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其他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50周年同学聚会

50周年同学聚会

我在16岁的时候就从东北的沈阳“支援”大西北啦,和许多青年男女同学一道在西部艰难困苦,坎坎坷坷的生活了50年,这50年,半个世纪的沧桑,大浪淘沙,有的同学因为疾病故去,有同学是因为天灾死亡,有的同学是因为“人祸”冤枉死去了,我们有幸活下来的的人们在回忆,在议论,在慷慨,在感叹,在忧伤,在快乐。。。。。。成功和失败,荣誉和耻辱,金钱和贫困,疾病和健康,美丽和丑陋,善良和罪恶,生命和死亡都变得那么模糊和飘渺,都变得那么麻木和迟钝,好象人间的万象,喜怒哀乐,悲欢离合,生老病死,就发生在昨天,明天又象即将发生在瞬间。。。。。。

我望着眼前聚会的“雁滩公园”的长廊亭阁,树木花草,蓝天白云,欢乐的人群,还有公园中心的湖水,我陷入了深思。。。。。。在50年前,这里还是一片荒地,刚刚挖好的一个人工大湖,它就在黄河边,湖水清澈见底,有两人深,一次我和几个同学一起来这里游泳,我刚会游,谈不上是会,就是能扑腾那么几下的水平罢,在湖边戏水,一个会水的同学带领我们横渡游湖,我是混在他们中间提心吊胆的总算是混过去了,我很兴奋,提议往回游,结果是刚一游腿肚子就抽筋儿了,一条腿不能动,又不会掉头游,喊同学救命,他们谁都是“自顾自”了,我只好是用一条腿两只手边游边喝水,这时心中只有一个信念就是游!等我游到了湖边我几乎昏厥过去,我就是从此学会了游泳,深深知道只有自己才能救自己的大道理,靠谁都是靠不住的!但,我记住一点,当有人被水淹时我是会立即救他的(在核基地我就救过一个通讯员),他就是当年的我啊!我在当年,当时多么的希望有人能够伸出援救的手啊!

从东北到西北,大家坐慢车,火车竟走了一周多,兰州车站前的竹席蓬到用脸盆卖洗脸水的小贩,到处是黄土,沙尘暴,那时的黄河河面在冬天还可以冻上可以跑卡车的厚厚的冰层(现在早已不再有冰层了).大家从学习到勤工简学;从下乡防疫到无医少药;从吃不要钱的大锅饭到饿肚皮没粮食吃;从右派老师到实习医院的右老军医;从分配工作到结婚生子;从生谈到死......

现在生活是多么好啊,过去是多么。。。。。。可我们都老啦,都快离开这个美好的世界了,这就是生活的规律.

活着,有网络陪伴,快乐每一天!

分享到:

上一篇:老白龙马的问卷幸运奖的“命运”

下一篇:抗癌蔬菜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