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工人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小丽

    初中,他是在乡下度过的.家,离学校很近,挨着一条宽宽的土路,很长,一直伸向塬上隐隐约约的点点村落,那儿,有不少来这里念书的学生.
    这些学生每天往返于这条路上,风雨无阻,时间久了,他注意上了其中的一个女孩,她有着微黑的皮肤,大而亮的眼睛,扎着两条粗长的麻花辫,绕过肩头,搭在胸前,眉宇间有一丝淡淡的忧郁,不知不觉,他喜欢上她了.于是每天放学后,他总是等着她,看着她和同学有说有笑地走出校门,便跟在后面,保持着远远的距离,一直到他家门前,又恋恋不舍地望她的背影一眼.回到家吃完饭后,捧着书本看一会儿,或者帮大人做些农活,没多久,上学的时间快到了,他就站在路边,向着塬上张望,不时有同学和村里的人从身旁经过,认识的,问一声;"站在这儿干啥呀,不去学校?''"马上就走''他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随便应一句.终于,那副熟悉的面孔远远地来了,他一阵狂喜,转身跑进屋,见她已经走到前面去了,才跟随后面,直至看着她进了教室,他才跑着去上课.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了,他每天都在这么做,他不愿让别人觉察出什么,做的很隐蔽.他不了解她,甚至不知道她的名字,那时侯男生和女生是不能交往的(学校里并没有这样的规定,但异性间都在刻意这么做),偶尔多说一句话,也能引来同学的取笑,当事者立刻羞的满脸通红,狠不能寻个地缝钻进去.教室里的每张桌子中间,都刻着一道粗深的"三八''线  ,若是无意中间胳膊肘越过了,会遭到对方激烈的反击,轻则猛搡一下,重则挨一文具盒或一拳."侵略者''自知理亏,只好忍气吞声.在这样的高压之下,除了知道她和自己同级,是另外一个班的,别的,他一无所知.
    一年多以后,学校举行运动会,参加的学生很多,在她班上同学的一阵阵加油助威声中,她遥遥领先,她们一遍遍地叫喊着她名字,声音不绝于耳.运动会开了整整两天,最后她取得了女子100米,3000米和5000米三个项目的第一,他也从此知道了她-小丽.
    上初三的时候,他和她居然分到了一个班.起初,两人并没有坐在一起,但是没过几天,他就因为她打了架,对方是学校附近一个厂矿的子第,算是城里人,开学后不久刚转过来的,留着长长的头发,蓄着小胡子,整天穿的稀奇古怪,只要一有机会,就往她跟前凑,说着调戏的话,做一些小流氓干的勾当.一天下午上自习课,老师不在,"长头发''又故技重演,嬉笑声不时传过来,他强忍着,坐在那里算几何题,但是很快,嘈杂声越来越大,一些后排的男生也趁机起哄,教室里乱成一团."啪''他猛拍一下桌子,起身走了过去,同学们面面相觑."你想干什么''他问,"咦,土包子,管得多!''"长头发''一点都没把他放在眼里,一拳打了过来,他一闪身,重重的一击,打在对方的脸上,那家伙一个趔趄,靠在了桌边上,站稳后,喘着粗气,不停地往地上吐血沫,眼睛恶狠狠的瞪着他.班主任闻讯赶来了,把他两叫走了.
    虽然老师们都很喜欢他,他还是受了处分.很快,班里调整了座位,他和她坐在了一起,成了同桌.
    一段时间以后,他逐渐地了解了她:家离学校有四.五里远,父亲常年带病卧床,家境一贫如洗.......但她的学习却非常好,每一次测验下来成绩总是名列前茅,老师常把她的作文贴在教室后面的学习圆地里,让同学们阅读.他试着将不会做的题写在纸上,然后慢慢地推过去,不一会儿,她竟把写好的演算过程以同样的方式给了他,一来二去,他的胆量渐渐地变大.课桌的中间没有挡板,于是成了一条秘密的通道,家里做了好吃的,买了好玩的,就通过"暗道''不断地送给对方,她默默地接受了,他看的出,她也是喜欢他的,有一段时间,热播评书<<岳飞传>>,他注意到她很爱听,评书中午12:00点开始,正是放学的时间,等她到家已所剩无几,他就用攒的零花钱买了一部小收音机送给她,好让她在回去的路上就能听到.
    一天上午,课间休息的时候,他把那封不知修改了多少遍的信悄悄的放进她的桌兜,紧张极了,不一会儿,上课的铃声响了,她走进教室,坐了下来,在他感觉她的手触到信的一瞬,他的心象要蹦出来了,他屏住呼吸,见她取出了那个东西,飞快的扫了一眼,立即装进了书包,然后摆出书本,听课了,那天中午放学后,他没有象往常那样,而是三步并做两步的赶回家.几天后,他看到了她的回信,信中表达了和他对她一样的爱慕之情.
   他很喜欢香港的一部电视连续剧,里面有一对恋人,男的曾经深情地对女的说这样一句话:每天,只要能看你一眼,我就心满意足了.而他,却天天和她坐在一起,他觉得自己已经很幸福了.在心里,他常把他和她想象成剧中那甜蜜的一对,他暗下决心,一定好好学习,将来长大了,娶她,呵护她一辈子,这样想着,他总是泪流满面.而事实上,他的功课也并没有因她受到任何的影响,也许是爱的力量吧,他更刻苦了.
    学习是很紧张的,同学们都是家在农村,明白若不用功,就面临回去种田的现实,竞争的激烈可以想象.他和他也互相勉励,争取考上一所好的学校.
    初中将毕业的时候,他们全家要随父亲"农转非''到青海了.临行前的晚上,下了晚自习后他环顾四周无人,轻声叫住了她,一同来到他家后面的山坡上.那天晚上,皓月当空,繁星点点,虽然吹着风,却没有一丝的凉意,他告诉了自己要走的消息,她始终低着头,抚弄着辫子,半天不说一句话,只是问了他乘车的的时间和地点,劝他在那边好好的生活,别忘了她,想想回家晚了,她的父母操心,于是起身送她回去,一路上,静静的,两个人默默的走着,始终保持着距离.路,蜿蜒曲折,很不好走,,想着她每天上学的不易,想着每当学校放假他盼望看见她的那种心情,他心中有很多的话要对她说,却不知怎么开口.不知不觉,前面已出现了一个村子,她停下来,转过身,指着一户人家淡淡地说,回去吧,那就是我的家了,他犹豫着,怯怯地,一把攥住她的手,呼吸急促,脸涨的通红,她怔了一下,红了脸,默默地看了他一眼,抽出手,哭着跑了.
   第二天,他们全家登上了西去的列车,想到将要离开生活了十五年的故土,心中激动不已,列车缓缓的开动了,猛然,他看见稀稀落落的人群当中那个熟悉的面影,她咬着嘴唇,落寞地站在那里,他顿时泪如雨下,哽咽着,一遍遍地声嘶力竭的叫着她的名字,挥手,挥手,直到那身影化作一个黑点,消失.....
   到了青海后,他给她写了很多信,但都没有回音,后来还专程回老家找她,也没有见到人,听同学说,她毕业了以后,虽然考取了一所很不错的中专学校,因经济原因没有去就读,只身到南方打工去了,时间久了,他也就慢慢的淡忘了.
   去年,他因公到广州出差,事情办的很顺利,当他兴冲冲的从那家公司出来后,他看见了令他吃惊的一幕:一个面容姣好的女子挽着一个衣着考究的老男人迎面走了过来.他愣住了,但随即转过身子,努力的思量着,咦!这不是他十多年来醒里梦里一直系念着的她吗?那两人嘻闹着,钻进了离他不远处的一辆豪华小车.
   汽车绝尘而去,很快就被茫茫的人流淹没了.
   他呆呆的站在那里,很久,很久都没有动
   之后,他找了一家优美安静的酒吧,请服务生换上了那首熟悉的<<麻花辫子>>,随着伤感的旋律,不知不觉当中,泪水已悄然地滑落......  
分享到:

上一篇:两只白兔

下一篇:查岗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