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工人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入世谈判疏忽留下隐患 欧盟内讧不断再堵中国鞋

  关于中国鞋“有毒”的噱头,不过是意大利人寻找了好久,才终于找到的一个幌子;好在这一回,阿迪达斯、彪马们坚定地站在了中国这一边

  欧盟外贸部的官员安东拉迪斯感觉有点纳闷。“说起市场竞争力,中国的企业是首屈一指,但为什么在沟通方面,却总是那么被动呢?”

  安东拉迪斯的职责是负责与被调查的鞋类企业接触,并接收他们呈送的申请表。今年7月,欧盟对中国和越南两国进行鞋类反倾销调查时,他就曾与两国企业有过类似接触。

  按照欧盟的反倾销调查程序,在其正式立案的40天之内,涉案鞋企可以提交一份申请表,申请“市场经济地位”或者 “分别裁决”。如果该申请获得批准,则在计算商品成本时,将享受与其他企业不同的待遇,或可能逃过反倾销一劫。

  但大多数中国鞋企却不为所动,据了解,涉案的1200多家中国企业,提交申请的仅10%左右。这个比例还比不上越南,他们提出申请的比例在50%以上。

  所以,中国企业的命运更多取决于外在因素,比如欧盟正在发生的内讧。当然,这种内讧并非为了中国,而是为了他们各自的利益。

  意大利冲在最前面

  中国海关的资料显示,2005年前三季度,中国鞋出口141.9亿美元,其中成品鞋137.3亿美元,同比增长26.6%,出口平均单价为2.61美元。

  欧盟是中国鞋第二大出口市场。这一期间,中国对欧盟出口成品鞋24亿美元,同比增长46.6%,出口平均单价为3.19美元。

  根据欧盟提供的资料,中国鞋在欧盟最大出口地是德国,然后依次是英国、意大利、荷兰、法国、西班牙等。在2005年上半年,德国的进口额是4.87亿美元,同比增长112.75%。意大利是3.36亿美元,同比增长58.13%。

  在这6个国家之中,中国鞋占进口总量比例最高的是西班牙,今年上半年达64.74%。荷兰的比例也超过50%。意大利、德国、英国的比例在40%-50%左右。

  欧盟的传统制鞋大国,比如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等,鞋企正遭遇中国鞋的冲击。尤其以意大利为甚。这次说服欧盟进行反倾销调查的急先锋,正是意大利。

  传统制鞋大国的抱怨

  由于中国鞋的冲击,加上国际市场需求低迷以及欧元的持续坚挺,继2003年产量下降10%以后,在2004年,意大利鞋产量继续下降7.4%,产值也下降了3.6%。

  随之而来的,它的出口量也下降了6.1%。在意大利鞋的历史上,在传统的出口目的地,比如最大的出口地德国和英国,出口额分别下降了9.9%和14.6%。

  而与此同时,其鞋产品的进口量和进口额,却在2004年创了历史纪录。顺其自然地,所有这些“不景气因素”,最终都怪罪到中国和越南,尤其是中国身上。

  意大利鞋企向欧盟委员会抱怨说,由于中国鞋企的倾销策略,中国鞋在意大利的市场占有率,最近一年增加了700%,同时导致了8000名制鞋工人丢了饭碗。

  意大利鞋企联合会主席称,对于中国鞋的处理方式,欧盟需要采取对纺织品一样的政治手段。类似这种抱怨和诉求,立即得到西班牙、葡萄牙等国鞋企联合会的支持。

  中国为欧盟创造价值

  2005年5月30日,这几个国家的鞋企联合会,正式向欧盟委员会提出,希望对中、越两国鞋企进行反倾销调查。一个多月之后,欧盟委员会答应了它们的要求。

  不过在欧盟内部,反对进行反倾销调查的,也有不少国家。比如,德国、荷兰、瑞典和丹麦。
 
  德国拥有ADIDAS(阿迪达斯)、PUMA(彪马)等品牌。它们既是服装品牌,也是鞋类品牌。尤其在运动鞋市场上,德国的这些著名品牌,一直忙于应付来自美国的品牌,比如NIKE的挑战。

  而贴有ADIDAS 、PUMA商标的鞋产品,大多产自中国和越南的鞋企。因此,如果这些鞋企被欧盟征收更高的关税,将十分不利于德国品牌与美国品牌的竞争。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中国鞋业协会副会长章利林,提供了一组调查数据,这组数据以PUMA为例,它足以充分说明,中国鞋企对欧美品牌所做的贡献。

  在国际市场上,PUMA鞋的均价约70美元,纯利约在35美元。但其设在东莞的贴牌厂商,工人每制作一双鞋的工资,大约是0.35美元左右,而贴牌厂商的利润,仅为1美元左右。

  这正是德国反对的理由。除了德国,荷兰、瑞典和丹麦三国,也准备联合起来,反对欧盟对中国皮鞋征收反倾销税。而且,它们希望其他成员国也能加入这一行动。

  美国其实也不太乐意

  当然,如果对这些贴牌生产的中国鞋企,欧盟征收了更高的关税的话,在不利于欧洲品牌的同时,对美国的品牌比如NIKE,实际上也没有太多好处,因为这意味着出口成本的增加。

  这是罗利·麦克米兰所不愿意看到的。在欧盟的总部布鲁塞尔,NIKE公司设有一个专门机构,负责对欧盟进行政府公关。而麦克米兰就是这个机构的专员。

  最近的一段时间,他频频与欧盟的官员进行接触,目的就是为了说服欧盟,在对中越两国的鞋企进行反倾销的裁决时,能够对运动鞋制品网开一面。

  为了与曼德尔森见上一面,在十几天前,麦克米兰又专程赶到香港。

  曼德尔森是欧盟谈判代表。今年6月的中欧纺织品协议,就是他与中国商务部长薄熙来共同签署的。在香港召开的WTO部长级会议上,曼德尔森与薄熙来再次会面了。

  这一次,曼德尔森又出了一个难题,即中国鞋倾销欧洲的问题。薄熙来当时给他的回答是“表示强烈反对”。

  入世谈判留下的隐患

  章利林说,中国鞋企今日的被动局面,是源于当初入世谈判的疏忽。由于制鞋业是冷门行业,在入世协议中,没有专门就鞋企的市场经济地位进行谈判。

  因此,欧盟随时可以挑刺。由于市场经济地位不获承认,欧盟很容易组织证据,控中国鞋企的成本以及价格“低于合理的水平”,于是在欧盟的销售很容易构成“倾销”。

  同时,如果不承认市场经济地位,在进行反倾销调查时,涉及成本的统计方法,要参照第三方的价格水平。

  今年的9月和10月,欧盟的调查组曾几次来到中国,赴广东、福建、浙江、辽宁等地进行实地调查。而他们计算这些鞋企的成本,就是用第三方的价格水平。这个第三方是巴西。

  到目前为止,欧盟没有公布这次调查的结果。

  12月21日,中国几大鞋企的代表,已经在中国轻工商会的带领下,飞赴欧盟总部布鲁塞尔,为的是参加反倾销和行业无损害的抗辩听证会。截至发稿日,记者未获进一步消息。

  反倾销不是唯一手段

  为了了解欧盟调查的详细情况,记者试图联系富贵鸟鞋业、恒泰鞋业等公司,但最终都未能如愿。这两家鞋业公司,其总部都设在福建省泉州市。

  实际上,富贵鸟以及恒泰公司,就是欧盟要实地调查的13家公司中的两家。

  对于这两家公司的低调,泉州市鞋业商会秘书长郑天对说,是因为不想让自己说的话,成为欧盟手中的证据。“毕竟现在是信息社会。”

  中国鞋业协会副会长章利林则提醒说,反倾销并不是欧盟手中唯一的王牌,它的手中还有技术标准牌,即控诉中国鞋企的产品,不符合欧盟的环境标准。

  的确如此。12月20日,意大利卫生部就用这个借口发难,称中国的鞋企在生产过程中,使用了镍等有碍健康的有毒化学物质,并称已经展开了调查。

  同日,在例行记者见面会上,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建议,意中双方应该共同调查此事。据了解,商务部公平贸易局等有关部门,将会很快介入。

分享到:

上一篇:汉正街梦想成为“中国鞋业第一市”

下一篇: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