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其他职业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安徽原副省长倪发科被判17年 曾收价值千万玉石

   “玉贪”倪发科获刑17年 为原安徽省副省长收受价值近千万玉石、玉器当庭表示不上诉

  今日上午,山东省东营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一案进行公开宣判,被告人倪发科被判处有期徒刑17年。

  去年12月15日,东营中院审理了此案。

  东营市人民检察院指控:2000年至2012年,倪发科利用其担任六安地区行署专员、六安市人民政府市长、中共六安市委书记、安徽省副省长等职务上的便利,为9家单位在调整项目规划、加快土地拆迁、变更土地性质等方面谋取利益,直接或通过他人先后49次非法收受上述单位负责人等人给予的玉石、字画、现金等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约1300万元,应以受贿罪追究刑事责任。

  同时,检方还指控倪发科对折合人民币约580万元的财产不能说明来源,应以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追究刑事责任。检察机关表示,对被告人倪发科应当数罪并罚。庭审中,倪发科对指控的犯罪事实全部予以认可,表示服从法院的任何判决。

  今日现场被东营中院判处有期徒刑17年

  今天上午,安徽省副省长倪发科因受贿罪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山东东营中院判处有期徒刑17年。

  记者从东营中院获悉,法院认定被告人倪发科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一百万元;犯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7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一百万元。

  法院经审理查明:2000年至2012年,被告人倪发科利用担任安徽省六安地区行政公署专员、六安市人民政府市长、中共六安市委书记、安徽省人民政府副省长等职务上的便利,为有关单位谋取利益,其本人或通过特定关系人或与他人共谋,先后49次非法收受有关单位负责人丁劲松、黄劲松、吉立昌等9人给予的人民币、玉石、玉器等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约1296.71万元。

  倪发科还对其家庭财产、支出明显超出合法收入约578.73万元的财产不能说明来源。

  法院认为,被告人倪发科的行为构成受贿罪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应数罪并罚。案发后,倪发科主动交代办案机关尚未掌握的大部分犯罪事实,具有坦白情节;积极退缴全部赃款赃物,认罪悔罪,对其可从轻处罚,遂依法作出上述判决。

  倪发科当庭表示不上诉

  宣判后,倪发科当庭表示不上诉。

  倪发科的亲属及全国、省、市三级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新闻记者和社会各界等100余人参加了旁听。

  贪腐收受财物共计约1300万元

  2013年6月4日,中央纪委发布消息称,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9月26日,倪发科人大代表资格被终止。9月30日,中央纪委公告称,倪发科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本人或通过其亲属收受巨额财物;道德败坏。

  上述行为已构成严重违纪违法,其中收受他人巨额财物问题已涉嫌犯罪。其被开除党籍和公职,并由最高人民检察院依法对其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

  2014年10月27日,经最高人民检察院指定,倪发科涉嫌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一案,由山东省人民检察院侦查终结后移送山东省东营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

  2014年12月的庭审中,公诉机关提供了被告人供述、证人证言、书证、物证照片、鉴定意见等证据,指控被告人倪发科先后49次非法收受他人给予的字画、玉石、现金等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约1300万元。同时指控被告人倪发科对折合人民币约580万元的财产不能说明来源,其行为构成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庭审辩护人在法庭发表了辩护意见。法庭归纳控辩双方的争议焦点,在审判长的主持下,控辩双方围绕焦点问题开展了辩论。

  多涉“雅贿”给企业当“掮客”拉关系

  此次庭审过程中,倪发科收受的大量玉石“雅贿”作为证物被曝光。根据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披露的消息显示,倪发科2008年担任安徽省副省长后,分管国土资源工作,未经组织审批同意,就担任了省珠宝协会名誉会长,接触上了玉石,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公开资料显示,60岁的倪发科,出生于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从下乡知青、安徽生产建设兵团班长干起,一步步走上副省长的岗位,他剖析自己“因痴迷上了玉石玉器,被‘疯狂的石头绊倒’。”

  据了解,检察机关指控的约1300万受贿总额中,近千万的玉石、玉器和奇石,占比70%。

  倪发科多次收受与自己“深度”交往多年的安徽首矿大昌金属材料有限公司监事会主席吉立昌等人的巨额贿赂。作为回报,倪发科为这些企业的房地产开发等项目滥用权力,当“掮客”拉关系,违规给予政策优惠、落实用地指标等。

  忏悔录被“疯狂的石头”绊倒摔下万丈深渊

  法庭上,倪发科收受的玉石曝光,经鉴定有上千万元。倪发科在剖析犯罪原因时说:“‘上有所好,下必甚焉’,多年来,我没有学会抽烟、喝酒、打牌、玩麻将,但我偏偏痴迷上了玉石玉器,让疯狂的石头,把我绊倒,摔下万丈的深渊。”

  他称自己不知不觉收到了大量的老板的玉石玉器,犯罪后经鉴定,1000多万,才使之吃惊猛醒。

  “法律是无情的,我悔之已晚,这次指控我的受贿总额1348万,其中近千万的玉石、玉器和奇石,占到我的受贿额的70%。除此以外,我的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的580万,其中玉石、玉器也占了一定高的比例。”他说。

  倪发科最后表示,自己的政治生命已经终止,生理生命等待着今天的判决,无论什么结果,自己都接受,绝不上诉。

  中纪委对倪发科的“雅贿”曾发表评论:“雅贿”升值潜力不小,成为官员眼中的“摇钱树”。一些字画、古董等价格甚至远远超过一套房产、一辆轿车,且升值潜力巨大,导致贪官们对“雅贿”情有独钟。

  倪发科在案发后坦言深知“好的玉石玉器绝对是高消费、奢侈品”,“远比其他钱财更安全,也更有价值和意义”。

  盘点5名省部级高官被判刑

  专家分析,2014年,反腐无疑成为中国政治舞台上最亮眼的“主角”。这一年,中共反腐行动无论是在规模、深入性、密集程度,以及制度探索方面,均呈现出前所未有的高强态势。如果说2013年是中国强力反腐的开局之年,那2014年则是扩大成果、为中国步入依法反腐、制度反腐打下坚实基础的关键之年。

  2013年5月,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刘铁男被调查。2014年12月10日,刘铁男因受贿3558万余元被河北省廊坊市中级法院一审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2013年6月,内蒙古自治区统战部原部长王素毅被调查。2014年7月17日,王素毅因受贿1073万余元被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一审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2013年7月,广西政协原副主席李达球被调查。2014年10月13日,李达球因受贿1095万余元被吉林省延边中级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4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200万元。法院认定李达球具有立功表现,依法可从轻处罚。

  2013年12月,湖南省政协原副主席童名谦被调查。2014年8月18日,童名谦因玩忽职守罪被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5年。

  加之今日被宣判的倪发科,《法制晚报》记者根据媒体公开报道不完全正确统计,十八大后落马的50余名省部级以上官员,已有5人被判刑。

  此外还有18位省部级以上官员已进入司法程序,其中12人被立案侦查,6人被移送司法机关;另有28人还在接受组织调查。

  本版文/记者温如军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网站立场。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分享到:

上一篇:广州警方成功抓获“相册”新型手机木马

下一篇:女官员贪腐是因缺乏理想信念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