫帷幔分开来,成为前舱与后舱。
  黯淡的星光透窗而入,但见一片零乱的器物,却不见一个人影。
  沈小蝶那里去了?
  不见了沈小蝶,也不见了白凤子,柳二呆正自惊疑不定,忽听轻轻一响,阴暗的角落里陡地寒光一闪,一条人影飞扑而来。
  这人蓄势而动,显然是想给来人意外的奇袭。
  人影细瘦,身法灵快,手中是柄短刃,破空生啸,有如飞身投林般来势火辣无比。
  柳二呆脚下一滑,横跨了两步,大喝一声,翻腕劈出一掌。

分享到:

上一篇:第十章 大江飞龙03

下一篇:第十章 大江飞龙05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