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董事长/局主席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读《墨子》管理有感:非攻中

 

 

     原文:子墨子言曰:“古者王公大人为政于国家者,情欲誉之审,赏罚之当,刑政之不过失……。”是故子墨子曰:“古者有语:谋而不得,则以往知来,以见知隐。谋若此可得而知矣。”

      今师徒唯毋兴起,冬行恐寒,夏行恐暑,此不可以冬夏为者也。春则废民耕稼树艺,秋则废民获敛。今唯毋废一时,则百姓饥寒冻馁而死者,不可胜数。今尝计军上:竹箭、羽旄、幄幕、甲盾、拨劫,往而靡弊腑冷不反者,不可胜数。又与矛、戟、戈、剑、乘车,其列住碎拆靡弊而不反者,不可胜数。与其牛马,肥而往,瘠而反,往死亡而不反者,不可胜数。与其涂道之修远,粮食辍绝而不继,百姓死者,不可胜数也。与其居处之不安,食饭之不时,肌饱之不节,百姓之道疾病而死者,不可胜数。丧师多不可胜数,丧师尽不可胜计,则是鬼神之丧其主后,亦不可胜数。

      国家发政,夺民之用,废民之利,若此甚众,然而何为为之?曰:“我贪伐胜之名,及得之利,故为之。”子墨子言曰:“计其所自胜,无所可用也;计其所得,反不如所丧者之多。”今攻三里之城,七里之郭,攻此不用锐,且无杀,而徒得此然也?杀人多必数于万,寡必数于千,然后三里之城,七里之郭且可得也。今万乘之国,虚数于千,不胜而入;广衍数于万,不胜而辟。然则土地者,所有余也;王民者,所不足也。今尽王民之死,严下上之患,以争虚城,则是弃所不足,而重所有余也。为政若此,非国之务者也。

      饰攻战者言曰:“南则荆、吴之王,北则齐、晋之君,始封于天下之时,其土地之方,未至有数百里也;人徒之众,未至有数十万人也。以攻战之故,土地之博,至有数千里也;人徒之众,至有数百万人。故当攻战而不可为也。”子墨子言曰:“虽四五国则得利焉,犹谓之非行道也。譬若医之药人之有病者然,今有医于此,和合其祝药之于天下之有病者而药之。万人食此,若医四五人得利焉,犹谓之非行药也。故孝子不以食其亲,忠臣不以食其君。古者封国于天下,尚者以耳之所闻,近者以目之所见,以攻战亡者,不可胜数。”何以知其然也?东方有莒之国者,其为国甚小,闲于大国之闲,不敬事于大,大国亦弗之从而爱利,是以东者越人夹削其壤地,西者齐人兼而有之。计莒之所以亡于齐、越之间者,以是攻战也。虽南者陈、蔡,其所以亡于吴、越之间者,亦以攻战。虽北者且不一著何,其所以亡于燕代、胡貊之闲者,亦以攻战也。是故子墨子言曰:“古者王公大人,情欲得而恶失,欲安而恶危,故当攻战,而不可不非。”

       饰攻战者之言曰:“彼不能收用彼众,是故亡;我能收用我众,以此攻战于天下,谁敢不宾服哉!”子墨子言曰:“子虽能收用子之众,子岂若古者吴阖闾哉?”古者吴阖闾教七年,奉甲执兵,奔三百里而舍焉。次注林,出于冥隘之径,战于柏举,中楚国而朝宋与及鲁。至夫差之身,北而攻齐,舍于汶上,战于艾陵,大败齐人,而葆之大山;东而攻越,济三江五湖,而葆之会稽。九夷之国莫不宾服。于是退不能赏孤,施舍群萌,自恃其力,伐其功,誉其志,怠于教遂。筑姑苏之台,七年不成。及若此,则吴有离罢之心。越王句践视吴上下不相得,收其众以复其雠,入北郭,徙大内,围王宫,而吴国以亡。昔者晋有六将军,而智伯莫为强焉。计其土地之博,人徒之众,欲以抗诸侯,以为英名,攻战之速,故差论其爪牙之士,皆列其舟车之众,以攻中行氏而有之。以其谋为既已足矣,又攻兹范氏而大败之,并三家以为一家而不止,又围赵襄子于晋阳。及若此,则韩、魏亦相从而谋曰:“古者有语:唇亡则齿寒。赵氏朝亡,我夕从之,赵氏夕亡,我朝从之。诗曰:鱼水不务,陆将何及乎!是以三主之君,一心戳力,辟门除道,奉甲兴士,韩、魏自外,赵氏自内,击智伯大败之。”

      是故子墨子言曰:“古者有语曰:君子不镜于水,而镜于人。镜于水,见面之容;镜于人,则知吉与凶。今以攻战为利,则盖尝鉴之于智伯之事乎?此其为不吉而凶,既可得而知矣。”


读《墨子》管理有感:非攻中

      管理有感:实行法治是国家稳定不会有大过失的治国好方法。有法可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公平公正地执行法律,赏罚分明,一切都会秩序井然,人民安居乐业。在企业里又何尝不是这样?企业管理者以身作则遵守规章制度,并且公平公正地处理各种问题,做到赏罚分明,那么员工们是没有什么怨言,这样的企业是稳定的。企业竞争的最高至胜境界是不战而屈人之兵。如果企业妄图消灭所有竞争对手,这是不可能的,因为“伤敌一千,自损八百”,需要损耗自身各种资源,树敌过多,容易自伤元气。还有另一个原因是消灭一个强劲的竞争对手,又有更多的竞争对手崛起,灭不完的。除非利用政府权力进行垄断,但这又违背了市场竞争规律,损害了消费者们的利益。垄断企业比较难以形成低成本的价格与优质的服务。企业不要轻易发动价格战,这是损人不利己的做法。世人所追求的东西无非名利,圣人除外。古往今来,历史上能出几个圣人?自古不爱名利的圣人,凤毛麟角。衣食住行所需一切都是利,面子、荣誉、地位、声望都是名。人在俗世间,都在为“名利”两字而奋斗。一国对另一个国家发动战争,其目的是为了抢占更多的领地与资源;企业对竞争对手发动攻击,其目的是为抢占市场份额,获得更多的利润。国家也好,企业也好,个人也好,都跳不过“名利”两字的束缚。国家穷兵黩武,这个国家会灭亡;企业任意攻击对手,这个企业会灭亡。往往溺水死亡的人,是那些会游泳的人居多,不会游泳的人不会下水游,所以溺水死亡的概率极低。国家灭亡多的是因为其好战导致,企业灭亡多的是因为其好战导致。国家的好战是因为不义战争,企业的好战是因为恶性竞争。以水为境,可以知面容;以人为境,可以知吉凶。企业都是人组织起来的。从企业领导者的行为方式、主观好恶、生活习惯、思想观念,可以判断出这个人做事是顺利还是不顺,从企业高管层制定的规章制度、决策方式、利益分配、管理理念,可以判断出这家企业的兴衰程度。


读《墨子》管理有感:非攻中

      作者简介:李文武,著名管理学家。《博锐管理在线》《中华品牌管理网》《中国管理传播网》等知名管理网站专栏作家。又是多家媒体与网络作家。研究:历史、经济、管理。

分享到:

上一篇:论共产主义实现的必然性

下一篇: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