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律师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希望

 

那天,匆匆赶去那个很远的看守所。

这是一个新的案子,也是执业几年来办理的无论从涉案标的,还是案情复杂程度,以及社会影响甚至可能会遇到的阻力来看,都是最大的案子。联系人在路上说着一些复杂的来龙去脉,一些来路和目的不明的人物。

后来,在看守所里,听那个的我们的当事人滔滔不绝的陈述,那些曾经风光无限的往事,那些风云突变,那些恶毒的暗箭,那些阴险迷离的人物,那些他被困一年以来日日夜夜的思索、忧虑和恐惧。如果不是一次一次残忍的打断,恐怕说到天亮他也不会停下。

最后,他说,这天是他的生日,他能见到律师非常高兴。这个自己认为多少是个精英的男人,曾经那么有钱和地位,修了那么多条数得出名字的公路和高楼,养着娇妻宠儿和一个家族的亲戚。但如今,身陷绝境,那些人却一哄而散,有过高学历移民国外的儿女哪里去了?宠幸了大半辈子的妻子哪里去了?那些都因自己脱了贫的亲戚哪里去了?那些天价聘请的助手又哪里去了?

离六十岁不远的这个生日,唯一能见面、能说话、能指挥,能指望的,竟然只有几个律师。而律师们辛勤奔波,为的,除了作为一名律师天生追求的公平正义,以及作为一个正常人在面对冤屈时应该有的同情心,还有那张不知能否兑现的空头支票。

他还寄希望于所有的人,他还在祈祷他的“部队”能够正常运转,他还在计算他的那些土地,还在盘算那些债务,他还在许着一个又一个的承诺,他还相信,人间正道是沧桑,自己很快就自由了。

离开看守所的时候,天色已经漆黑。我心中异常沉重地想:他真能很快自由吗?他真能还清上亿的债务吗?他还能与妻儿象以前一样享受天伦之乐吗?

因为我真的不能想象,如果那些暗算者的阴谋得逞,他如何能够面对他的风烛残年,那些间接的受伤者又如何能够在岁月中愈合伤痕。

真希望,所有的努力,都能换回一个公平合理的答案。

分享到:

上一篇:合江荔枝,隔夜凉茶

下一篇:“农民工被民意表决赶下车”事件之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