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律师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出现的。没有人知道他的姓名。没有人知道他来自何方,将去何处。

注意到他是几个月以前的事。因为每天看见。而且有时一天要看见很多遍。

上访的人三三两两,或者几十成群,守候、喧嚣、哭泣、高唱、静坐、甚而搭锅煮饭,然后沉寂,更换交替,来来往往……他们或者愤怒或者哀怨的目光表情哭声向水一样从眼前淌过,即使迂回蔓延了一阵的,最终也如流水逝去,了无痕迹。

他却是一个例外。

他穿着干干净净的衣服,背着一个不大的背包,整日守候在某机关后门的围墙外。他是一个老人,六十岁的样子(或许没这么老或许更老)。

常常谈论起他。在从他身边经过之后的一小段时间里。心很沉重很痛的谈论。

他不像一个上访者。他不哭不闹不喊,只是站在那个大门外,或者面对围墙。因为我们从来没有见过他走进那个信访接待室的门。(或许,他走进过,我们没有看见)。只有在与他擦肩而过的时候,我们才会发现他口中念念有词。但是,没有人听得见他在说些什么。他只是在自言自语。

时间长了,疑问也多了起来。他究竟为什么守在那里?他遇到了天灾人祸还是冤屈迫害还是别的什么?他吃什么?他的家远不远,或者他有没有家人?他守在那里究竟有什么用呢?

一天,深夜路过,猛然看见他躺在一个商店门口的地上。那里淋不着雨,但风却恣意游走。而且,更为惊奇的是,他用一把雨伞遮着头部,用某种物质铺在身下,俨然一个温暖的小窝。不像真正流浪的人,更不象丐帮的子弟。

早一点的夜,见他坐在路边。不忘在地上垫一张捡来的报纸。

又一天,在菜市场买菜,看见他正在买一元五个的馒头。于是我们知道他的食物。

某日阳光灿烂,看见他正将一块湿毛巾挂在围墙的一隔钉子上。用阳光消毒。

某日天气晴好,见他坐在路边,用一面小镜子认认真真照自己的脸。镜中的容颜干净么?老了么?或者他认得么?

降温了,见他穿上了毛衣。

有时,他久久地盯着一棵树的树皮,或者一半张废报纸。

……

一两百米的小巷,他就那么来来回回踱着、蹲着、坐着、躺着,衣食住行样样不缺,俨然正常地生活着。可是,他为什么不回家呢?难道家不比这风餐露宿更让人眷恋吗?

人们从他身边走过,怀着各种各样的猜测,或者根本不会注意到他。但是没有人问候他一声,没有人敢对他说一句话。那个戒备森严的机关大楼走出的人,更目不斜视地走过,即使他正站在门口。

不知道他身上究竟带着怎样的故事,甚至并不想知道。却只希望他放弃守候,回家去。

因为天更冷了。那个小小的背包装不下冬天。

分享到:

上一篇:脆弱生命

下一篇:合江荔枝,隔夜凉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