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网站编辑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第十章 大江飞龙05

第十章 大江飞龙05
  掌风如萧,蓬蓬有声。
  只见那人身子一斜,竟被震得倒飞而出,砰的一声,撞在一条横木上。
  柳二呆睁目看去,赫然竟是凌三娘子。
  这倒是宗怪事,他委实猜想不透,凌三娘子为何要如此拼命。
  “是你?”
  “不错,就是我。”凌三娘子显然受伤不轻,她伸手攀住横木,缓缓站了起来。
  “你干嘛一再计算柳某人?”
  “因为我恨你。”
  “恨我?”柳二呆大感意外:“有这种事?你为什么恨我?”他觉得跟这女人素昧平生。
  “我要报仇。”
  “报仇?仇从何来?”
  “我要替齐天鹏报仇。”凌三娘子云发散乱,双眼中冒出了火焰。
  “哦,原来如此。”柳二呆不想多问,他估计这女人不是齐天鹏的外室,准是他的情妇,心想:“反正你也报不了仇。”
  那知凌三娘子手中短匕一晃,七寸长的短刃忽然像扇形般展了开来。
  原来这柄形如月牙的短刃,薄如棉纸,竟然是七柄短刃叠合而成,此刻短刃一张,竟像孔雀开屏。
  说时迟,那时快,忽然细腕一扬,唰唰唰,但见寒星点点,直戳柳二呆七大要害。
  这显然是尽其所有,孤注一掷。
  柳二呆怎么也没想到,她手中一柄短刃,居然能一变为七,而且相距不过七八尺远近,扬手间刀风盈耳,不禁心头大骇。
  他只有一支剑,要想万无一失应付七柄飞刃,并不是很有把握的事。
  要想闪避,也为时已晚。
  他只有冒另一种险,试试向来不轻用的“狮子吼”。
  蓦地大喝一声,果然就像丛林中万兽之王一声震天价巨吼,一袭蓝衫突然鼓涨起来。
  整座花舱一阵格格作响,拍搭、拍搭,短几上掉落了几只茶碗,跌成粉碎。
  运气一震,威力竟然如此惊人。
  劲气回荡,七柄飞刃都掉转了方位,支支斜飞,有的扎在横梁上,有的洞穿了板壁,有的余劲已衰,掉落在舱板上。
  帷幔外忽然伸进一个脑袋,像是小侯爷花三变,吓了一跳,立刻缩了回去。
  凌三娘子身倚横木,面如死灰。
  一掷未能奏功,兵刃已失,她自知难以活命。
  “我不会杀你。”柳二呆冷冷道:“你只告诉我,刚才那位沈姑娘……”
  “死了。”凌三娘子咬了咬牙。
  “你敢胡说?”
  “纵然这时没死,”凌三娘子恨恨的道:“迟早总会死的。”
  听这口气,沈小蝶当然没死。
  柳二呆凝目望去,前面隐隐似有一条通道,想必可以穿出画舫的尾部,于是他再不理会凌三娘子,身形一动,奔向通道。
  果然,出了花舱,又见满天星斗。
  但仍然不见沈小蝶,只听一片兵刃相击之声打从甲板下面传了上来。
  柳二呆纵目搜寻,发现左侧有个方形洞口。
  洞口有座扶梯,直通底层,他紧了紧手中长剑,正待拾级而下,忽然,一条人影飞纵而出。
  “你……”柳二呆大喜,原来正是沈小蝶。
  “先看看这条船怎么了。”沈小蝶道:“我已砍断了八支长橹,弄断了主舵。”
  原来她去到舱下,干了这许多大事。
  船失掉了橹就不能划行,去掉了舵就把不稳方向,舵和橹是操纵一条船只重要的器具。
  柳二呆望了望茫茫的江面,又仰观了下星斗,发现这条巨型画舫已在江心打横。
  此刻江风劲厉,北斗星座之下,水天相接之间,隐隐出现了一条黑线。
  显然,画舫已渐渐飘近北岸。
  船已失去了操纵,只要风向不变,过不了多久,这条船就会靠拢岸边。
  柳二呆不禁暗暗心喜,回过头来,忽然发现沈小蝶裙衫之间似有几道裂口,登时大吃一惊。
  “你这是……”
  “别大惊小怪,我并没受伤。”沈小蝶道:“遇上了这样的对手,凶险在所难免。”
  “你是说白凤子。”
  “是的,又狡黠,又狠毒。”沈小蝶道:“总算我运气好。”
  运气好未必管用,技高一筹才是真的。
  “她人呢?”
  “吃了点小亏,躲起来了。”
 

分享到:

上一篇:第十章 大江飞龙04

下一篇: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