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小学教师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一品泉纪略

                                            一品泉纪略

                                                                           赵仕华
     凤冈县是个大县,境内有很多风景优美的地方,如真武山、太极洞、文峰塔、穿阡、玛瑙山等,其实,凤冈县的蜂岩镇也是个宝地,人杰地灵,山清水秀,随处可见古井,座落在粗大的古树下,站在井沿、轻风徐徐、流水哗哗、使人不禁羡慕大自然赋予了蜂岩的与众不同的灵气。
    说到蜂岩镇的古井,葡萄井可以说人人尽知,但提及一品泉知道的人却不多,甚至只有上了点年纪的人才知晓。为什么知道一品泉的人的人不多呢?读师范的最后一年,有幸到蜂岩镇实习,便与邬海波老师一道去目睹了一品泉的芳容。
    一天午后,与邬老师相约出去散步,由于邬老师曾经带学生来蜂岩实习过,所以,他对蜂岩比较熟悉。问及哪有值得看的东西,他便提议到一品泉去瞧瞧。一品泉,听其名,便觉得是很尊贵的,古时候官居一品已是为数不多的人能做到。那泉水中的一品是不是也是泉中的极品呢?
    初次听到一品泉这个名字,我还以为是一条小溪,待走到了,才发现原来是一口井。长约十来米、宽约四、五米的石块平铺在地,三口井呈品字形结构嵌在其中,就成了我们看到的一品泉。旁边有块石碑记载了这口井的历史,建于清朝道光二十年秋天,这井的正面也有一群牌坊式的建筑,从外观上看,让人想起了电视上看到的古代的贞节牌坊,也有点像真武山红叶寺的庙门,只是比这些都要小,而我所见到的蜂岩的其它井就没有这龙门似的建筑。这些使人对井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当年修建这口井时,一定举行过隆重的仪式,这口井一定比其它井更受人们青睐,龙门中间的一品泉三个字由于年代久远,已经脱落,只剩下一些斑驳的痕迹。整个井让人一看就知井弃用已有一些时日了。井呈方形,里面长满了各种水草和青苔,因为布满青苔,水呈一种浓浓的绿,不能见底,一位当地农民告诉我们,水井深度约为六、七米,我们不禁骇然。找了根小而且长的竹棒试探了一下,却碰到了很多淤泥,险些连竹棒也没有扯起来。站在井边布满青苔的石板上,我们正在遐想当年水井的模样,老农热心地向我们介绍了这口古井当年之貌。就在我们站的、正对着井的地方,以前是铺着石板的,人们经常冲洗、打扫,非常干净整洁,但现在却是一地烂泥,无人管理。在井的两边还各有一口小井,其中一口专供洗小孩尿布、鞋或者是其他污浊之物的,而另一口则用于人们洗红薯、萝卜之类的东西的。在每口小井的底部,各有一个小洞,平时用塞子塞上,水浑浊后,便拔去塞子,污水就会自动排除。可见当年修井时,人们考虑得相当的周密。根据碑文显示,这口井不是容许牲畜在井边饮水的,取水的那口井是不容许有人入内的,小孩子是不能在井上的石碑上东涂西画的,也不准将小孩子抛弃在井边,不能把井弄污浊等。可惜有的字已经模糊不清、无法辨认了。但结尾的字还比较清晰,大意是如果有不遵守的,将会被众人惩罚,绝不会徇情。以前每年龙王爷的生日时,当地人还要在井沿边的香炉上焚香叩谢龙王、祈盼上苍给予人们一个丰年。按常理,有水的地方自然应该有树,但一品泉周围却再也找不出一棵像样的大树了,有的只是一些树桩、一些树桩上长出的幼小的枝条。老农告诉我们,以前的井周围树是很多的,有要几个人才能合抱的紫荆、沙堂、岩青杠、酸梅、枫树等树,但在它们都不在了,随着岁月的沧桑、时间的流逝只留在了上点年纪的人的心里。
这一切是怎样毁掉的呢?老农又吐出了那几个令人伤心的字:文化大革命。
在返回的途中,邬老师又谈到了环保这个问题,古人不知道什么是环保,但他们却切实的在保护环境,现代的人在高吼要注意环保,但真正做到的又有多少人呢?他还和我谈了很多关于那场运动的影响,使人的心绪久久不能平静。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井还是以前的井,但以前的容貌却不复再现,再也找不到了,这些保持了很多年的树、石……
我一直在想,若干年后还能再见到现在的一品泉的这几块石头吗?希望它们没有变成路上的垫脚石,也希望一品泉能成为真正的泉,而不是像我们看到的这样。

后记:
离开凤冈已有好几年了,看一品泉隔现在已有几千个日日夜夜了,现在的一品泉可能又有了新的变化,但愿以后再到峰岩,还能看到一品泉。


分享到:

上一篇:城乡教师素质差异浅探

下一篇: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