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工人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查岗

         这是中国西北一家大型国有冶炼企业,在公司成品库的值班室里,一个面色苍白,身材瘦高的年轻人独自呆在屋里,此时已是凌晨1点多了,他是零点接的班,那个值前半夜的同事已经走了.他是保管员,负责办理库里产成品的发货手续.而当天的发车计划,一般在白天和前半夜都已完成,后半夜发车,一年之中也遇到不了几次.因此,后半夜值班的人,基本上无事可做.往常,都是躺下睡一觉,遇到逢年过节.升级涨工资的时候,公司会把劳动纪律当作头等大事抓一抓,让职工过一段"紧"日子,等风声过后,一切又归于平静.毕竟.这里的情况和生产一线的不同.
         但是最近两个月,公司劳动纪律的巡查力度明显比历次大的多,而且持续的时间长,明确规定:职工在上班期间不许睡岗,串岗,看小说,喝酒,干私活,到公司外面吃饭等等,又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搞这么大架势?听说来了新总经理,大概要烧"三把火"吧,每天早上,大家都会对公司通报上的头一天被抓住的人七嘴八舌议论一番,然后才开始工作.
         他自然十分清楚现在公司里的这种状况,所以不时翻翻桌上的报纸,在屋里来回走走,以打发难熬的时间.窗外是宽阔的马路,不时有一辆辆的小车疾弛而过,那都是各二级单位或公司查岗的车,那车灯在夜里分外夺目,将所经之处照的通明,就连那尾灯也睁着一双血红的眼睛,警惕地打量着四周.屋外是黑沉沉一片,他不能看清,而外面马路上的人即使坐在车里也可以很清晰的观察到屋内,旁边屋里虽然有天车工小祝和守卫的经警小赵,但他不能找他两闲聊,他只好一个人静静的呆着,盼着天亮.
        为了不使自己打瞌睡,他已经到库里转了好几趟了,虽然是夏天,可西北夜里的风还是很硬的,没办法,只好又返回屋里,倦意不时袭来,他渐渐支撑不住,竟迷迷糊糊的靠着墙角的椅子睡着了.
         "咣"的一声,门被撞开了,他一个激灵,蹭的站了起来,梢一定神,屋里已经涌进了一帮人,为首的是一个矮胖子,戴着眼镜,镜片后闪着严厉的光:"咦!居然上班睡觉''
          "我...我....没有"他嗫嚅着.
         "没有....哼!我们这么多人都看见了,还-想-狡-辩"
         他无话可说了,这群人扬长而去.
        小赵和小祝随后就进来了,小赵这样给他解释:"我那阵子也睡着了迷迷糊糊中听见有人用什么金属轻撞铁门的声音,我睁眼一看,来了很多人,每人手里都拿着手电筒,胳膊上都戴着袖章,顶着安全帽,不用问,就是查岗的,我要去开门,可人家不肯,把钥匙夺过去自己打开了,这伙人很贼,他们最初是用锁轻叩大门的,不让我开,是怕我开锁时闹出动静,他们进来后,由两人负责盯着我,其余的人都过去找你了,害的我连敲暖气片的机会都没有(几个房间的暖气片是相通的).因平时关系很好,他相信小赵的话,还能说什么呢?况且从那帮人进来时严厉中露出的幸灾乐祸的表情就能分辨出来,于是他拍拍小赵的肩膀安慰了一番后,就各自回屋了.
        第二天,公司的通报上,赫然有他的名字,和他一起被抓住的,有四十余人,当然都是上夜班的,和这两月每次检查的结果一样.仍是以热力厂(属二级辅助单位)的职工最多,每人处罚的结果也是大致相同的:扣除三个月的奖金,扣除当事者所在车间(科室).工段,班的负责人各一个月奖金(这些钱无疑要摊到本人头上).他大概算了一下,他为那一小时的打盹将付出3000元的代价,而他平时每月的奖金和工资总共还不到1000元 ,
        "你都可以住一次总统套房了"同事小杨开玩笑的对他说.
         十天后,公司下了一道文件,大意是:热力厂管理混乱,厂长魏某和党总支书记张某某作为一把手,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因此,调整魏某为党总支书记,张某某调任质检处调研员,任命原质检处调研员狄某为热力厂厂长,
         狄某是公司总经理的同乡及校友,全公司的职工事后都知道了.            
分享到:

上一篇:小丽

下一篇: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