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记者/编辑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企业暴君知多少?

    中国有句老话,“本事大的人脾气大”,言下甚至还有个意思:如果一个人没脾气,那他一定没本事。

企业家肯定算是一类本事大的人吧?尤其是企业创始人。他们脾气如何呢?——大多数都是暴君,信不信由你。

平时和朋友们聊天的时候,常常惊讶于他们对企业主的不切实际的想象。似乎总觉得企业家,尤其是创建伟大公司的企业家,总归是高瞻远瞩、真知灼见、为人谦和、礼贤下士,总之极富人格魅力。一听说企业家们,尤其是大公司的创业者们,往往是暴君,很多人都大跌眼镜,认为是危言耸听。

那么看几个例子吧。

首先我们请出:韩国现代集团的陈裕阳,1915年生,1945年创立现代集团,引导集团走上鼎盛。

     “现代集团的一切事情都在家庭军事化的基础上运行。”一位美国咨询人员说。“在他权力的顶峰,陈是一个令人畏惧的人物。有传闻说,在现代集团的经营委员会会议室里常备担架。因为陈有时会把不听他的话或不按他的方式做事的下属击倒。”

再来一个,IMB的托马斯·沃森,够伟岸的人物,是吧?

最近小托马斯出了一本书,中译本叫《小沃森自传》,里面如此描述老托马斯:

“托马斯·沃森是难对付的。他现在(1947年)是美国商界规模最大、成就最辉煌的独幕剧表演者,……在父亲看来,每间办公室都张挂自己的照片是理所当然的事情。……随着年龄的增加,歌曲、颂词、照片等方式的谄媚表演一天天变本加厉,渐渐变得离谱起来。”

IBM,为数众多的管理人员直接向老沃森汇报工作,“人们经常在门外等待他的接见,有时候要等一两个星期才能见到他。当有人抱怨人们正在他的候见室浪费时间时,他说:‘噢,让他们等着吧。他们的报酬都很高。’”

没有人对老沃森的行事方式提出置疑,因为他一定会雷霆震怒。“我在IMB工作的时间越长,就越发深信父亲的领导风格让很多人不敢开口。”

也许有人会说,上面这些例子都是老派的企业家,现代的企业家不会这样了吧?那么,比尔·盖茨如何?

了解微软的人一定熟悉鲍尔默。史蒂夫·鲍尔默是微软几十年的功臣,并在盖茨之后继任微软CEO。有人给鲍尔默写传记,说:“鲍尔默所有超乎寻常的成就中最伟大的,可能就是能够容忍比尔·盖茨的二十多年。保罗·阿伦不能,微软的其他人也不能。”

比尔·盖茨为什么让人难以容忍?因为他智力过剩,习惯性地侮辱周围的人、无所谓地随意地伤害别人。在人们可以利用的所有的权力基础中,伤害他人的权力也许是最常用的,也是最受谴责的。从这个概念上讲,比尔·盖茨是典型的暴君。

所有的暴君里面,甲骨文的拉里·埃里森怎么都算是极品。甲骨文中国区总经理冯星君和埃里森之间的故事已经广为流传。埃里森每次到北京,冯星君都要承受侮辱。篇幅所限,我们只看两个片断:

埃里森要到长城拍推广网络计算机的电视片,事前吩咐冯星君找了20个小学生参与拍摄。约好早上8点,直到9点,埃里森都不起床。当天零下20多度,大巴没有暖气。冯星君去求埃里森:“那些小孩要冻死了。”冯星君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埃里森才勉强答应起来。

去了没多久,埃里森让副手打回电话给冯星君:“埃里森喜欢长城,玩得挺高兴,中午就不回来了,你取消下午3点跟李鹏的会面吧。”

冯星君差点晕过去。他回答:“你侮辱我无所谓,我脸皮厚点,但是,下午的会面不是开玩笑的,如果我2点钟看不见埃里森,我辞职,我要走了,这个责任我担不起。”

据甲骨文的人说,埃里森“有个嗜好,他喜欢人等,越多人等他,他越不出现。”离开北京,埃里森去台湾,两天后,台湾报纸报道说,2000人在等埃里森,他就是不出来。“你知道他在干什么?他在看美国橄榄球比赛。台湾同事也是求啊求,结果他还发脾气,半夜坐自己的飞机走掉了。他下一站是去泰国,还约了泰王,我都不知道当地同事最后怎么收场。”

这些企业家为什么都这么残暴呢?就如开头所说的,他们太聪明,本事太大,所以脾气很大。

著名的广告创意大师乔治·路易斯在和很多企业家接触过之后,这样描写白手起家的企业主:“拥有毫无差错的判断能力,在与其共事或为其工作的人眼中,他们就像是超人。由于身边经常围绕着拍马屁及凡事唯唯诺诺的小人,这群现代暴君容易爱上坦率直言,敢与他们面对面的人。”

和大企业的老板接触过的人可能都会同意乔治·路易斯前半截对这些企业主的评价:他们都是超人,他们非常聪明。事实上,这些能创造大公司的老板们的确比普通人聪明太多,可能他所有助手加起来都没他聪明。

他们习惯了在和别人意见不一致的时候作决定,事实往往证明,他的决定是对的。他们习惯了承受压力,在孤独中前进,一再的成功证明他比其他人优越,所以他对别人很难有耐性。才华和能力造就了他们的成功,也造就了他们的自负和对他人的轻慢。最终他习惯于周围的人把他敬若天人,对他战战兢兢、唯恐拂逆了他的意愿,最后,他从一个能人变成了一个狂人。

其实,如果暴君爱坦率、爱直言,他周围的人怎么可能围绕着唯唯诺诺的小人呢?须知围绕在企业主周围的高级主管们,也都是人中龙凤,商界精英,他们是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主张的。如果不是有千般无奈、万种疲惫,如果不是饱受摧残、几近崩溃,他们怎么可能放弃自己的专业意见?

答案就是那么简单,因为企业主往往具有暴君秉性,他们轻视下属、不尊重下属的意见,所以,公司里往往没有直言。

国内通行的MBA教材《组织行为学》中有这么一段话,有振聋发聩之效:“高层管理者中有很大一部分人是冲突的回避者。他们不喜欢听反面意见,不喜欢从相反的方面谈论或思考问题。”“当自己和上司意见不一致时,北美企业中至少有70%的人会保持沉默。即使他们知道自己的想法更好,也会给上司留犯错误的机会。

天真的人肯定感到难以置信:企业管理者怎么可以这样子呢?公司依靠他们去帮助公司做出正确的决定。如果他们都“留给上司犯错误的机会”,公司怎么能够保证有正确的决策呢?公司还能怎么发展?”

比较世故的人则会会心一笑,说:“当然是这样的了。这些人不就是因为善于明哲保身才升到高层的吗?”——他们之所以能升到高层位置正是因为他们常常不去激怒上司的作法和行为。如果他们改变作法,岂不是自掘坟墓?

乔治·路易斯以为暴君爱敢与之抗争的人,他的错觉源于他不是暴君的下属。他本人作为美国广告界最有天才的专业人士,基本上可和暴君们平起平坐——也许他的当面抗争还更能赢得暴君的尊敬。但是对于公司内部,在暴君手上拿薪水的人、仰其鼻息以求生存的人,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暴君不耐烦倾听、厌倦下属与他抗争、对下属的意见他轻易就可以置之不理。几次没趣甚至折辱之后,谁还会选择抗争?

看看吧,即使乔治·路易斯,也会遭遇这样的事:某天下午,露华浓的老板瑞森召唤他的四家广告公司开了一个马拉松式的冗长会议,“在圣诞夜也,老天!他把我们带进私人办公室之后,我们只能枯坐抽烟,他则拨长途电话给在家中修剪圣诞树顶的人,祝他们享有美好的假期。其中一通电话单调而缓慢地进行着,他也说着我所听过的暴君曾使用的最甜美的赞辞。当那些祝来年更上层楼的话结束后,瑞森停顿了一会儿,冷酷地看着他的金电话(是“金”的——没开你玩笑),不带一丝幽默地说:“去他妈的明年,你们都给我滚吧!”

在得到这样的对待若干次之后,呵呵,谁真的还能坚持自己的意见呢?

从理论上说,没有任何一个人会比他其他的所有人加起来更聪明。但是事实上,“一个天才加一千个助手”这样的格局仍然控制着太多的公司。这样的格局为什么会形成?原因自然是在CEO身上。CEO的过人才智、自负和暴虐,导致了下属的唯唯诺诺。

原本是在无意中发现,企业暴君原来如此之多!除这里讨论到的若干人外,还有没有说到的“经营之神”松下幸之助、纽约地产大王唐纳德·川普这一类的大公司的创始人,凡是仔细了解过的,居然无一例外都是暴君。暴君如此之多,这实在让人难以置信,但事实就是如此。

不是暴君的企业家当然也有,比如通用汽车阿尔弗雷德·斯隆好像就不是暴君(不过他好像也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创始人),但是一般看到的例外不多。

不是说企业创始人都是暴君,不过可以这样说,暴君行径在企业创始人当中,是一种常态。

(在这里有必要解释一句:继任者倒通常不可能是暴君,因为继任者没有创业者那样的才智或雄才大略,公司的元老、功臣等等的存在也令他无法施暴。)

    最后,让我们看看荷马史诗中天后赫拉说到的一句话,觉得可以概括公司高层管理者对暴君CEO的感受:

 不要问我这些,女神塞弥丝。你也知道他的脾性,该有多么固执和傲慢。带着愤怒的心情,她(天后赫拉)对所有的神祗说道:我们都是傻瓜,试图和宙斯作对——简直是昏了头!

打算做企业高管的朋友,先做好心理准备吧。已经是高管的、正在忍受暴君的虐待的朋友,你知道,你的命运注定如此,况且,你也并不孤单,和你一样景况的人多着呢。

分享到:

上一篇:2006中国果汁饮料市场行业分析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