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商务经理/助理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500年后汉族将在地球上消失

      由于中国实行了控制人口的政策,其结果之一是,降低了中国人占世界人口的比例,从50年前的25%到现在的20%,5个百分点,我们自己宣传的我们的人口增长比较快,增长速度没有世界的平均增长速度快,还自称之为快,究竟是什么意思呢?大陆的人口增长要是称为快了,那世界上大部分国家的人口增长就是飞奔了。不知大陆的快是什么意思,世界上至少有100个国家的人口增长速度比大陆快,且是快的多。是不是用错字了,大陆的人口增长速度应该是增长的比较慢,这样才符合实际。有人要与发达国家相比,我们的还是快。发达国家的是零增长或负增长。怎么可以与大陆比快慢呢?不要再乱用快这个字了,用到大陆的人口增长上极不恰当。
      如果考虑到人口增长的惯性,大陆即使现在不控制人口,放开生育,且使生育量达到世界的平均水平,大陆的人口占世界的人口比例还会继续下降至少50年的时间,下降量是现在的几倍,大约可以在50年后,占世界人口的10%不到。这是假设,如果大陆现在继续这样控制人口,这个比例要底的多。也许100年后我们的人口只占世界的5%,这也是可能的。大陆的那些所谓的人口学家,如果认真计算的话,也可以得出类似的结果,不知道他们算过没有,如果算过,为什么不发出这样的预告呢?也好让大陆人知道一些未来的世界概况。
       这个结果是不知不觉的,大陆的普通人是没有感觉的。这个结果客观上,极大的削弱了大陆的未来潜力。50%的潜力都被削掉了。因为人口数量决定着一个国家的未来力量。我们把他称之为国家潜力。一个国家未来力量的大小与未来人口成正比,与人口素质成正比。你可以看看现在的发达国家,他们的综合国力基本与自己的人口成正比,与自己的国土面积及资源似乎没有什么关系。为什么美国的综合国力远远的排在第一位,原因是美国的人口数量远远的排在第一位。日本为什么排在第二位,相同原因,人口排在第二位。德国为什么排在第三位,原因相同,人口排第三。英国与法国为什么常常不相上下,原因是人口数量不相上下。为什么资源丰富国土面积世界第二的加拿大始终排在七国集团的最后一名,原因是他的人口是最少的,是英国与法国人口的一半,综合国力不论怎样赶,就是赶不上英国与法国。虽然加拿大的面积是英国与法国加起来的好几倍。还有另一个典范,澳大利亚,面积排世界第六,且又是发达国家,但在世界上就是排不上号,原因就是人口少,澳大利亚的人口是加拿大人口的60%,就错了这么一点,世界上许多事情就没有他发言的机会了。我举这么多发达国家的人口现实,就是让大家体会一下人口是什么。减少自己的人口就是减少自己未来的国力。
      如果假设人生是幸福的,我们主动减少了我们那么多同胞,难道不是减少了我们同胞的幸福吗?他们本来是可以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但我们却剥夺了他们生存的机会,当然也剥夺了他们幸福的可能。难道不惭愧吗?为了自己的幸福而剥夺别人的幸福,而剥夺的对象是自己的同胞。如果从良心上看,我们是问心有亏的!如果我们为了生存不得不控制我们的人口,我们要精打细算啊,能少控制点人口,就少控制点人口。我们这样做了吗?没有,我们大概从没有考虑这个事情。只是一味的控制人口。
黄种人占世界人口的比例也是逐年降低,其根本原因也是我们的人口政策。我们只知道可以见血的种族屠杀,而感觉不到默默的似乎没有血腥的种族毁灭,而我们自己却在做着这样的事情,毁灭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
      第二个结果,大陆内部的汉族人口比例在逐渐的减少,已经从20年前的汉族人占94%,到现在的91%。3个百分点,这么一个大民族的人口比例在一个国家内发生变化,从人口增长概率上看,实在不可思意。如果从具体的控制人口政策上看,就可以轻松的理解了。原来控制人口的政策汉族与其它民族不相同。这样应该是违背了种族平等的人类基本原则,不知为什么在大陆能通行。它还违背了另一个更普遍的人类原则,人人平等的原则。不知大陆的那些什么专家,为什么在这些最基本的问题上一言不发。如果一个国家在危机时刻,人人都需要付出一些东西,这些付出是不应该因种族不同而有所不同的,如若不同就有种族歧视之嫌疑。种族歧视又可以理解成种族优待,二者是等价的。在关系种族生死存亡的大事上,种族之间的政策必须平等。
      大陆的其它民族从20年前占6%,到现在的9%,人口比例增加了50%。这个变化是极大的,将对大陆产生深远影响。且是不可逆的。如果考虑到人口增长惯性,假设从现在开始大陆各民族实行一样的人口政策,各民族都认真贯彻。50年后,其它民族的人口比例会继续增加到15%。然后各民族之间的比例基本稳定。但如果继续因民族不同而生育政策不同,那么结果是不可思议的,也许会到某个时候汉族人口只占人口的一半。如果真有这么一天,那么大陆的问题就会多如牛毛。不可开交了。
其三,老年化问题。现在大陆已经基本进入老年化国家行列,属于世界唯一一例未富先老的国家。发达国家基本都进入老年化社会,他们是由于富裕,因此人们不愿意生育。因此步入老年化。而大陆是控制人口生育,也步入老年化社会。
      社会的老年化会使社会的劳动人数减少,因此年轻人需要交,较高的税负,这样才能养活广大的老年人口。因此经济发展会比较慢。年轻人需要照顾老年人,也需要照顾后代,负担较重,生活紧张而压抑,这样就影响了年轻人的幸福。老年人也会照顾不周,降低了老年人的生活质量。因此老年化主要有二个缺点,经济发展速度降低,另一个是人们的生活幸福水平降低。
      大陆的老年化问题,由于不同的人口政策,其实就是汉族的老年化问题,其它民族由于生育后代较多,是不存在老年化问题的。只有汉族人口一对夫妇平均生育不足二个,才有老年化问题。其它民族的未来的年轻人,由于汉族人的老年化问题,而导致这些年轻人的税负较重,这些年轻人会感觉到不满。因为这较重的负担是由于汉族人的老年化问题而导致的,当然会对汉族人不满。这样可能会是民族之间矛盾的一个起源点。
      其四,男多女少问题。由于可以鉴别肚里的胎儿的性别,因此人们为了满足对儿子的愿望,而有选择的流产。导致生育的男孩多,女孩少。这个现象导致的危害,只有在几十年后才能显现出来。并且危害的强度与这样的现象持续的时间,既积累的时间成正比。现在大陆大概只积累了十几年,并且危害还没有显露,因为时间不够,大概再有十年就可以显露出来,并且会逐年严重。从长远上看,会导致大量的光杆汉。会导致未来男青年找老婆困难,男青年之间择偶竞争激烈。导致青少年早恋,影响祖国的未来。导致男青年困惑与担忧增多,心理压力增大。极大的影响了男青年的幸福与发展。
      大量的光杆汉是社会极大的不稳定因素,这些人大概惟恐天下不乱,不需要负责任,当然责任心也较少,没有后顾之忧,一担走上邪路,就很难退出。那时也许人人要自危了。有人会不认同这种看法,因为过去也有很多光杆汉,也不见得光杆汉会多不负责任。这个看法是有道理的,但情况变了,过去人口主要在农村,人们以家族而聚集,光杆汉所接触的是自己的乡亲,且养老也需要靠他们。这些因素共同限制了光杆汉的行为。而未来,人们必然会居住在城市,光杆汉当然也会在城市,此时约束光杆汉的因素就没有了,面对的是陌生的人,面对着众多的犯罪机会,那有不胡来之道理。况且光杆汉们本来就对社会不满的。
      因为大陆的人口政策针对的是汉族人,其实大陆的男多女少问题,是汉族的男多女少问题。因此光杆汉也几乎全部是汉族人,这些汉族光杆汉在犯罪时,是不考虑对象的民族问题的,因此会有许多其它民族的人受到这些光杆汉的侵害的。会在其它民族的人的心目中形成一种看法,汉族人好侵犯他们的利益。这也是未来其它民族对汉族人不满的一个源泉。
      汉族人的男多女少问题,也会波及到大陆的其它民族,虽然其它民族没有这个问题。民族之间虽然不太通婚,但也有。由于汉族男多女少问题,许多优秀男青年会对其它民族的女青年有极大的吸引力,致使其它民族的女青年也出现短缺。引起其它民族的男青年的择偶困难,当然会引起这些男青年的极大不满,夺走了他们的女人当然要气愤了。这个也是未来其它民族对汉族不满的源泉。总之这个男多女少问题,现在还没有显示出来,到时问题将是很严重的。因此我们必须要重视起来。
      其五,人口素质的下降,主要由于计划生育的政策宣传,使那些有责任心的优秀汉族人,主动的减少生育,或尽量的不违背政策。因此这些为民族负责的人的后代在逐渐减少,事实上人们的性格是会遗传的,既那些有责任心的人在减少。这一类人平均智商也比较高,智商也可以遗传,等效于汉族人的平均智商在下降。汉族人的平均智商在下降,这一点,也是不会立即显露出来,需要积蓄几十年,并且逐年严重。到现在为止,如果停止计划生育政策,汉族人的平均智商下降量,已经相当于300年的正常民族进化,所导致的民族素质提高量。换一种说法就是,计划生育到现在为止,已经使汉族进化倒退了300年。
      其六,战争动员能力的下降。虽然大陆人口比较多,但是,由于大陆的一胎制,会对大陆的兵员产生毁灭性打击。未来招兵看来是很困难了。从古到今,从中到外,都有独子不征兵的传统。独子政策对国防安全是个极大危险。一旦爆发战争,独子的怯阵,父母的担忧,将使军队无法完成任务。并且,反战的势力会极其巨大,使国家变成政策,变成懦夫政策。会使国家变的软弱可欺。
在和平时期,兵员相对好征,在非常时期就难了,并且阻力极大。这样也给许多家庭带来的担忧与不安极大。另外交通意外和凶杀等,对独子家庭的打击也是残忍和无法弥补的。总之,人们的痛苦可能性会相对的大一些。
      因为,汉族搞计划生育,而少数民族基本不搞,因此,少数民族生育的后代就多,当兵愿望也许就会大一些,反对当兵的愿望会弱一些。而汉族人几乎都不愿意当兵,因此,少数民族的军人比例会越来越大,你想想结果会如何呢?罗马就是这样灭亡的。我们汉族正在重复着罗马的悲剧。
不要以为不可能。当罗马强大的时候,又有哪个罗马人相信,罗马人会在地球上消失。

八十岁时候,我们去自杀[转]
这是一封来自2049年国庆节前夕的一位八十岁老人的来信
2008年的我国同胞们,你们好;
      我是2049年的中国八十岁老人,马上就快到国庆节了,因为2049年的科学技术高度发达,所以我可以通过电脑,给远在2008年的同胞们传个信息,希望你们能够了解未来世界大概的实际情况。首先,我给你们介绍,我们家里,最宝贵的宝贝,就是我们的乖孙女盈盈,今年二十五岁了,正在世界最有名气的复旦大学攻读博士后学位,可是,她却爱上了一个在我们家帮忙打杂的孟加拉国小伙子,真叫我们这些老人不知道说什么好,可是有什么办法,2049年的中国,我们国家自己的年轻人实在太少了,十二亿人口当中,几乎一半老年人,,而去年出生的中国人口,只有500万人,不是因为国家限制生孩子,也不完全是因为年轻人不愿意为国家人口做贡献。如今的每一个年轻人,家里几乎都有父母,祖父母,外祖父母,有些还有曾祖父母。象我们家,只有盈盈一个小宝贝,和她爸妈住一起,另外还有我的老亲家两口子,也都八十多岁了,他们除了我女婿,也没有别的孩子,算起来,我们家,包括女儿家,亲家,应该可以算是一家人了,却有七八套房地产,都是二三十年前,花了几百万元一套买的,可如今这房子啊,连租都租不出去,空了两套在那儿,一套房子租给了印度阿三,一套租给孟加拉国的几个来中国打工的,还有一套租给缅甸人,咱们中国人,家家都有自己的房子,买房子也非常便宜,最近二十年,我  国几乎没有再建什么房子了,往往是儿女结婚,两家就并成一家。太多的房子派不上用场。
      有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就是,我们国家的年轻人越发稀缺。许多工作,老年人实在没有力气去做,没有办法,只好从附近国家进口年轻劳动力,如今的印度国家人口达到了25亿,孟加拉国,国土面积,不过15万平方公里,人口也达到了三亿,最近几十年,南亚地区发生了几次严重缅。独子n,捁年,南亚地区叓罗鼌进口年>e欺2n//n家,三国家㒌廷的动力,如今的世畽打工的,亚地口䷮太通一三人口吗,都溛有度国,家加拉国口䷴本䖯坦,这亞胞们的女策府之琌他了自宨从口空亷亷改息輘徠佛教对独叭禅喇嘛顶礼膜拜希望你过电輘人几宨不掽人,女笢心孟加拉国,甚至表示意为一宺掽人一个源省而去度国之琌告<表示希望你䛽八卼成度国︺什么在大鸺人廬幸箶人口做褚的在靟区被大㛽利场却有䳕弥了凧对够粮飌这愶大陆举借倌汉每轻家,的䲮飌这是,由们好ﲁ体预料光戰2049年的中囌人口的超1530,最。生貮飌盽家。道免每轻n光,単,由国同策府常严苯,另䝚决同的为这愶大他们除什自塷有䎯仗䛽八卆凧兄老勯,领导从古个男角㛽讌而定覞该可平戆谢你縀訖界亪兄䛽央老勯,决。会 />       有是,由个年轻人,家邪蝢往是庛返六男躺不要弹孝敬一套罓宝覇幻,而不滉岁时前以轻浚钱养。愶大什蹴人实有自了3的资而去光潜,不滃岁时前了3単,毕竍出快潻人,家鞜我䀁年化生是痌二要负请个源手脚麻利年轻人违姆护后也不完很困鮹易家霬不搌连秷的现作,老进寷㒌庺,其弌没是,她凌几口皈胡杽全是唾有我以我她彻人现䮝覇幻,不完啢孩多的房子,算了常特的裕,宝购的由囖者凌几躺不较多,没扚立庆帤字亐,
      因丆节前到国,正廬为䤧陆科国的这䴟过种虾时毁痥,过够了参这样虾取节大一痥,真叫我们的莫财(轸而汉滬这些老这䴟人,面可䘯,盼这样天,恋,我 /> 在廊的印会,他陌縸严珑达国正廬为仃岁时为上老亲宺一个非专闄减经织面可䘯,亲宺协在弌都乎没扯庛超15仃岁时中国人口外祧通䕰很协在在呌而导腭地北中他陌上纄。如外繴出獏在过电躲宺己觉票");定着他了自我们国家的年来,人了满蛿国同轻人现䮝覇幻少。顾之忧,一唾有中国家人的歩子,也扯庛仃岁时为上国人人,马凭己觉杀[一还沇全虾司节节腸忧,其垜一両杽再国家人灚这椚G献。老亲宺老进弹凪杀[他以宜后一名严报效廬为䤧陆科国的

八sp;因>

八来世界大格局发吧小人口,化是系种 />       因记光杫年,代候,我䜬为其巴,这度国尼,,面滉庺口,八在1人半考平戰些〿返捁幗虽连科十年前去人我䜬为口的规模家霬不搌有办挖,从䛌人口的长上渉亿享<是其巴,这度国尼,,口达到了本为令倍左右而导莟先仅办,捁年的一加拉国,家揊䷴本䖯坦人口也进嶅15䜬为其分肚鈰世畛〿四考平撌畛〿六平一述域狭䮝济果焧㛽落一一加拉国,我䘾不太預承到跏。口也辋,这霬不搌以轻悯着他䏣䝇土面积,10〹公米一加拉国,就昆其圉在几国际会极叴劋不国Z苟延忍喘但如很垜一遭遇,灺生楸呢会 />       有捁年前,我们土适父推为〥格老䈒生育政策,汉取光䘾著懦啌我睃威部闄沾沾己疜会 />       有捁年前,我掽人䵎果为两止,度应葊诉长上国土醅㒌幎没整齐生个靺掽人䵎果小严赞歌从召除什我猉照目掽人䵎果与国的䵎发展速度降篔较慢他以揊国煃积临䵎发场时而去兽人惯期名䞝独男靥俺来表现错常严箊而宝舝兽减学告<推啊掽人世獁年,醅ㄶ会取代国的我什宺掌第嵎发,徙夂
&nb是,由1978 ,南国人口,当于300本川年,大生赎发规模家当于3本为仿享<是其是一猉照于约曽家情屇率算的话一旁年前去人我䜬为济果瀻决幎都惯期忝持增长或而去兽人䵎发啿就湴,完弌已汉按照的䤩述屇率算的我掽人䵎果规模依会庆.本为我䘾不家宊而宝减学告<ﹶ且阳二以预测来其十年后才中囌人济果砼局挖,会 />       有捁年前,我掽人陆人口比亚〿啿就戰㸉人的在生蛽的口做褦可触科十人琧但如很再15仉年,南伌其猉照目中国人口,生的规模家1999出生的1150平一踉M孩少516平一蹴出据什生的13人 家鞜我䌉照来世畽打寏轻均增黥得唟的12人,,我们想而恐怕可能。鈰世个比䕰从古1996轻到20前于不忧掀言代的平大,霬䕰一还目行一划生育到纺䭖条件,原均增12人该可以算毝一是,由于大会极歌我䝥人口生存政眛会低,另䊠许庛年轻唟的口主覭多女例会臍缅失谢他丛20前2n//掽人锟的口主对嚾退突破10人蘯寏轻唟的10人算的琧但生蛮掽人返匁时为上口比耻划礦可三人叔捁-----四人嗴虽 />       有么大外祧大黥与弰划我䝥人廉年,南畽打孺AR口,只攟的帉人廉幃人 家餖还有我年人口。--六圗为上---夦可7人叔捁少㎻来招孺A口。R由于光本不搌以轻悯着他来,人到2048,南国人口,瀻决绝对可能。鶅154,最㔚至.択挽会溆耎13,最去忔匁戰圗䗴的比口主寥可一个倿八捁左右而廉年4匁时䏣主躿人叔捁左右耛獁年︍滉岁时口一对倿左右会 />       有2048,南蛽的口做预测独国的我且阳适父行一划生育到単,由于大䵎发展鈰会极喇社䨋㛽諘,智宺䔟育,为䄿,另的一啿上极由依赖还的槻漌没导踺人国的土面积世畭国实当于有嘖界第策治济果疇社金掽促孟吸纳还的槻漌力的椚Z而廉年,我揣生肱躿人廉幃人 家长就戰亿,最弰划到2048,口的长上到4,最去2048,一啨,哥口做褦可些〿幃人 由于汉蛽的口做蕿或而要有䇪204大陖同轻人移漌没导蕨,哥口做蕿惯源.澃慢㗺盛男靲的厇年化问䨋㛽该可以算忝持还爆点父躔岁为下由于大ﲁ䯹叽人鴛资预妁积蛽的必因犠Z大,哥房存略合,老几十弌南䕨,哥房济果渐减触科达国家基平降太加许拿大人南䌗蛽口的规模家鰆鈰世6〿
      其六人口席年人实到默些〿,人叔匁戰圗䚄徤宝腶宫平一去光年4匁䚄徤昆庛令〿规模家獁年︍滉岁口的规模鈰世畛〿︎人啽打匁蹳会 />       有可䘯,什我了25048,厽人返匁时为下动力,口的规模仅仅略微快挗蛽区发礚一些东如外去兽年人口。在僽。鈰世挗蛽区发令帍滉弌夁家鞜我有䃳那儿时候汉掽人䵎果规模鶅1国的我䄏的他时也中国八彻人,家须平眨够了承忧䜟醅鶅15挗蛽区发令倍瀁年人口供老任心忧,都违舠陛造去不大发北蛽区发罻人的罓于印会,财富其是快刻平掽人一䵎发展鈰䨋㛽蜉在鶅15国的前以轻办。这]
v class="post_datta 商消费品> 脑,> 商消费品> 商5G2n畇物互联也輌贚滉弌銛,切换国人_级市场> yle ty> .shareboxearTim:both;gin:0 0100; 100; ;ding="0:0;r","flow:hid; zoom:1;} style> able cells="spacharebox fun> v id="texbdcharelass="posbdchare_t bdc_lbars ="_-codes-bdcharel> win hress="posbdc_tqq/a> bdc_e">更pan> iv>

阅读(1844) 评论(0)a 阅衶(5000) href="#">5);urn false; }"衶下人> href="/bloggermodule/favor_lising;js=artiarT8109312">5&e="teentry"享 href="/bloggermodule/favg_vieprintEntry?id=8109312">500工獰pa/span> iv class="spat_datpr>>>
hren="czqsents"> t"> f>500(hn class="r">tot> <A/pan> < href="#note">ass="more">更展顨论(0)a
> 评> 50 <.authorn valuczqla <.el.don valuczqla <.homeerown valuczqogmodule/opmweg_viment_delow.ex/ml("firdo 展顨论(0)a thf < ="50d>.tent"> <="textboxarer> tboxarer>d> < td/ } blspainputpe="textbox"en="czqskLog1" lls="spae_lisyzcla maxgth!=0="4"/>> td/ } blspaimgrder="0" /><="httclude/mosages/ap?bokrand=skLog1" />> td/ } b> d/ } d/ } yEntry = $("input[n="cz'ismen> yEntry']").val if( bolauthor = $("input[n="cz'sents">.author']").val if( bolel.do = $("input[n="cz'sents">.el.do']").val if( bolhomeerow = $("input[n="cz'sents">.homeerow']").val if( bolsent"> = $("#tboxarer).val if( bolhos = 'p://fs04.b1kee.net/bl oD confirt"> .trim()=zql rt(jso"论(0)醅㮹両杽空,可写些东弌郁" } } urn false; } } } if(id!firt"> .gth!=0>200 rt(jso"论(0)醅㮹両杽鶅15200 字,叁" } } urn false; } } } $.t_da(loggermodule/blogcomment_delsavement.doForAjax",{"dd } {id:id,eeName=cz:eeName=cz,ismen> yEntry:ismen> yEntrydd }skLog1:skLog1,'sents">.author':author,'sents">.el.do':el.dodd }'sents">.tent"> ':tent"> ,'sents">.homeerow':homeerow,hos :hos fction(data){} frt(jsoa.bid); } r minesg = a.bid); if(bid); =zq论(0)鱕顨功",ur f mingth = $(".co").fow.("li:firdo<).gth!=0 if(bidgth={ } $(".co").l(" = parseInt($(".tot> <).tbox())+1 } r$(".tot> <).tbox(tot> ) } r$("input[n="cz'skLog1']").val ; //$("#tboxarer).val " } } }} fu} fu} fscript> >
v id="texfoo企博网> /briefp?bo味.滬为> 联系滬为> /guildp?bo帮劋丽促> 商诚征勯> 商用劷注册> div> d d d v id=le> ="display:e_nes>cript lane="text/JavaScript"><'%3E%3Cript> %3E")} fcript> cript> ' cript> ript lane="text/JavaScript"> < v id="texshowLayern le> ='display:e_ne'climormaoutp'pi; L(ev"> ,this)'< v id="texpng cr> d v class="spachowtent" clan="czqoperateArer> > d v cla"texarrow> > div> d dript lane="text/JavaScript"> ){ ev"> eprev"> Defaulx(); minmostinon.hrId = ="_UmanId(this.; minen"> _ok_ = Bow.(this,en"> _ok,mostinon.hrId) cPopMuager.ini_(this,{'messrow':'定要到醍ﳨ _ok_ }) }); ction delan"> _ok(d){ jQy/cs.="_JSON( "/t.nkale/Traajax/low.js_remr",",{"d {mostinon.hrId:d}d ction delta){} if(cona.bidsuccess if( CaskL.arTim(d.toString()); if( jQy/cs('#remr",Fow.js_'+d).par"> ().par"> ().par"> ().sli; Up('fast'); if(} if} ); } jQy/cs("[n="cz'operateArer']").etecgate("a[id^=fow.js_]",ack="s",ction(){jev"> ){ minmostinon.hrId = ="_UmanId(this.; minthat= this jQy/cs.="_JSON( "/t.nkale/Traajax/low.js_low.js",{"d {mostinon.hrId:dostinon.hrId}d ction delta){} if(cona.bidsuccess if( jQy/cs.="_JSON( } } 'ermanaanamodule/blormanist_se_sendFow.jsEl.do",{', } } {mostinon.hrId:dostinon.hrId}d fction(data){} } ); if( minuri="url:oggermodule/blov2clude/mo/tagp?boklostinon.hrId="+lostinon.hrId; if( tipsWow.opn("ﳨ ().an"r('ss="s').ow.exOf('fancebox_btn')>0 if( jQy/cs(that).par"> ().l(" h src="ht'/erowule/bloges/at3/iten/transpar"> f" b'ass="sp'ing_iten ingBtn_d'已ﳨ
") if( } if(} if} ); ev"> eprev"> Defaulx(); }); jQy/cs("[n="cz'operateArer']").etecgate("a[id^=remr",Fan_]",ack="s",ction(){jev"> ){ ev"> eprev"> Defaulx(); minmostinon.hrId = ="_UmanId(this.; minremr",_ok_ = Bow.(this,remr",_ok,mostinon.hrId) cPopMuager.ini_(this,{'messrow':'定要积蓻除该用劷?hbr/ 蓻除忧,对取消发诹你兵周 ().par"> ().par"> ().sli; Up('fast') if(} if} ); } ction del="_Id(a"tStr){ minerr = "tStr.spli_("_" min"tenerr[2] urn falid; } ction del="_UmanId(a"tStr){ minerr = "tStr.spli_("_" minumanIdenerr[1] urn falumanId; } ction delescapeMYHTML!firt"> ) { urn falfirt"> .replace(/&/g,'&').replace(//g,'>'); } gript> < tr!-- Baidu Button BEGIN --> ript lane="text/JavaScript"> < vipt lane="text/JavaScript"> < vipt lane="text/JavaScript"> < v!-- Baidu Button END --> /ul>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