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工程师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乐视的一场空梦

分析人士认为,乐视把摊子铺得太大且开销巨大,导致其在美国出师不利,资金链告急,但贾跃亭似乎尚未气馁。

更多精彩,请参考本人的微信公众号

扫码可看

更新于2017年6月9日 06:48 英国《金融时报》 Emily Feng 俱菲 路易丝•卢卡斯 蒂姆•布拉德肖 北京,香港,旧金山报道

它本该是苹果(Apple)、亚马逊(Amazon)、Netflix、特斯拉(Tesla)和迪士尼(Disney)的集合体,去年10月,它在美国初次登场被称为“科技与消费文化领域的历史性时刻”,可与iPhone制造商或谷歌(Google)上市当日相媲美。

围绕乐视(LeEco)的这种大吹大擂的宣传,也只有其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贾跃亭在旧金山产品发布会上的豪言壮语才配得上,他表示:“在互联网内容领域,我们也进行了全新的探索。”

然而,乐视并没有开辟出什么新道路,实际上其天花乱坠的宣传与现实相去甚远。乐视在美国的冒险只留下一连串被取消的交易、不满的员工,以及内华达沙漠里一块巨大但空空如也、本来要建汽车厂的工地。

分析人士对乐视的战略深表怀疑,他们觉得乐视把摊子铺得太大且开销巨大,意图以廉价销售电视和手机以及开发“超级自行车”、电动汽车和虚拟现实耳机等手段征服美国消费电子市场。

中国一些由新晋富豪创办的公司行事高调,创始人满口豪言壮语、胸怀大志,但当公司进军海外时,却只能眼看着美梦破碎。乐视就是这样一家公司。

贾跃亭投资的电动汽车公司“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在内华达建工厂就是要生产电动汽车。但上月,工厂才建了一半,该公司就解雇了325名员工(占其美国员工的多数),并将这一决定归咎于融资困难。

乐视7个月前才进军美国,起初是要销售智能手机和其他硬件设备,这是其成为跨国公司大计的一部分。在那之前,乐视的业务大多在中国国内。在深圳上市的乐视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Leshi Internet Information and Technology Corp)提供一系列互联网服务,包括广告和电商。

在中国国内,乐视的亿万富翁创始人不得不为他这个日益多元化的科技帝国努力寻找新资金。两周前,贾跃亭表示,他将卸任乐视网首席执行官一职,但将继续担任乐视网和未上市母公司乐视的董事长。乐视网财务总监也因“个人原因”辞职。

乐视的经历看来可能演变成一出因野心大过自身实力——或许也大过自身融资能力——而失败的故事。该公司的英文名LeEco在中文里的意思是“快乐的生态系统”。目前,乐视背负着将近190亿元人民币(合27亿美元)的债务。

从召开美国发布会那时开始,乐视的计划就开始受挫,当时由于原型车在运送途中发生车祸,乐视不得不在最后一刻放弃展示其自动驾驶汽车。

在美国的“法拉第未来”就是一个鬼厂。乐视去年6月以2.5亿美元在硅谷收购的原雅虎(Yahoo)园区,如今挂牌出售。乐视还放弃了以20亿美元价格收购美国电视制造商Vizio的计划,原因是“监管阻力”。上月,乐视体育(LeSports)取消了欧洲冠军联赛(European Champions League)一场足球比赛的视频直播,这令外界担忧其是否因未付清账单而被切断转播,不过该公司否认事情与债务有关。去年,乐视曾延迟支付英超联赛(English Premier League)在华转播的费用。

乐视影业(Le Vision Pictures)也正步履维艰。乐视影业是乐视以14.1亿美元全盘收购的,当时这个收购价是资产净值的4倍,当时乐视已持有部分股权。乐视影业投资了马特•达蒙(Matt Damon)主演的动作大片《长城》(The Great Wall),但票房不尽人意。

贾跃亭希望用自己的股权堵住乐视网的债务缺口,乐视网被称为中国的Netflix。他将其在乐视网的25.67%股权几乎全部质押给银行;他的哥哥贾跃民也将大部分股票质押,贾跃亭全资所有的关联方公司乐视控股(Leshi Holdings)也被整体质押。

但集团的现金流仍存在问题,在内华达的裁员和未完工的电动汽车工厂就是例证。去年,乐视网营收219亿元人民币,营业亏损3.37亿元人民币。乐视网的估值在2015年5月达到最高点,为221.5亿美元。如今,其估值仅为当时的三分之一多一点,其股票的往季市盈率高达106倍。

一位律师表示:“乐视分成了数量众多的公司,资金在各公司之间转移。”他补充称,并非所有公司都会按时付款。整个乐视帝国以未上市的乐视控股为首,设在中国内地的由乐视控股至少持有51%股权的子公司最起码有39家。

贾跃亭承认资本结构存在问题。“我们蒙眼狂奔、烧钱追求规模扩张,”他曾在去年11月直言,“我们的资本结构不合理,外部融资规模难以满足快速放大的资金需求。”

根据《福布斯》(Forbes)排行榜,贾跃亭资产净值35亿美元。他最初在一成不变的省税务局工作,后来到北京创业致富。2015年,他在视频流和电影平台以外增加了体育和汽车业务。

不是所有人都相信他的梦想。乐视影业在北京的一位前员工说:“乐视只是对一些基本概念进行了包装,然后大力的促销和推广,但实际上,根本没有创新。”

还有人说他过度烧钱。说起贾跃亭在流媒体领域的做法时,一位同行提到他见过贾跃亭以高价签下的内容协议。“两年前他们吹起了这个泡沫。我说:‘如果他们兑现(内容授权协议中的)所有承诺,他们会破产的’。”

不过贾跃亭十分擅长募集资金,他向投资者推介时极富感染力,因此被许多人称为“PPT CEO”,即“PowerPoint首席执行官”。去年12月,经过一场马拉松式会谈,他说服中国房地产开发商融创(Sunac)出资24亿美元换取乐视股份。

融创董事长孙宏斌事后向记者表示:“我第一次跟老贾谈了六七个小时,谈完以后,就约柳总,跟柳总也做了一个汇报。第一次我就特别有投资冲动,我从来没有这样过。因为老贾的战略思路特别清楚,他的逻辑都是对的,打法也是对的。比如做汽车,先从最高端的做,然后再往下做。”

包括内华达州财长丹•施瓦茨(Dan Schwartz)在内的许多人可能不同意这种看法。根据施瓦茨的说法,由于缺乏资金,原计划投资10亿美元建造的汽车厂在去年11月就停工了。他还表示,法拉第未来拖欠了承包商“数千万美元”。乐视否认了上述两种说法。

施瓦茨向英国《金融时报》表示:“法拉第未来所在的厂址毫无动静。对于内华达州政府来说,我们实际上支持的是一记‘三不沾’投球,这十分令人尴尬。那里什么都没有。”内华达州因法拉第未来将工厂建在该州而承诺向其提供2亿美元税收激励,其时间跨度依公司业绩和在当地招工情况执行15至20年。

独立研究咨询公司Radio Free Mobile的理查德•温莎(Richard Windsor)认为,要在该领域取得成功的几率很小。“正如苹果所发现的,造车是相当困难的。因此,我看不出乐视为何要做这件事。”

如今,问题在于融创的支票对乐视的财务状况能有多大支撑作用。温莎表示:“问题不在于他们没有钱,而在于他们没法把钱转移出中国。”他这话是指中国旨在阻止资金外逃并支撑人民币汇率的资本管控措施。

他说,随着收购Vizio交易取消、以及雅虎硅谷旧地挂牌出售,原本会为这两宗交易提供资金的来自融创的24亿美元,将帮助支撑乐视的资产负债表。

然而,砍掉这两宗交易确实是对贾跃亭美国抱负的一大打击。温莎表示:“以我对这位创始人的了解,依然只是一家中国公司会被认为是一件非常糟糕的事。”

到目前为止,贾跃亭似乎并未气馁,尽管他那进入所谓“千亿美元俱乐部”、成为“中国最早突破千亿美金营收的公司或A股市场上最早突破千亿美金市值的公司”的目标仍遥遥无期。

正如他在美国发布会上富有哲理的讲话:“有人说,LeEco是中国的Netflix,也有人说,LeEco是苹果+特斯拉+三星+亚马逊+奈飞+迪斯尼等等,还有人说,今天LeEco居然要来到这些伟大公司的主场打擂,肯定是疯了……前路漫漫,荆棘重重,但,生命的全部意义不就在于永不停歇地去探索未知世界吗?”

译者/何黎

分享到:

上一篇:别学马云,多学我!他掌控4000亿帝

下一篇:中国公司治理困境:当“内部人”遭遇“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