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商人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想要有个家

          高考以三分之差落榜,郁闷不了几天,便想和好友一起南下打工.那时丝毫没有担忧畏惧怕找不着工作,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无产者失去的只是铁链,得到的却是整个世界.
     但我知道父母肯定不会答应,在他们眼里我还是那个不能照顾自己的小孩子.蓄谋了许久,终于天赐良机找到一个借口:去湘潭看望我的姑姑.怀揣几百元钱我们在长沙搭乘了南下的列车,逃出家门这么顺利是我事先所没有料到的.
     下了列车,望着街道上来来往往熙熙攘攘的车流人流第一次傻了眼,不知道往哪儿挪动脚步.最后,我们按照熟人提供的地址赶上了去中山市的班车.上车不久,还没来得及仔细欣赏街道两边的建设,一阵阵倦意袭来,眼皮再也支撑不住,在车的匀速行驶中沉沉睡去.
      在熟人家里安顿好以后,我和好友急着去找工作,熟人却劝我们别急在一时,工作可以明天去找,先略微休息一下.
      六月份的天气,骄阳似火.我和好友挨个去找工厂,然而运气似乎不大好,不是招满就是不符合条件.顶着毒辣的太阳,我们沮丧的走在人行道上,嘴干舌燥.然而更怄人的是好些人把我们寄以希望的文凭不屑一顾,两指夹着象是垃圾,这对我们真是一种侮辱.
      一连几天工作还是没有着落,眼看盘缠将尽,似乎熟人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了.不久我们搬出了熟人家,住进了一家便宜的小旅馆.每天天还没亮我们就步行出去找工作,中午买两个馒头凑合一顿,傍晚拖着沉重疲惫的脚步回来.这座酷热的城市,第一次向我们展示了它的冷酷无情.
      商量了一下,决定先找份糊口的工作度过目前的难关再另作打算.旅馆到外出找工作之间的路径,我们疲于奔命了好多次事情才算有了点眉目.挨近郊区有家电子厂,负责的主管在听了我们的意图后还比较客气没粗暴地一口回绝,而是说这里已经招满了员工,早来两天就好了.我们听他话语里口气有些松动,赶紧把自己的身份证和毕业文凭拿出来给他看,他接过去仔细端详了一会,确认相片和本人无误后递还给我们,稍微沉吟了一下对我们说先回去找个担保人并交点押金再来.
      然而到哪里去找担保人呢?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城市,谁也不认识我们,我们更加谈不上有亲朋好友了.不过事情总算有了转机,看那主管还比较客气,也许明天没找到担保人交点押金也就让我们进厂的,如此一想,整天悬着的心忽而落地,无可抵挡的睡眠一下侵袭上来,过滤了梦魇.
      第二天去,那主管有事外出了,在门外长廊里心神不安地来回走着.大概有两三个钟头吧--也许只有一两个钟头,迫切等待人的时候觉得时间很漫长的--那主管回来了,但显然已经忘记我们是谁了,问明来意之后,依然要找担保人.话语里没有转圈的余地,无奈我们只得退了出来,瞬间阴云又笼罩在心头.
      其实我们两个心里都很清楚还有一个人可以帮我们的忙,只是大家负气不愿提起.但现实就是这样:当生存都受到威胁时,你没法不妥协.
      进了厂,宿舍已住满了人.主管给我们临时找了间小仓库,里面放了些乱七八糟的废弃物品,人还没进去一股霉气扑面而来,还好有个小窗户.清理了一上午,又搬来单人床,我睡在上铺,他因为睡觉不老实安排在下铺.
      日子在紧张和忙碌中飞快的度过,我们已慢慢适应这个陌生的环境.傍晚时分,我们用水冲凉,然后睡在铺上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聊到最后也不知是谁没有接口而进入梦乡.及至闷热醒来又用早已备好的冷水冲凉再接着睡.中间,有十几只老鼠在梁顶上肆无忌惮地来回跑马一样驰骋.
      第一个月领到工资的时候,相约去了街边的湘菜馆,点了几样湘菜,其中我们颇为钟情的是那道`油淋辣椒`,虽然我们辣得够呛,眼泪几乎流了出来,但还是闷着头把它吃完了.
      隔了不到两个月,好友忽然说他要回去,一是思家心切,不能忍受这种单调毫无自由的生活,或者更主要的原因是在这里混下去似乎看不到什么前途,与我们当初的期望相去甚远.没理由也知道劝阻无效,我在心里默默计算离别到来的日子.
      尽管心里早有预备,但真到了这一天离别的伤感还是涌上心头,就是在昨晚这个房间还保留着他的气息和身体的温度,以后只有自己记忆里的影子了.默默地帮他收拾好行李,准备送他上列车.不巧当天下午的车票已售完,只有买明天早上五点的.夜幕降临,广场上挤满了等待列车的人流,交了五元钱,我们席地而坐,在广场上蹲一宿只等天明.广州市的夜色很美,曾几何时只有在电视里才看到这样的车水马流,灯红酒绿.有时真不敢相信这只是海市蜃楼,更多的时候心智迷糊,梦里明明已经拥有,一早醒来一切又不翼而飞.
       日子还得过下去,职位升迁了,工资上涨了,技术也越来越纯熟.主管几次找我要给我换间宿舍都被我婉言谢绝了.发觉自己很恋旧,一旦恋上某个环境就喜欢上那里的一切,直如身体里长出的一部分,不能硬生生的分开.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的独处,习惯在夜深人静的晚上看那一群老鼠在梁顶来回驰骋然后放心睡觉.
       拼搏了四年,攒够了一笔钱,年前欣喜的给母亲去了电话,告诉她我已存足了盖房子的积蓄.母亲很是高兴,但我感觉她话语里有些吞吐,迟疑了好一阵--好象思想在斗争,公用电话旁边人声鼎沸,我只有用手捂住耳朵,电话那端的静默让我心里没底.--她要结婚了,日子定在正月初八.嘈杂声中,这句话清晰地传了过来,我愣住了,半晌,木然挂上电话.
       除夕夜,踟躅在街头,城市上空不时有烟花正绚烂,我却感到莫名的伤感.或许,对于爱情,我给的承诺太少,而又期望得太高.希望得到什么,担心失去什么,在患得患失中追寻着我的爱情,最后却丢失了我有可能获得的幸福.
      又流浪了几年,现在终于坐在了饭桌旁.有一日,忽然想起了和自己一道去打工的好友,也不知他现在怎么样了.试着打过去,发现他过得很惬意,安家了,日子稳定了,有一个宝贝儿子,已经可以去小商店去买他爸喜欢呷两口的杯中物,一家人过着平淡不惊的生活.
      傍晚,身心懈怠的坐在公交车上,在这个不再陌生的城市经过那几条异常熟悉的街道,望着站台上往来上下的行人,他们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谁,大家坐在同一辆车上.车是一个载体,载着他们走一段回家的路程而已,而我是漂流的.
      想要有个家,一个并不需要华丽的地方.

       

分享到:

上一篇:网络音乐剧---<<三生石>>

下一篇:

评论 (1条)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