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商务/咨询师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推动文化产业发展的政治、经济、文化因素解构——附:三问重庆文化产业

推动文化产业发展的政治、经济、文化因素解构
——附:三问重庆文化产业
一、引言
......有资深驴友说:要看唐朝的中国,得去日本;要看明朝的中国,得去韩国;要看民国的中国,得去台湾。
……老年人对苏联战争电影、英雄故事记忆犹新;中年一代记得高仓健的追捕、琼瑶小说的浪漫;不再年轻的80后保留了对日本漫画、香港警匪片的种种记忆;年轻的90后们也大多沐浴过韩流的洗礼……
我们环视四周,一波一波的文化浪潮扑面而来,势不可挡,英美等老牌发达国家暂且不论,日本也可以平心而论,关键是韩国、台湾、香港、新加坡这些弹丸之地,印度这类似乎还在解决温饱问题的国家,俄罗斯这样仿佛刚从休克疗法中苏醒过来没多久的国家,现在都扬起了自己的文化大旗,在中国文化市场中大摇大摆粉墨登场,足够厉害的能够文化全产业链并举,尚不很厉害的也能在细分市场中跑马圈地。
中国,这样一个文化大国,却不是当下的文化产业大国。勤劳的中国人民,通过在全球制造业价值链下端辛辛苦苦劳作挣来的钱,刚满足了物质上的基本需求,又在追求精神满足的同时,将这些钱大把大把地通过电影票、演唱会入场券、书籍版权、电视转播权、旅游机票、网游消费等各种各样的方式上交给——文化产业大国——从相距中国半个地球的欧美到近在咫尺的邻国。
我们不禁急迫要问:中国的文化产业,又该如何发展?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笔者认为,首先应该明晰推动文化产业发展动力中,哪些因素是最重要的,他们分别起到什么样的作用,在清晰之后再论我们应该怎样去把握、运用这些动力因素,即从要用什么到怎样去用。
二、韩国、台湾、俄罗斯“文化演义”
笔者选取这韩国、台湾、俄罗斯做文化产业动因研究,是基于:1、地理位置上均与中国大陆临近,比较亲切;2、各自具有一定的文化历史积淀,这一点与大陆相近;3、文化产业的起步、发展大约都在30年以内,对中国大陆借鉴时效性较强。
(一)韩国
韩国在历经日本殖民、二战、朝鲜半岛战争之后,国民经济可谓是千疮百孔,1960年韩国、朝鲜的人均GDP分别是82美元、253美元,前者是后者的三分之一,属于当时的赤贫国家。而50年后,现在的韩国已迈入发达国家俱乐部,人均GDP大概是朝鲜的200倍。
韩国的经济发展令人瞩目,同样可称之为奇迹的还有仅四千万韩国人在亚洲乃至全球挂起的“韩流”文化旋风,现在韩国人又开始打造“亚洲文化”概念。
笔者为了更清晰地阐明韩国文化产业发展路径中的动因作用,用下图表示:
(二)台湾
    台湾作为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但由于众所周之的原因,走的是一条与大陆不同的发展道路。
1972年蒋经国担任台湾“新政院院长”,蒋介石也逐渐退居幕后不问政事。蒋氏父子治国风格迥异,蒋经国在任期间,促进台湾经济快速发展,并在政治上有所放松,岛内文化产业也有所发展。
然而一直到进入21世纪,台湾的文化产业似乎还没有以前兴旺。据2006年统计,台湾文化产业产值约6000亿台币,只占GDP3.16%,可以说文化产业在台湾还未成气候。
(三)俄罗斯
俄罗斯在苏联解体后,很长一段时间都在解决经济恢复与人民温饱问题。俄罗斯曾经拥有的源远流长的文化艺术积淀在这两样问题面前都显得微不足道。例如电影产量从苏联时期的每年150部下降到90年代中期的20多部,电影消费人次也从1988年的25亿人次下降到1997年的7500万人次。
在叶利钦执政后期,俄罗斯经济度过了最困难的时期,普京执政后采取以俄罗斯切实利益为重的国家战略,促进经济发展与大国形象的恢复。随着国家整体形势的好转,俄罗斯文化产业也逐渐走出了冬天,并在新的政治体制中寻找到了发展新机。
三、文化产业中三大因素具体分析
笔者选取政治、经济、文化三大因素作具体分析,尝试谈论三大要素对于文化产业的不尽相同的作用点与作用路径。其中政治——主要是指宏观政治体制、政治民主进程;经济——国民经济与人民生活水平;文化——具体的针对文化产业的政策措施。
(一)   宏观政治环境是开启文化产业发展的关键因素
对于政治因素的分析,我们以韩国与台湾作对比研究。
韩台相同点:韩国与台湾都经历了较长时间的军政府统治时期,直到军政府执政后期控制力度逐渐放松时,文化产业才有了起步表现。当然,韩台在更早的一些时间都经历了民主运动的抗争事件,本文主要研究政治有较大实质性变化的“转折期”,及台湾的蒋经国执政期与韩国的最后一届军人执政期。
韩台不同点:台湾的政治民主化转折时间比韩国要长得多。台湾从1972年蒋经国担任“行政院副院长”到1978年蒋经国担任“台湾总统”,其政治氛围较之“前任总统”蒋介石有一定程度的放松,岛内文化产业也在这一时期格外热闹。但是随后的1978-1987年近10的时间里,岛内政治一直处于胶着抗争状态,直到1987年即蒋经国逝世的前一年台湾才开始解严,随后真正的民主政治开启。而对于韩国来说,这个过程基本上在1988-1993年的卢泰愚政府时期完成,卢泰愚虽然亦是军人,但其执政期间实施了多项民主化措施,其后的金泳三则是民主选举的非军人总统。可以说,由于家族政治等原因,台湾在进入民主化的“转折阶段”花费近15年时间,是韩国的3倍。
结果:台湾——一而再,再而衰,韩国——后来居上。台湾的文化产业早在1972-1978年便表现出初步繁荣的景象,比韩国的酝酿期提早近10年,应该说是先行一步。但由于上文所述原因,台湾文化产业在80年代都呈现出小打小闹、止于岛内、不能破题的平淡局面,同时还影响到了90年代的产业发展。相比起来,韩国时间较短的政治民主转型期,为其文化产业的发展开启了宽敞的大门,使得其酝酿期、起步期、快速发展期直至繁荣期可谓一气呵成。
总结:宏观政治环境与民主化进程,直接决定了该国/地区的文化产业发展“时间表”。宽松自由民主的政治氛围,为宪政法治、公民意识、国民流动、言论自由、私人产权、非政府组织、教育改革、新媒体发展等个方面提供了重大历史契机,这些方面的变革性进步都将成为活跃因素与丰富养分直接注入文化产业发展动力中。
(二)   国民经济状况决定文化产业生长力与扩张力
国家/地区经济的发展水平,是由其各种产业的发展水平、国民的生活水平等综合构成的。本文中笔者从主导产业的规划发展、人均GDP增长这两个具体因素来分析,并且以韩国、俄罗斯作对比研究。
1、人均GDP因素影响分析
可以说,人均GDP的不同其结果是人均收入水平、人均可支配收入、人均消费结构等不同。对与文化产业来说,在源头上需要资本的投入,在终端上需要国民的消费,因此人均GDP的高低直接影响对文化产业的资金投入与消费拉动。
    韩国文化产业在起步期、快速发展期所取得的全球性成就,明显高于俄罗斯文化产业在相同阶段所取得的成就。韩国在2003年(快速发展期末年)文化产值在全球市场上占比3.5%,成为全球第5大文化产业国。2002-2005年韩国电视剧出口额平均年增长率近90%,电影出口额平均年增长近200%,其文化产业全球扩张的速度惊人。相比之下,俄罗斯文化产业在起步期、快速发展期虽然取得了诸多成绩,但在文化产业扩张的力度与广度上都有较大差距。
笔者认为这是和该国的经济水平密切相关的。首先看人均GDP因素,韩俄在各自文化产业起步期的人均GDP范围分别是:7000-10000美元、2000-5000美元,韩国均值约为俄罗斯的两倍;韩俄在各自文化产业快速发展期的人均GDP范围分别是10000-12000美元、5000-8000美元,韩国均值约为俄罗斯的1.7倍。不同的人均GDP对于文化产业扩张的力度与广度有直接关系。
2、国家主导产业影响分析
从英美法德等西方发达国家的主导产业变化来看,基本上都有一个从工业主导阶段向服务主导阶段转变的过程,其中工业主导阶段又依次分为轻工业(纺织食品等)、重化工业(冶金化工等)、高技术工业(航天电子等)三个阶段。目前上述发达国家的主导产业主要是由高新技术工业与服务业构成,同时服务业比重一般在70%左右,特别是金融、文化创意、信息服务等已经成为国民经济支柱产业。
不同的主导产业选择对于文化产业发展也存在很强的相关性。一方面,韩国早在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便实施科技立国战略,着力于加快知识与技术密集产业的发展;在其后的整个90年代,韩国都矢志不渝地进行产业转型与升级,重点发展科技产业与现代服务业。现代文化产业制品的生产需要整合新知识、新技术、新材料的最新成果,现代文化产业的发展也需要电子制造业、服装设计与现代纺织业、软件与IT业、设备制造业、金融保险业等行业的交叉支持。韩国文化产业的发展,是受益于整个国家向科技产业、现代服务业转型的过程,同时又在其中推动了这一进程。
另一方面,俄罗斯在1999年普京执政后大力发展国民经济,由于上文所述经济发展阶段的制约,以及俄罗斯的具体国情,普京政府通过重点发展能源产业特别是石油天然气、装备制造业、军事工业等俄罗斯具有资源禀赋或传统优势的行业,促进了国家经济的较快发展与人民生活水平的较大提高。“重重轻轻”的经济崛起中,俄罗斯的经济结构中民用高技术、现代服务业比重依然较低,这对于文化产业发展来说显然缺少“相关产业支持”。普京政府也逐渐意识到经济转型与升级的必要性并实施了一系列措施,促进信息科技与服务业的发展,例如俄罗斯的软件与IT行业产值在2007年为1980亿卢布,约为2000280亿卢布产值的7倍。
        总之,在政治开关启动后,国民经济水平将决定一国文化产业在国内外市场上的生长力与扩张力。
(三)   具体的文化产业振兴措施起到导向与促进作用
可以说,韩国、俄罗斯与台湾都提出了针对自身文化产业发展的具体振兴措施,方式可以各不相同,但同时笔者认为,韩国的政策措施最明确、最体系化、最有力,俄罗斯次之,台湾又次之。
1、韩国文化产业措施“三最”
最明确:韩国在1997亚洲金融危机后探索经济转型时——瞄准了文化产业,1998年韩国政府明确提出“文化立国”战略,将文化产业上升到国家战略高度。在战略明确的基础上,韩国政府继而做到规划明确,在19992003年期间先后颁布了《文化产业振兴五年计划》、《文化韩国21世纪设想》、《漫画产业发展中长期计划》等,为韩国文化产业量身订做明确详细的发展目标、路径、措施等具体内容。
最体系化:随着文化产业的快速发展,一些原本的法律法规与产业实际间出现脱节、真空、矛盾等情况,韩国政府不惜大刀阔斧对原有法律法规进行修改、废止等,并且“有破有立”进行了新法律的制定。内容被修正或部分废止的法律包括:《电影振兴法》、《广播法》、《演出法》、《著作权法》等,新颁布的法律包括:《文化产业振兴基本法》、《关于电影及录像制品振兴法律》等。韩国政府通过体系化的相关法律法规建设,一方面为文化产业发展清障铺路,一方面也规范引导产业发展。
最有力:韩国政府为促进文化产业的发展,在税收、信贷、财政、人才等多个方面给予产业活动以最大力度支持。例如:税收优惠上,对文化产业园免除土地转让费、对入园企业减征直至免征税收;财政扶持上,文化产业预算从1998年的168亿韩元增加到2003年的1878亿韩元,政府专职机构文化产业振兴院不断通过项目投入的方式进行财政扶持;在产业基金上,韩国政府分别设立了广播发展基金、电影振兴基金、出版基金、信息化促进基金、文艺基金等。人才上,在2000-2005年供给投入2000多亿韩元专门培养文化产业人才。韩国政府在促进文化产业过程中不遗余力的全方位措施,极大地推动了本国文化产业的发展,而几年之后韩国文化产业的快速发展与高度繁荣也为政府与国民带来了回报。
2、俄罗斯总理挂帅
然后再看俄罗斯。俄罗斯在2001年颁布了《文化五年发展纲要》,并实施了一些具体措施,例如对于电影业俄政府在2001年拨款2500万美元,2002年增至5000万美元,2003年增至8500万美元,到2005年则对80%以上的国产电影给予不同程度的资金支持。普京连任后逐渐将文化产业提升到国家战略层面,积极开展文化产业国际推广,例如在2008年成立了以普京亲自挂帅的国产电影发展委员会,确保经营体制畅通、扶持资金到位以及留住影视人才,这样的措施直接促进了俄罗斯电影产业的发展,不论在数量还是质量上都应来了影视业的春天,并且在国内市场大蛋糕中,俄罗斯本土电影力压欧美电影,市场占有率超过60%
3、台湾的纠结
        最后再看台湾。在蒋经国逝世、台湾政治民主化后,台湾当局也采取了一些具体措施来扶持文化产业,但是在方式种类、措施力度上较之前两者都有相当大的差距。例如对电影业给予制作辅导金支持,但是辅导金由于分配方式等原因起效不大;又如当局也提出了一些产业发展思路,但是政策缺乏体系性与连续性;再如设立了民间性质的文化总会,但比起韩国、俄罗斯在政府层面的最大力度支持,差距十分明显。可以说,台湾自80年代后的20年,文化产业基本上处于“自生自灭”的状态,当局“政府”层面的不作为使得台湾文化产业迷失了方向、丢掉了优势、错失了时机,至今仍在重整期中纠结徘徊。
总之,在经济发展水平不断提升的过程中,明确、全面、有力的政策措施是为文化产业发展起到不可替代的导向与促进作用。
(四)结语
        本文中,弱化了文化本身对于文化产业的重要性研究,并非一个国家/地区的文化传统、文化积淀等对于文化产业不重要,而是因为本文尝试从文化本身以外探寻文化产业的重要驱动因素及作用。特别是中国本身就是一个文化大国,在迈向文化产业大国的过程中,我们需要运用“跳出文化看文化”的视角来探究如何积极运用若干重要驱动因素推动文化产业的发展与繁荣。通过全文分析,政治、经济、文化三重因素各自扮演着不同的角色,而相同之处则在于缺一不可。如果把文化产业比喻成一颗即将升空的卫星,那么:政治因素如同时间开关,负责开启文化产业的发射;经济因素如同捆绑火箭,能够整体推动文化产业的发展;文化(具体措施)因素如同导航仪,能够引领带动文化产业的发展。
        中国在经济转型过程中,文化产业既是一项重要内容,又是一个关键抓手,其战略意义不言而喻。笔者相信,通过拟定明确的思路与运用科学的方法,中国定将成为一个文化产业大国。
 
 
附:三问重庆文化产业
    对于重庆市近年来文化产业取得的丰富成就,笔者都表示认可与赞同,同时由于此类论述汗牛充栋,笔者亦不再敷陈,而将笔墨着力于有待重新审视之处。
(一)   城市主题——什么样的心态?
1、鸵鸟心态
一说到重庆应该发展什么样文化产业,立马能得到许多反馈:钓鱼城的古代战争文化、红岩革命文化、库区移民文化、三峡三国文化…….且慢且慢,这些文化的实际存在是否就决定了入主重庆文化产业主题的合理性?这样的选择是否考虑到了文化产业最终消费者的定位与需求?
在笔者看来,这种司空见惯的思维方式——不仅在重庆——其实是一种“鸵鸟”心态。所谓“鸵鸟”心态,就是在面对新产业外来挑战与机遇时,兴奋又迷茫致手足无措,干脆图省事把脑袋一下扎到地下不管不问客观环境与需求,自己生出来什么样的蛋就推销什么样的蛋。“鸵鸟”心态下的文化产业主题选择,不是依据对客观市场的趋势把握、对消费者的需求回应,而是根据自身的偏好与主张,即自我感觉良好即可。由此输出的文化产品,更多的是一种小范围自我意识的体现,进入市场后要么以“爱买不买”心态自傲,要么以孤芳自赏心态自怜,其结果不是昙花一现就是根本无人问津。
2、开放心态与普世价值
是不是我们有什么才做什么,没有什么就不做什么?笔者以韩国济州岛为例来说明。济州岛在古代时基本上属于政治犯流放地、刑事犯收押地、养马场等,上千年时间都是如此,但是现在的济州岛代表着什么呢——这是一个美丽浪漫之地,世界无数新人向往的蜜月之岛。这种转折是怎样形成呢,其实也就是在近十来年间,济州岛通过影视产业的运作将自己成功地重新定位、整合营销。从1999年的拍摄的《冬季恋歌》开始,《大长今》、《浪漫满屋》、《宿命》、《宫》、《我叫金三顺》等几十部电影、电视剧在这里取景拍摄,其中大部分都是爱情主题的故事,虽然这些故事原本并不是发生在济州岛,济州岛在里面也仅仅是作为风景优美的取景地,但正是这种无意识的自然心态为最适合济州岛的主题选择留出了空间,济州岛顺势打造以爱情婚恋为主题的旅游、蜜月、餐饮、服装、影视等综合性的特色文化产业,实现了以市场为导向的自身资源整合与提升,取得了巨大成功。
实际上对于国内文化产业做的较好的一些地区,他们在做文化产业主题时,更多的是遵循了当代消费者的口味需求。目前中国市场效应最好的动画片《喜洋洋》出自于广东原创动力文化公司,片子里面几乎看不见广东本地的文化特色;收视率能与中央电视台较劲的湖南卫视、江苏卫视,其诸多特色节目中也看不见多少与本地文化相关的元素,尽管这些地方都是文化积累深厚之地。
回过头来反思重庆文化产业主题选择,笔者认为没有选择才是最好的选择。特别是地方政府,不应该在具体文化产业发展中的观点评判、价值取向、题材选择上给予框框架架的束缚,应该放手让各类文化产业主体到市场中自由选择自由搏杀自由生长,在消费市场中大浪淘金。同时,笔者还认为应该倡导一种“普世”的价值观,用最平常的话来讲,就是指全人类都能天然就受的价值观,例如亲情、爱情、正义、自由、包容等,在“普世”价值观中诞生的文化产业产品才能在消费市场上实现“普市”。
“鸵鸟”的心态,各种自上而下的主题安排,对于文化产业来说无异于人祸。
(二)   产业与土地——以产业集聚之名?
   1、二产经验
重庆的最近两次发展大机遇,一是1997年的中央直辖,二是2009年的两江新区设立。作为老工业基地,重庆在把握机遇中更多的是推动了第二产业的重新发展。2000年后重庆第二产业不论是在平均增速还是贡献率上都超过第三产业,尤其是两江新区政策颁布后,大规模的引进工业企业及相关园区建设,推动重庆二产快速发展。具体如下图所示:
   
    同时,不可回避的问题,经济发展水平与三次产业结构有着直接关系,特别是三次产业结构中的三产比重,可以作为一国/地区经济发展阶段的标志。根据2010年全国及四大直辖市的产业结构,重庆三产比重(36.13%)不仅低于北京(74.98%)、上海(57.01%)、天津(45.25%),而且低于全国平均水平(42.97%),具体如下图所示:
    
在推进二产发展过程中,重庆从2002年开始建设特色工业园,其后在数量上和规模上都发展迅速。200330个特色工业园实现产值143.6亿元,到了200943个特色工业园实现工业产值超过4000亿元,2010年则达到5500亿元。
2、照搬二产经验?
在工业及工业园区高歌猛进的同时,重庆的文化产业园建设却步履蹒跚,在数量、总体规模、影响力上乏善可陈。
    以上海为例。上海市在促进本地文化产业发展中过程中,有效利用了文化创意产业园的集聚效应。目前上海市的文化产业增加值逾1600亿元,占全市GDP的比重近10%。至2010年底,上海拥有经认证的各类文化创意产业园95家,总建筑面积270万方,8000家入驻企业吸引各类人才近16万人。同时值得注意的是,上海文化创意产业园大多分布在中环主城区内,形成了“一轴两河”的布局,在这个过程中政府采取了土地优惠措施甚至变通措施,例如允许在工业土地性质的老厂房中运作文化产业,使得各类小型文化产业公司能够在主城昂贵的地价中有栖身发展之地。
今年5月重庆市隆重推出了102个文化产业项目,其中包括多个文化产业园的建设。由于还处于规划设计中,相关园区资料并不齐全。笔者收集到其中的两家园区一些情况:天健创意产业基地,位于大学城,总投资30亿元,占地267亩,建成后总建筑面积达到44万㎡,其中包括一座60层高的五星级酒店;重庆现代印刷包装基地,位于珞璜工业园B区,占地约5平方公里,首期启动2平方公里。与上海发展文化产业园的措施相比,笔者存在两点疑问:一是规模是否需要这么大?上海文化产业园中,25%的建筑面积在1万㎡以下,39%的在1-2万㎡,28%的在2-5万㎡,只有8%的在5万㎡以上,即使仓城胜强影视文化产业园其占地面积也就1千多亩。相比起来,重庆的文化产业园似乎都规模庞大;二是大规模的新建投资是否会提高建成后的入驻成本?文化产业类公司除去少数国有性质出版集团、广电传媒外,大多数都是中小型规模民营公司,创业初期收入来源往往很不稳定,对于较高的房租等办公成本承受力较弱。上海的文化产业园往往是利用废旧工厂进行翻修后出租,租金等都比较便宜,这种模式在北京、杭州、青岛等地也很常见,而重庆使用大规模的商业投资新建写字楼,后期的资本回报要求必然较高,调高门控就意味着对真正的文化产业主体培育意义太小。
须知,对于文化产业需要耐心投入,急功近利的卖地只会起到相反作用。
(三)   上市公司——重庆在等谁?
1、文化产业类上市公司概况
文化产业类公司到资本市场上市,不仅能获得与其他上市公司一样的直接融资平台,并且由于文化产业类公司的业务与经营模式的独特性,借助上市平台能更好的进行资源快速整合、业务声誉拓展、人才吸引激励等。截止今年4月,国内A股上市公司中,共有39家文化产业类公司,具体如下表所示:
   2、省市竞争
同时应该注意到,按照上市公司总部所在地进行划分,当前文化产业类上市公司主要集中在京沪浙广等东部经济发达地区,但中西部的湖南、四川等地,也约而同地力挺本地文化类公司积极上市,具体如下图所示。同时应注意的是,由于统计范围为国内A股上市公司,还有较多在港股、美股上市的文化企业未归入统计,例如四川新华文轩是在港股上市、广东华视传媒是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
    3、盛宴已开幕
继续就文化类上市公司的上市时间进行分析,可以发现存在两类情况:一种是新成立上市,另一种是通过壳运作上市。互联网、影视内容等新媒体公司往往采用第一种上市方式;带有地方政府及国有性质的传统出版、广电公司则往往采用第二种方式,例如湖北广电网络借壳武汉塑料进行整体上市、河南最大的文化产业集团中原出版借壳ST鑫安上市。按照实际上市时间分类图具体如下,明显可见自2010年后,文化类公司上市步伐突然加速。
    文化产业类公司近两年不仅在国内资本市场“赶集”上市,而且不断进军海外市场,今年以来便有奇虎360、当当网、人人网、世纪佳缘等多家文化传媒类公司在美国先后上市。文化产业类公司在资本市场上的盛宴已经开幕。
    但是,在这场文化产业类公司进军国内外资本市场的大潮中,鲜见重庆本地公司的身影。重庆目前34A股上市公司中,主要集中于能源公用、汽摩制造、食品医药生产等工业类公司,有少量的百货、医药物流等服务类公司,但无一家是文化产业类公司。实际上,笔者并非全部着眼文化类企业成功上市这个结果,而是通过这个结果去反观地方政府在引导本地经济转型升级、寻求未来经济制高点、整合做大本地文化资源的眼光与力度;以及地方企业把握产业发展趋势、优化公司战略与商业模式、探索新经济领域的意识与胆力。湖南同样作为中西部地区的一员,大张旗鼓地推进本地文化产业的全面发展,其中在规划中政府明确提出要在2015年之前实现5家文化上市公司。据相关预测,十二五期间每年将会有15-20家文化类公司登陆国内A股市场。对于重庆来说,促成文化类上市公司破题出现,可谓时不我待。
 
注: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本文中台湾是作为典型地区进行研究,与韩国、俄罗斯的国家性质截然不同
 
本文系原创,作者任鹏系远卓管理咨询重庆公司顾问。如需转载,请联系远卓业务电话,023-67757066
分享到:

上一篇:1

下一篇:隐形的杀手,是谁谋杀了中国足球——观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