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律师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再狡猾的狐狸,总是躲不过有经验的猎人

                  再狡猾的狐狸,总是躲不过有经验的猎人
                        ——一起离婚诉讼办案手记   湖北立丰律师事务所 汪群律师  
 
去年,经朋友介绍,一位李女士找到我,同她一起来的还有她的父母,经过三人断断续续的介绍,我得知事情的原委:李女士与丈夫呼某认识不久就结婚了,婚后,呼某就没有让李女士上班,李某做起了全职太太,但一直没有要小孩,呼家买了一辆小轿车登记在李女士名下。随着共同生活接触的深入,李女士与呼某的母亲渐渐产生误会和间隙,加之李女士和呼某婚前接触的时间不长,二人性格和生活习惯上的差异也慢慢的暴露出来,夫妻之间的感情非常脆弱,呼某多次提出离婚,扬言要李某净身出门,李女士一直委曲求全不想离婚。但这一次呼某已经决心要离婚,先扣压了小轿车,后委托律师找李女士协商,称婚后没有共同财产,愿意看在夫妻情面上给李女士二万五千元,作为李女士离婚时“生活费”。否则,闹到法院李女士将“净身出门,吃不了兜着走”。李女士非常伤心,结婚刚一年半又要离婚,不知道如何处理,在父母的陪同下向我寻求帮助。     
在得知李女士也愿意离婚的情况下,我询问了一下婚后的财产情况,但李女士只知道家里装修不错,有一些电器,其他的情况都不清楚。在“家底”不清楚的情况下,我建议先听听对方对共同财产的介绍,我们在等待呼某的律师来协商的过程中,也到相关部门进行了走访和调查,希望能得到一些财产线索。通过多方努力,最后得知:呼某的父亲为一科研机构的负责人,呼某大学毕业后也进入该机构,呼某家境非常好,结婚时购买了一套近 140 平方米的婚房,拿结婚证后,进行了豪华装修,但购房、装修和购车的费用李女士一概不知,所有的凭证也由呼某保管。              
  一个星期后,呼某的代理律师与我们见面,要求协议离婚,并提出婚房是呼某的婚前财产,由呼某的父母出资支付首付,还有按揭款未还清;轿车实际车主是呼某的父母,由呼某父母购买的,只是登记在李女士的名下;房屋装修款是呼某的父母借给呼某的,上述事实有借条等资料为证。婚后没有共同财产,一万元的对外债务由李女士收回,如果能协商离婚,可以另给李女士二万元现金(加上一万元债务,对方又作了部分让步)作为补偿。我们对对方所称事实提出了异议,主张李女士对所购婚房享有部分份额,该房屋也有增值;婚后装修系共同财产;小轿车为李女士单独受赠财产;呼某的工资存款还应纳入分配;呼某向其父母借款不是事实,欠条上并没有李女士的签名,且李女士从未听说过借款事宜。在对方列明财产清单后,我们觉得共同财产有二十多万,如果调解,李女士应得二十多万元(含小轿车),经过充分协商,对方最后只愿意支付三万五千元现金,李女士征求我的意见,我建议坚持我们的要求,因双方意见差距太大,调解不成。但通过双方接触,对婚后共同财产情况我心里有一个大概印象,实际上通过接触也为我们提供了一些财产线索,坚定了我对该案应分割财产底线的要求。
调解不成,为了早日离婚,对方起诉到人民法院,我仍然作为本案被告即李女士的代理人。因为前面调解中已经得知财产情况,我在答辩期内,申请法院调查呼某银行账号资金情况、对借条进行笔迹形成时间的鉴定和对房屋的现值及装修进行评估,要求原告父母到庭,要求原告提交购房资料、按揭还款流水账和购买家电、家具的相关票据。原告一见该架势,马上请求主审法官调解,我代表李女士提出原告支付二十万现金、小轿车由女方所有的意见,但原告第一次调解只愿意支付五万元,小轿车归原告所有,我们没有同意。第二次调解,原告提出愿意支付七万元,已经超出被告的心理预期,作为代理律师,我分析了客观情况后建议暂不调解,李女士与家人商量后同意了我的建议,后来法官根据原告的举证,告诉车辆可能认定为婚后的共同财产,结合原告的工作收入,可能有些部分款项是其父母支付的事实,希望李女士慎重考虑。
最后,李女士主动将应得的款项降低为十五万元,经多次调解,原告支付十三万元,本案调解完毕,该结果远远超出李女士当初的预期,对我的代理工作非常满意。
通过该案的办理,也让我坚定了律师执业信念:在遇到困难时,哪怕有一线希望,必须耐心的去争取,只有我们去努力争取,事情才可能有转机。同时也证明:客观存在的事物,总有一些蛛丝马迹,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正如一句名言:“再狡猾的狐狸,总是躲不过有经验的猎人”,我们必须静下心来,还原事实,调查真相后,才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分享到: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