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律师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论 共 同 遗 嘱

共同遗嘱,又称为合立遗嘱,是指两个以上的遗嘱人共同设立的一份遗嘱,在遗嘱中同时处分共同遗嘱人的各自的或共同的财产。[1]共同遗嘱有形式意义上的共同遗嘱和实质意义上的共同遗嘱,形式上的共同遗嘱是指两个立遗嘱人将各自内容独立的遗嘱记载在同一份遗嘱上,这种类型的遗嘱仅仅具有共同遗嘱的形式,而无共同遗嘱的实质,内容是相互独立的。实质上的共同遗嘱是指两个或两个以上的遗嘱人将其共同一致的意思通过一个遗嘱表示出来,形成一个内容共同或效力相互关联的整体遗嘱。由于形式上的共同遗嘱仅仅表现为形式上的共同遗嘱,其实质上是两个单独的遗嘱,内容是相互独立的,可以由一般的遗嘱规范来调整。笔者在本文中主要是针对实质上的共同遗嘱进行一些探讨。

 

一、共同遗嘱的特征及类型

共同遗嘱与一般遗嘱相比,其特殊性在于以下四个方面::1、共同的法律行为;2、内容上具有严格的内在整体性,变更、撤回的不自由;3、一般为共同财产,当然也包括个别财产;3、生效上的特殊性,有时一方死亡生效,有时立遗嘱人全死才生效。

共同遗嘱一般有四种类型:1、相互指定为遗嘱继承人;2、共同指定第三人为继承人;3、相互指定对方为遗嘱继承人,并约定后死者指定第三人为遗嘱继承人;4、二份遗嘱,内容互为牵制相互将对方的内容为已内容。

 

二、各国的立法例及我国立法、司法实践及理论对共同遗嘱的态度

关于共同遗嘱的效力,各国法律也有不同的规定,有些国家承认共同遗嘱,如德国、奥地利、英美法系等国的判例是承认共同遗嘱的;有些国家则明文禁止,如法国、日本、台湾、瑞士等。我们需注意的是:在承认共同遗嘱的国家,也都将共同遗嘱严格限制在夫妻之间。韩国法律虽未明文规定共同遗嘱,但习惯上承认共同遗嘱。

任何一种法律制度的产生都是有其社会渊源的,同样大陆法系的法国、德国在对待共同遗嘱上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态度,这是由于各国的立法背景的不同,以及各国的法律传统、历史文化传统、社会习惯和民众意识等诸因素的差异而造成的。

我国《继承法》既未对共同遗嘱做规定,亦未对共同遗嘱做禁止性的规定,而在审判实践中有承认共同遗嘱的效力的判例,也有否认共同遗嘱效力的判例。同时,司法部颁布的《遗嘱公证细则》第十五条规定“两个以上的遗嘱人申请办理共同遗嘱公证的,公证处应当引导他们分别设立遗嘱。遗嘱人坚持申请办理共同遗嘱公证的,共同遗嘱中应当明确遗嘱变更、撤销及生效的条件。”根据我国现行法律对继承的规定及相关的规章制度,我们可以看出,原则上我国是不承认共同遗嘱的,但是经公证的共同遗嘱是具有效力的。

我国法学界对共同遗嘱的态度持有三种不同的态度:一种是否定说,即主张我国不应承认共同遗嘱的效力;一种是肯定说,即主张承认共同遗嘱的效力;另一种是有限制的肯定说,该说主张应该承认共同遗嘱的有效性,但是应对共同遗嘱做必要的限制。

 

三、我国应限制性地承认共同遗嘱 

针对上述的我国法学界的三种学说,笔者认同第三种学说,即有限制的肯定说。理由如下:

(一)共同遗嘱存在的理论依据

1、夫妻财产共有制

我国《婚姻法》第十七条规定:婚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为夫妻共同财产,夫妻对共同所有财产有平等的处理权。夫妻共有财产是一种共同共有关系,一般不存在份额之分,夫妻对共有财产享有共同共有权,只有在离婚或一方死亡时,才会对共同共有的财产进行分割。夫妻财产共有制的规定,使夫妻在婚姻存续期间,虽然可能有一方会设立遗嘱对共有财产中属于自己的财产做安排。但是这种遗嘱涉及到的财产一般是不具体的,往往是很笼统的说明,这样在执行遗嘱时会存在着一定的弊端。而现实中,一些夫妻有时会从财产稳定、保障配偶的利益等因素考虑,而愿意设立共同遗嘱对其共有财产进行安排。而夫妻之间的共同共有财产制度又为共同遗嘱的设立提供了一定的依据。

2、意思自治原则

  继承法是属于私法领域的法律,而意思自治是私法的核心思想。共同遗嘱反映了共同遗嘱人对死后财产做出处分的一种合意,这种合意也是私法之中当事人意思自治原则的体现;共同遗嘱是共同遗嘱人对自己所享有权利的处分,是行使共同财产权的一种表现形式,同时其并不损害第三人的利益。若我国在司法审判中不承认共同遗嘱的效力,笔者认为这是国家权力干涉当事人从事民事活动时的意志自由的一种表现,与意思自治原则是相悖的。

(二)共同遗嘱存在的社会现实需要

1、现实中的存在的一种继承习惯

我国现实生活中,存在着这一种继承习惯,即父母双方一方死亡后,子女一般都不会要求继承先去世的父母一方的财产,而是等到父母均去世后方发生遗产继承的情形。笔者认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这形成了一种事实上的共同遗嘱。设立共同遗嘱与我国存在的这种民间习惯是相符的。

2、维护家庭稳定,保护未成年子女和配偶的利益

家庭是社会的小单元,家庭稳定是社会发展的需要。承认共同遗嘱,有利于维护家庭稳定,可以避免子女为争夺父母一方的遗产而产生的家庭纠纷。另外承认共同遗嘱,还可以保护未成年子女及配偶的利益。为了说明此说,笔者试举一例:虽说虎毒不食子,但现实中不乏有些父母为满足已之私欲,而弃子女不顾。人有旦夕祸福,若夫妻中的任何一方考虑到孩子尚未成年,为了保护未成年子女的利益,夫妻二人可以设立共同遗嘱,约定后死亡方为先死亡方的一部分或全部财产的遗嘱继承人,同时约定后死亡方死亡后,共同财产由未成年子女继承。笔者认为:此类的共同遗嘱可以较为完善地保障未成年子女的利益,首先可以保障后死亡方不能任意剥夺未成年子女的继承权,其次,从共同遗嘱的内容来看,我们可以理解为:后死亡方继承先死亡方的一部或全部财产是以将共同财产由未成年子女继承为前提条件的,夫妻任何一方死亡后,生存方如果同意按共同遗嘱的约定获得了先死亡方的一部分或全部财产的所有权,则生存方必须受共同遗嘱的约束,即其享有的共有财产所有权受到了共同遗嘱的最终目的的限制,在行使共同财产所有权时,不得故意或重大过失地损害未成年子女的利益。同理,一般来说,夫妻二人同时死亡的情形属于罕有,但是哪一方会先死同样是不确定的。为了维护后死一方的利益,夫妻二人可以设立共同遗嘱,相互指定为遗嘱继承人。或者在共同遗嘱中约定后死的一方为先死一方的遗嘱继承人,同时约定后死的一方指定第三人为遗嘱继承人。

 

四、对否定共同遗嘱说的主要理由的反驳

笔者发现我国法学界否定共同遗嘱的理由有以下三个方面,笔者试图进行对其分别进行反驳:

(一)、共同遗嘱与一般遗嘱的理论相矛盾,遗嘱是单方法律行为,共同遗嘱是双方法律行为或是多方法律行为,认为承认其效力会造成遗嘱理论的混乱。笔者认为,法律是基于社会的需要而产生,法律必须为社会服务,若立法者无视于社会的需要和民间习俗,而空谈其理论,则法律会为空中楼阁,无任何实用价值。同样,共同遗嘱有着存在的需要,何必死守着单方法律行为及双方或多方法律行为之说,且笔者认为承认共同遗嘱的效力并不会导致遗嘱理论的混乱,我们可将共同遗嘱视为遗嘱的特殊形式。

(二)共同遗嘱有违遗嘱自由原则,共同遗嘱,是一种双方的民事法律行为,任何一方不得随意予以变更、撤销。如同笔者在陈述共同遗嘱存在的理论依据所说,共同遗嘱并未违反意思自治的原则,相反正是意思自治原则的一种体现。任何一个国家的继承法均对特留份做了约定,这从某种意义上讲也是对遗嘱的一种限制,笔者认为,虽然在一般遗嘱中,立遗嘱人单方的意思表示即可独立自主地决定遗嘱的成立、变更或撤销,但是其仍受到继承法中关于特留份的约束,从本质上来说,遗嘱并非是完全的自由。另外共同遗嘱人在设立共同遗嘱时,双方意思自治,双方均愿意受共同遗嘱内容的约束,限制自己的权利。且笔者认为,共同遗嘱人并不能在遗嘱中约定“任何一方不得变更、撤销遗嘱”。相反在共同遗嘱人在均生存期间,可以经合意一致变更或撤销共同遗嘱,且在法律规定的情形下,任何一方均可单方面地撤销共同遗嘱。一方死亡后,生存方原则上不能变更或撤销共同遗嘱,但是在出现法律规定的情形下,生存方为维护自己的权益,也可以变更、撤销共同遗嘱。

 

五、共同遗嘱的限制

从总体来说,笔者是承认共同遗嘱的,但是此种肯定并非是无限制的肯定,无限肯定就是无限的否定。笔者认为,在承认共同遗嘱的同时,应从以下三个方面对此做出限制:

(一)共同遗嘱的形式

    现我国继承法制处于不太健全的阶段,且人们的立遗嘱法律水平均不高,遗嘱的意思表示不清,或用词不能表达自己的真实意思表示,则会致使共同遗嘱存在着的无效、撤销或执行难的问题,笔者认为在现阶段,应对共同遗嘱采取公证形式有效为要件,一方面在公证人员的介入下,当事人的意志可以更真实、准确地表示出来。且公证遗嘱在众多遗嘱形式中,具有最高的法律效力,采取公证遗嘱的形式可以最大限度地保障共同遗嘱的效力。

(二)共同遗嘱主体上的限制

在共同遗嘱的主体的范围上,应将范围限制在夫妻之间。原因是一方面夫妻共同财产是共同遗嘱存在的客观基础,且夫妻上人身关系的特殊形式使在现实生活中夫妻订立共同遗嘱是常见的形态。将共同遗嘱的主体限制在夫妻之间是与现实生活是相符的。

(三)在变更、撤销共同遗嘱方面

因为共同遗嘱人同时死亡的情形太少,且共同遗嘱的生效时间也不一致,一般来说一方死亡后,共同遗嘱部分生效,共同遗嘱人全部死亡后,共同遗嘱才全部生效。共同遗嘱生效特点,使共同遗嘱的执行很难控制,因为后死亡方可能会比先死亡方晚死很多年,若后死亡方在其死亡之前,无视于共同遗嘱的约束,任意变更、撤销共同遗嘱,或任意地处分财产,使共同遗嘱的最终目的不能得到实现。这种情形常见于第三种和第四种的共同遗嘱类型,针对此情形,笔者认为应在变更、撤销共同遗嘱方面做以下两个方面的限制:可以从两个方面来限制:一方面,在共同遗嘱均生存期间双方可以合意对遗嘱的内容进行变更或撤销;另一方面是法定的变更、撤销共同遗嘱。特别是针对第四种类型的共同遗嘱,需要在变更、撤销方面做出较为具体的法律规定。法律应对共同遗嘱的变更、撤销做规定,因为共同遗嘱的主体是限制于夫妻之间的,所以我们首先应将婚姻的效力与共同遗嘱相结合,婚姻的无效、撤销或离婚将直接导致于共同遗嘱的无效或撤销,其次,对共同遗嘱一方死亡后,另一方变更、撤销共同遗嘱的法定条件做出规定。

 

 

结语

任何一种法律制度只能来源于生活,服务于生活,才具有生命力,才有存在的价值。而共同遗嘱作为遗嘱的一种形式,有着其存在的理论依据及现实需要,我国继承法应限制性地承认共同遗嘱,并通过设立共同遗嘱来完善我国继承立法。当然共同遗嘱本身也是存在着不利之处,如共同遗嘱的执行难的问题,如果出现生存方恶意地处分共同财产,使共同遗嘱的最终目的不能得到实现,怎么办?谁来监督共同遗嘱的执行等等一系列的问题,不过笔者认为这些问题的存在并不能影响设立共同遗嘱的必要性,并随着我国法制的健全,人们的法律意识的加强,这些问题都会迎刃而解的。



[1] 郭明瑞,房绍坤著,继承法,法律出版社P 168

分享到:

上一篇:试论雇佣关系、劳动关系与劳务关系

下一篇:四月一日起实施新的诉讼费用交纳方法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