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中学教师博客

自留地

正文 更多文章

青浦徐泾蜀湘园酒楼

2018222上午我和丁慧新一起坐家乐福超市班车到青浦徐泾刘申智的家,参加每年一次的我们最后离开克山农场(总场场部)的上海知识青年新年相聚我已经是第四年来参加相聚了。第一年是201521黄志龙和周晓琴为了欢迎邀请我们最后离开克山农场的上海知识青年在宝山上海江芝南大酒楼相聚222青浦徐泾刘申智的家又聚了一次,从此每年春节我们这些最后离开克山农场的上海知青家庭都要来一次聚会。第二年是2016212和丁慧新一起到黄志龙和周晓琴的家;第三年是201725黄志龙和周晓琴的家;第四年是今年222和丁慧新一起到刘申智的家;今年由于黄志龙和周晓琴全家去了秦皇岛,所以没有到刘申智家来。此外今年主要是由于欢迎农场青年、陈亚杰老师的弟弟陈宝军夫妇来沪,所以杨栢昌老师夫妇也特地从昆山赶来作陪,参加今天相聚的战友除了杨栢昌老师夫妇还有高善臣夫妇,加上刘申智的孙女正好10人,团团一桌。由于我们是最后离开克山农场的上海知识青年,对于50年前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体会更深刻。虽然50年前的文化大革命已成为历史,50年前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也成为了回忆。但是,这场在50年前席卷整个中国大地的上山下乡运动,不仅影响了2000多万知识青年的一生,而且冲击了这2000多万知青的父母、家庭、学校以及周围的社会。可以说,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像一道狂飙,在中国历史的平面上轧出了深深的轨迹,永远不可磨灭。这道轨迹,蕴涵着多少辛酸、多少血泪,又留下了多少经验和教训啊!习仲勋同志说过:从动乱中走过来的一代青年,受到过毒害和创伤,也得到了其他时期所得不到的磨炼。这里他讲了两个方面的结果,即伤害和磨炼。知青受到的伤害是无与伦比的。政治上,他们受极左思潮的毒害,正如报告文学家徐迟所言:文革把正直的人改变成了政治的人。例如1974年春,批林批孔运动蓬勃开展,《人民日报》出现了坚决打退资产阶级右倾翻案回潮的大黑标题。黄帅、张铁生、白启娴等英雄人物粉墨登场。内蒙古兵团知青王亚卓很正直地给黄帅写了批评信,不料却遭到了席卷整个内蒙古兵团的批斗。许多知青不理解,只好昧着良心参加了批斗会。我们54团北京知青刘宁和黄一丁的辩论也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后来黄一丁不得不认错了事。生活上,许多知青长期不能自给,在口粮、住房、医疗等方面存在一系列困难。另外,知青受到歧视、打击和污辱的事也时有发生,我们54团的团长和216团团长、参谋长合伙奸污几十名女知青就是最典型的例子。后来16团的事情上报到中央,周总理很气愤的说:这不是我们的团长,是国民党的团长,这两名罪犯后被枪毙。这些都是我们所经历的现实生活,同时由于我们都和当地青年组成了家庭,也得到了其他知青所得不到的磨炼,使我们更加坚强,因为我们是真正扎根农村的知识青年。
               严隽圻2018222写于上海闵行美龄苑
 
 
分享到:

上一篇:宝山上海江芝南大酒楼

下一篇: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