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小城记事 做手艺的人

              

如今还有多少人做手艺

左东林

我居住的小城不到八万人口。城里有多少理发店我没有统计过,邹桂海理发店我却做了它二十多年的老主顾。

以前,我对理发不以为然,不就是理个发吗,随便去哪家店理一下不就完事了吗?可是,自从邹桂海为我理过发后,去别的店理,我谁都不满意。后来,我对邹桂海“情有独钟”。

是啊,二十多年了,邹桂海的老主顾都像我一样“感情专一”,每天是排着队等候理发。三十年如一日,邹桂海一个人操着剪刀从早忙到晚。

这都是我亲眼所见。

很多人不理解,问他:生意这么好,为何不扩大经营,多招聘几个理发师来张罗,自己当老板?

他总是笑了笑说,他爱惜他的手艺,他坚守这块阵地,就是不舍得丢了他的手艺。或者说,别人都在经营生意的时候,他依然在经营他的手艺。

我在理发时和他聊天,似乎明白了“不舍得丢了他的手艺”这中间的含义,似乎明白了做生意难,做手艺更难的道理。

邹桂海说,他也动过脑筋来扩大经营,对外曾招聘过几个理发师。可是,老主顾对新来的理发师就是不“投缘”,理了一次后,第二次就不让新来的理发师理了,非要他理不可,而且躲也躲不掉。他不亲自操剪,老主顾就不干,情愿排着长队等侯,招聘来的理发师则在一边坐冷板凳。一日又一日,招聘来的理发师坐不住了,便主动请辞。往后,他再也没有动过招聘理发师来扩大经营的念头了。

古人道:虽为毫发技艺,却是顶上功夫。

邹桂海的绝活奥妙在哪儿?我没有考证过,只知道他的手艺是祖传的,祖上哪一朝哪一代开始搞理发,他讲他也说不准。只知道他理的发,男女老少都喜欢。特别是给小孩子理发,在别的店里,小孩子又哭又闹,来邹桂海店里,小孩子一个个都乖乖的听话,配合默契。

邹桂海理发店虽然名气挺大,可收费既不比别的店高,也不比别的店低。邹桂海说,只要收入稳定,能养家糊口就行。他从不伺机涨价。他说,做手艺就是做手艺。

他每天只给十个人左右理发,来者一律排队,无论是当官的,还是平民百姓,一视同仁,不搞特权。

邹桂海从不为了多捞些收入多理几个人的发,偷工减料,草草了事。他给老人和小孩理发也毫不马虎。老主顾对他总是由衷的敬佩。

我想,要描绘他的手艺特色,只可会意,不可言传,依外行的我来写,恐怕长篇大论也说不明道不白。有一点我看得出:邹桂海一直把他的手艺当作自己的生命来看待,所以,他从不放弃手艺做生意。

是呀,也许有人说这没有什么了不起的,邹桂海不就是一心一意在做他的手艺吗?

但是,要知道当今社会有多少手艺人为了经济利益,不把手艺当作手艺来做啊。

分享到:

上一篇:

下一篇:郑渊洁宣布退出中国作家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