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研究生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零六零九

一、四处躲藏
那一晚高烧地厉害,我不敢相信自己也会生病。把退烧药一吃,第二天烧也就退了。我以为这场小病就这样过去了。谁知小曼生日的晚上,大家去K歌,还没怎么唱,我就感觉吃不消了,头痛,无力。于是悄悄先回宿舍了。
一个人躺在床上,宿舍里有深埋的宁静,外面风雨琳琅。这是我第五次在深夜听他电话里的声音。为何我还只肯让他安慰?
唯一的解释就是不用解释。
爱了他,我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心里很是欢喜,从尘埃里开出花来。等到我不得不离开他,我想,我不至于寻短见,亦不能够再爱别人,这几年我将只是四处躲藏。我本不是轻易爱的人。
二、口袋天空
那日,他们俩和平分手了,无限可惜。今天,他们重归于好,我甚感庆幸。
我们的周围,每天都有人在分手,也有人想牵手。已然分手的,想要牵手的,围座在一起,开着漫无边际的玩笑。
二十几岁的年纪,会因为很简单的理由爱上一个人,毫无顾及。爱了,痛了,伤了,于是一拍两散,从此相忘于人海。
幸亏我们不是生活在封建社会,至少我们可以自由恋爱。只是我是一个习惯记住而不能刻意忘记的女子,害怕分手,因而不轻易牵手,所以只能将手放在口袋。
三、即日回国
J今日下午一点飞机从莫斯科抵沪。
收到我期盼已久的消息,我异常的平静,只是觉得这样挺好。
我一直不喜欢家乡小县这种出国的风潮。孑然一身,在陌生的他国,赚再多的钱,我都觉得凄苦。侨乡小县虚高的消费,掩盖不了它经济空中楼阁的事实,也将人们空泛的头脑暴露无遗。
这也是我想方设法离开我的家乡的原因,我并不喜欢那样的生活。
J回国了,我希望他不再出国去。
分享到:

上一篇:刺青时代

下一篇:蚂蚁搬家了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