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文学作家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真实西部农村

  真实西部农村

        ——出路的思考:
  如今,在众多的农村问题报道与研究中,我们的好多学者,从事的,只是办公室里数据与资料的排列组合。的确,从这些报道中,我们学会许多新鲜的专业术语。但其中有几个深入地走访过农村,正如陈桂棣、春桃夫妇历时3年才完成《中国农民调查》那样?
  看到胡鞍钢先生写的一篇文章,提出了解决农村问题的思路——“解放农民、投资农民、转移农民、减少农民、富裕农民”。然而正如其他所有的学术成果,知道报告报道一样,只停留在深奥的理论的层面,忽略了最为关键的一点——谁去执行,怎么确保执行?正如中国的法律体系,尽管法律不少,但这些法律到底有多少能够得到严格执行?所以呢,中央一号文件尽管出台,但是反应冷淡。于是,便出现了所报道的——领导指着上面的红头文件说——“狗屁文件!”
  不可否认,作为著名的学者专家,他们分析问题的原由,从宏观上指出解决问题的出路。但在农村的角度,从农民的角度,文件永远是文件,听着诱人,但是不能当馒头来用。于是,尽管中央斥巨资用以扶持农民,但是正如大家共同所担心的,正如事实中无可非议的,经过层层堵截,层层盘剥,这些资金不到县,乡一级已经所剩无几。原因很简单,现有的官员体系根本不足信,因为他们早就失信于民。可是,悲哀的是我们只能无奈地寄希望这样的官僚体系。我们幻想着他们通过自身学习,洁身自好。但,正如许多有识之士所大声疾呼的——如今的下级体系已经是病入膏肓,无力回天。
  如今,我们所面临着这么两大问题。其一,占全国人口绝大部分的农村地区,迟迟得不到发展;其二,庞大的大学生队伍面临着“毕业也即失业”的可怕局面;去年提出的西部支援者活动,给我们开辟了一条崭新的思路。但是仅凭寥寥可数的几个志愿者,就是去了西部,到了基层,也只能发挥一种象征性的作用。因为在那种坚如磐石的地方体系中,地方习气过与浓厚,根本无法独立自主地发挥作用——正如东部干部到西部根本无法展开工作的尴尬一样,鹤立群鸡,最后鹤也成鸡。
  新世纪我们要建设全面的小康社会,任务紧迫,局面困难。传统的思路屡屡碰壁,我们何不采用另一种思路——与其零星的派遣志愿者,不如认认真真地制定一套完整科学的农村振兴计划,把农村发展与大学生就业紧密结合。建立一种开创性的制度,组成县-乡-村-组四级独立性的大学生工作队伍,给他们充分的自主权,在政策上予以积极的支持与保障,调动大家责任感与事业心,以期工作中的成就感,争取相当部分的才志兼备的青年扎根于此。
  特定时期,让我们的大学生投入这场伟大的战斗中,依靠他们杀出一条血路。作为国家农村政策监督者,首先在农村展开宣传活动,监督基层政府的工作,确保中央政策的畅通执行,并如实反映农村存在的问题;同时保证大学生队伍的独立性,给予一定的权限,放手实施植树造林、村村公路、水利、教育等利民工程。时机成熟,组织基层选举,依靠独立的大学生队伍重新夺得失去已久的农村阵地,遍地开花。替换松散无力的村,乡级组织。如此,通过大规模的手术,来一次彻底的大换血。该剔除的坚决剔除,该割掉的毒瘤坚决割掉。全新的血液,结实的骨骼,健康的肌肤或许才能拯救腐烂不堪的躯体。
  确保农村振兴计划实施的关键,在于我们走出以往的死胡同。首先由中央组织相应的强有力的中心统筹机构,直接指挥各个县级工作队伍,负责政策制定,与地方的协调;先期的工作队伍只能定位于县-乡-村-组级别。中央的政策专款由驻县组织直接调度,在工程规划中及实施中,责成地方相应部门给予相关的技术协助;同时展开宣传工作,并汇总乡级报告,直接向中央专门机构请示工作并反馈信息。时机成熟,在更大成就,群众以及经验的基础上,以民主选举为手段,全面、彻底、坚决替换无所作为而又在这无作为体系中占据核心地位的县级机构。
  作为农业大国,没有农村的现代化,国家的现代化将无从谈起。但长期以来,我们忽略农村太多,从大大小小的报道中,我们已不可否认地归咎于一个痛心的结论——体制问题。但是如果我们继续姑息迁就,希冀于这本已无药可救的病体出现起死回生的奇迹,那么,我们的西部农村将永远被圈在黄宗羲老先生所画的那个怪圈里而永远不得脱身。

分享到:

上一篇:西部农村教育论坛:西部农村教师培训不

下一篇: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