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总裁/总经理博客

自留地

正文 更多文章

美国亿万富豪迈克尔.布隆伯格(2020年特朗普连任可能的绊脚石)的管理之道

 
                                                  
近来有不少媒体报道迈克尔·布隆伯格有意与特朗普角逐下一届美国总统?迈克尔·布隆伯格何许人也?他乃是身价近500亿美元(比特朗普多8倍)的美国亿万富豪、彭博新闻社创始人,而且还是前纽约市市长,政绩显赫,被誉为是个“清官”。若果真能与特朗普同台竞技,倒可能会是一场好戏,这是后话。
当下本人倒是对其作为一位成功的顶级企业家的经营之道颇感兴趣,不防略举一二,必有一些过人之处,值得学习借鉴。
 
一、不抱怨,去改变
来自母亲的影响,尽己所能做事,一个接一个地做事。
布隆伯格在所罗门工作了15年,每周工作6天,每天12个小时,从未想过跳槽,他始终看长远,看大局,处处维护公司,最后却被一脚踢开,那一年,布隆伯格39岁。面对巨大的变故,布隆伯格依然积极乐观,寻找新机会。是年10月,他创办彭博公司,生产自己在所罗门心心念念的金融信息终端机。后来该项目获得巨大成功,成为彭博的支柱业务,如今一年营收超过70亿美元。
“不抱怨,去改变”,让布隆伯格不断走向成功。他说:“生活是一种妥协,但我从不向后看。” 
 
二、不做长远计划
布隆伯格经常强调自己之所以成功,是因为从来不做长远计划。对于他而言,创业本身就是计划外产物。他没有提前多少年计划过自己会靠终端机挖到第一桶金,也没有提前计划过要进入新闻业,更没有提前计划过要当纽约市长。但他统统都做到了,而且做得好。布隆伯格不认为人生是可以计划出来的,创业尤其不是——一个不按常规套路出牌的人!
计划型创业者认为成功的关键在于预测未来,布隆伯格则认为预测未来是不可能的,创业者也不需要预测未来。
与计划相比,他更重视积累,平时努力工作,尽可能地“多玩几把牌”,充分积累一切资源,让自己有能力靠近机会。 
 
三、你不能靠大路货赚钱
决定创业时,布隆伯格给自己定下一条原则:不走寻常路。他不要做那些“别人能做我也能做”的产品,而要做那些无可替代的产品,这种产品还要有广泛的需求。他常说,有限的供给和巨大的需求意味着高价格,你不可能靠大路货赚钱。
 
四、与强者结盟,向强者低头
要想成功,光有好产品还不行,还要恰当地处理与强者的关系,布隆伯格的策略是借助强者做大,同时避免引起强者的警觉。彭博终端机就是靠与强者结盟做大的,强者的名字叫美林。与美林结盟的同时,布隆伯格还向道琼斯低头。 
 
五、善待自己人——留守员工
对待人才、对待员工,很多老板都自觉或不自觉地落入了常规套路——“外来的和尚好念经”“这山望着那山高”,不重视留下来与其共同坚守的老员工。
布隆伯格则正好相反。他说,这些人的离开让留下的人处境更加艰难,如果他们投靠竞争对手,大家就成了敌人。基于这样的逻辑,布隆伯格绝不再次雇佣那些因为非家庭原因辞职的人。“如果我们让‘叛徒’回来,我们该怎么面对当初留下来的人。”
对辞职员工刻薄的布隆伯格,对留下的员工异常温暖。他提供远高于同行的薪酬,在全球租用最好的写字楼。他还取消私人办公室,所有人在一个开放区域办公,包括他自己。他鼓励员工尽情发挥创意,成功了功劳归员工,失败了骂名由他背。
布隆伯格的信念是:人分两种,自己人和外人,我们应该善待自己人。 
 
六、钱太多必须捐出去!
2010年盖茨和巴菲特发起“捐赠承诺”行动后,布隆伯格做出承诺,“要在未来数年里把我几乎所有的净资产捐出,或者留给我的基金会”。
这之前,他已经大举捐款。2009年,他捐出2.54亿美元,用于资助纽约文化艺术发展事业和降低贫穷国家交通死亡等项目;2011年,他又向“超越煤炭”运动捐赠5000万美元;2015年再向盖茨基金会捐赠1亿美元。当纽约市长的12年里,布隆伯格每年领1美元年薪,年年捐出千万美元级的善款。有统计称,他的捐赠已经超过25亿美元。
尽管已经捐了那么多钱,未来还将捐更多,但布隆伯格不喜欢宣扬自己的动机有多么崇高。
他说,富人的现实烦恼在于能花掉的钱有限。“你也不能把钱带走,只能把他留给别人。你唯一能做的是决定在什么时候,给什么人,捐多少钱。”
布隆伯格第一考虑的是家人,他和妻子早已离婚,但仍保持友好,他们育有两个女儿。他给孩子们创办了一个信托基金和一个慈善基金。
一个能善待家人、又能热衷慈善的人才是最真实可敬的! 
 
再回到总统选举的话题。在政界摸爬滚打多年的布隆伯格,可以说是三易其党:从民主党转为共和党,又转为无党派,现在,他又回到民主党,并且考虑参加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英国《金融时报》因此评论:“只有像布隆伯格那么有钱的人,才能以他这种方式藐视政治党派”。这也是他能以企业家的管理方式重塑纽约的关键。因为他太有钱,可以不受竞选资助者和党派的左右,也有人说他是“最有权力的市长。” 
 
201312月的最后一天,这位“最有权力的市长”从位置上离任。走出办公室后,他刷卡乘地铁回到上东区豪宅,上任第一天,他也是乘地铁去的市长办公室。——试问一下,在如今的天朝,有几位政府高官、企业老板自从获得了官位和财富后还与普通市民或员工去挤公交???
 

 

分享到:

上一篇:由“正宗中餐”VS“美式中餐”引起的

下一篇:法国前总理:中美之争非贸易之争,而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