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出版/发行工作者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聆听世界出版的足音

    □本报记者 涂桂林

    中国书籍出版社近日推出《国际出版蓝皮书(2015版)》,就国际出版业发展情况进行了详细解析。该蓝皮书指出,受国际金融危机、各国政策法律和数字化浪潮的影响,2014—2015年国际出版业有喜有忧。《国际出版蓝皮书(2015版)》主编、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副院长范军在接受《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采访时说:“面对这一系列的变化,国际大型出版传媒集团相继调整战略目标,纷纷进行资本重组,积极发展数字化,着力开拓海外市场,以求在出版市场占得先机。”

    面对传统出版的持续下滑与新兴出版的风起云涌,国际大型出版传媒企业相继进行战略性调整,不断创新发展模式,积极开拓海外市场。本报记者 韩东 摄

  传统出版不容乐观

    《国际出版蓝皮书(2015版)》显示,2014年美国各类图书销售表现令人刮目相看,其销售额增至279.8亿美元,同比增长4.4%。而英国、德国、法国和日本等国图书销售额分别下降了4.6%、0.7%、1.6%和4.1%。其中,德国是自1992年以来首次出现下滑的情况。范军谈道,2012年出版的《五十度灰》“三部曲”和《饥饿游戏》“三部曲”等超级畅销书,犹如一缕春风温暖了欧美图书市场乃至全球图书市场。

    从期刊发行来看,2014年美国增加190种新刊,数量和规模都高于2013年的水平。但这只是个案,更为普遍的情况是2014年大多数国家期刊的发行量、订阅量、广告量、销售额和广告收入都有所下降。英国期刊发行量为3.74亿份,同比下降10.7%;法国期刊发行量为38.4亿份,减少1.7亿份,降幅为4.2%;日本期刊发行仅为3761种,销售额同比减少5.1%。

    从实体销售渠道来看,中小型书店生存状态尤为令人叹吁。近些年来,随着数字化浪潮的冲击,人们的阅读习惯正在改变,连锁书店、独立书店、报刊亭等传统销售渠道处于缩减的状态。自2005年以来,美国的实体书店数量逐年减少,2014年仅为13928家。法国一级书店的市场份额大多被二级书店、网络书店及其他零售渠道所瓜分,2014年销售额缩至3000万欧元左右。在2005年的时候,日本实体书店有17839家,而至2014年5月仅存13943家,10年来减少了3896家。2014—2015年俄罗斯实体书店数量也在持续缩减,所占市场份额不足五成。2014—2015年不仅是中小型书店的寒冬,就连有着上百年历史的大型连锁书店如巴诺书店也举步维艰。2014年巴诺书店销售额为63.8亿美元,较2013年同期大幅下降。

    范军说:“尽管传统书刊出版市场状况不容乐观,但在局部方面仍有一些表现值得关注。一是文学类和青少儿类图书在传统出版市场上扮演着主角。2014年美国、德国、法国、日本和韩国等国文学类与青少儿类图书出版种数合计分别为50039种、32743种、31812种、18644种和17940种,分别占图书出版总量的24.8%、44.3%、32.3%、23.0%和37.1%。同时,儿童和青少年图书也是版权输出的主力。二是畅销书与影视作品或网络游戏相互影响,带动图书的销售。2014年度美国、英国虚构类畅销书排行榜位列前几名的《无比美妙的痛苦》《分歧者》《地狱》和《我的世界》都分别被搬上银幕,在电影热映后又掀起了一轮原著抢购高潮。三是以中、日、韩为代表的亚洲逐渐成为欧美国家实物出口的重要目的地。特别是中国已经成为法国在亚洲的最大贸易伙伴,其从中国引进出版物数量占进口总量的8.5%,而向中国输出出版物数量占出口总量的3.8%。”

    新兴出版风生水起

    电子书、自助出版、众筹出版等一系列新兴出版业态如雨后春笋般大量涌现、成长茁壮,构成2014—2015年国际出版市场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国际出版蓝皮书(2015版)》指出,2014年美国电子书出版种数为255341种,较2013年增加9.9%,其销售额为3.37亿美元,略高于2012—2013年的收益。2014年英国电子书销售量增长11%,销售总额从2010年的1.69亿英镑增长至2014年的5.63亿英镑,增长了3倍多。2014年德国共出售电子书2480万册,比2013年增长330万册,但增长率相较于2013年有所放缓。日本电子书销售额为1266亿日元,同比增长35.3%。韩国电子书市场规模为7063亿韩元,同比增长20.9%。此外,2014—2015年电子书订阅模式也是一个亮点。2014年7月,亚马逊宣布正式推出一款名为“阅读无限”的电子书订阅服务模式,每月订阅费用为9.99美元。美国出版商协会年度报告也将电子书订阅纳入统计范围,2014年美国电子书订阅收益为0.2亿美元,而2013年仅为0.062亿美元。尽管这种收益模式尚处于起步阶段,但市场空间却不容小觑。

    近些年来,随着传统出版市场的萎靡,已越来越难以满足数字化时代人们的阅读需要和阅读口味,众筹方式的出现赋予传统出版传播模式和赢利模式以巨大的潜能和空间。2010—2013年以Ten Pages、Unbound和Fan Funding为代表的众筹出版平台相继建立,2014—2015年越发成熟、渐成体系。Ten Pages由荷兰女出版人瓦伦丁·万·德·兰德于2010年初创建,它的运作模式正如它的名字所示,通过作者所提供作品前十页样张的阅读,由众筹参与者决定是否参加这一出版项目。该平台设立筹款标的,如果众筹资金达成,作者将得到一定资金作为写作报酬,其余资金将由合作出版商用以编辑出版发行书稿。在图书出版后,作者、出版商、Ten Pages平台和众筹参加者将按比例分别获得销售收入。成立于2011年的Unbound平台由3位作家在伦敦创立,它的运作模式兼具传统出版和众筹出版的特性,注重内容把关与运用众筹所独有的推广模式和资金筹集模式。

    范军说:“当下,众筹出版这一特殊背景下产生的特殊产物,像蹒跚学步的婴儿一样,对未知的世界不断进行着探索,其发展前景令人期待。”

    大型企业积极进取

    面对传统出版的持续下滑与新兴出版的风起云涌,国际大型出版传媒企业相继进行战略性调整,不断创新发展模式,大力推进数字化,积极开拓海外市场,以求在激烈的行业竞争中占得先机。

    记者从《国际出版蓝皮书(2015版)》上看到,2014年4月,圣智学习集团通过清理40亿美元的债务,完成财务重组。2014年6月,阿歇特集团将珀尔修斯出版社收购,并将其分销业务以及经销客户转移到英格拉姆。2014年7月,贝塔斯曼旗下的兰登书屋并购了桑迪亚纳出版社,该举措极大地提高了企鹅兰登书屋2014—2015年的销售业绩。2014年8月,新闻集团旗下的哈珀·柯林斯投入4.55亿美元从托斯塔公司手中收购了禾林出版公司,并将其作为自己的分支机构,进一步打开了在亚洲和欧洲地区的出版平台。2014年10月,西蒙舒斯特与亚马逊达成新的分销协定,改变了亚马逊对美国市场的垄断局面。除集团之间的并购外,抛售持有的不良资产也是企业常见的发展战略之一。2014年以损失3800万英镑的代价出让努克媒体(Nook Media)公司5%的股权,同时抛售在线图书平台Safari Books Online和电子教材租赁平台Course Smart的部分股份,培生集团获得4000万美元的收益。

    范军告诉记者,2014—2015年,麦格劳·希尔对集团内部的很多业务进行调整,按照新的数字化教育模式形成全新的教育服务模式,其收入为4.12亿美元,比2012—2013年增长18%,超过了传统纸质产品的利润。2014—2015年,企鹅兰登书屋在纸质书出版的同时,推出超过10万种配套电子书和再版图书的数字版本。2014—2015年,圣智公司继续大力推广其旗下的电子书平台虚拟参考书博物馆,在其上发布400多部电子书。2014—2015年,爱思唯尔集团进一步完善旗下的数字库和电子工具,通过对参考工具书的电子化转型来满足科研人员对跨学科知识的需求。2014—2015年,贝塔斯曼集团加大了对数字化领域的版权保护,严格控制非法传播的行径。隶属于贝塔斯曼的古纳雅尔旗下的《父母杂志》的第一款APP《辣妈驾到》已在中国上市,并获得不俗的浏览量。2014—2015年,培生的数字化与服务业务依然涨势凶猛,其中虚拟校园和在线教育项目都取得了不错的收益。

    从各大集团的财务年报来看,海外市场收入在总利润中占有相当大的比重。2014年英国布鲁姆斯伯里出版社美国公司与奥伊斯特(Oyster)公司签订电子书订阅协议,将1000多种图书与Oyster的电子书库共享。2014—2015年,在保持原有的北美市场以及英国、意大利和澳大利亚等核心市场基本稳定的前提下,培生集团积极开拓包括中国、巴西、印度和南非等新兴市场。

    阅读状况喜忧参半

    《国际出版业发展报告(2015版)》显示,2014—2015年,在美国阅读虽然并未成为首选的娱乐方式,但在阅读时间和阅读频率上都呈上升趋势,超过体育、休闲等项目。2014年俄罗斯人平均阅读图书4.55本,超过2013年和2011的4.23本和3.94本。相比美国和俄罗斯的情况,德国人则是“宁愿在空闲的时候选择拿着铲子在花园里干活,也不愿选择拿本书阅读。”同样,2014年韩国每户家庭每月购买图书的平均费用约为18154韩元,占整个娱乐消费的12.4%,与2013年相比下降了一个百分点。2014—2015年,日本也出现了国民阅读下滑的趋势,国民阅读图书或杂志的综合阅读率为69%,相比2013年减少2个百分点。

    范军说:“年龄、受教育程度、性别以及个人收入也影响着阅读习惯。”据了解,2014—2015年,美国75岁及以上人群阅读时间最长,15—19岁年龄段的人群阅读时间最短;本科及以上学历的人群阅读时间最长,高中以下学历的人群阅读时间最短。2014—2015年德国每天都读书的人群比例相比2012—2013年有所下降,70岁以上人群中有42%的人每天读书,在14—19岁的群体中只有38%的人每天读书,比2012—2013年下降6个百分点。2014—2015年,在日本国民阅读的图书类别中,男性对体育类书籍最为青睐,其次是小说;女性则对生活、烹饪、育儿类书籍最感兴趣,其次为健康、医疗、福祉类书籍。在俄罗斯女性更喜欢阅读文学作品,其中言情小说最受欢迎。从收入来看,高收入人群购买书籍的数量要低于低收入者,这与高收入人群更可能接触电子移动设备有关。

    随着科技的迅速发展,手机、平板电脑、kindle等终端设备的普及改变着人们的阅读习惯。2014—2015年,美国国民阅读无论是在纸质书阅读率还是电子书阅读率较以往均有所增加。二者相比,虽然电子书势头看似强劲,但纸质书依然是美国民众阅读的首选。在德国全职人群往往选择有声读物,但是与2012—2013年相比,2014—2015年有声读物的销量由4.1%降到了3.8%。法国电子书市场情况比较特殊,虽然有15%的人每年阅读1本以上的电子书,但民众尤其是精英人士还是更喜欢阅读传统纸质报刊,96%的人每个月至少阅读一种报刊,比2012—2013年增加0.7%。2014年日本国民电子书的总体利用率为29.3%,并且呈逐年增长趋势。2014年韩国只阅读纸质书的人群占51.7%,比2012年下降4.3%;同时阅读纸质书和电子书的人群占13.2%,与2012年相比略有上升;只阅读电子书的人群占2.4%,也呈上升趋势;两者都不阅读的人群占32.7%,比例较大。

分享到:

上一篇:纳米智能标签技术催生新“时尚”

下一篇: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