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翻译/译审工作者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深圳翻译公司-翻译的不可译性与个案分析IV

翻译的不可译性与个案分析IV    
转贴于 深圳人和翻译公司官方网站 http://www.irenhe.com http://www.rhfanyi.com
2.3   /客关系的不可译性
与写作/阅读一样,翻译一定会涉及行为的主体、客体以及他们所处的时空上下文。这也是哲学和中西比较哲学的热门话题。存在于语言之中且依靠语言来表述的哲理,要返回语言本身来接受审视。比较哲学提示的差异,往往可从语言的不可译性中找到根据。鉴于此,笔者应顺语言学理路,视主体”(subject)自我”(self)为时空中的指示语”(deixis)。涉及主体和时空的指示语很多,最基始的是人称代词和作为时间/地点的副词此时”(now)/“彼时”(then)这儿”(here)/“那儿”(there) (Lyons, 1977:275-276)。于是,哲学形而上学问题就转化为人称代词在时空中的关系问题。提问的方式也就改变为:在何种程度上,我们可以摆脱等人称代词的限定约束?在什么意义上,我们可以超越那些已经范畴化即语法概念化了的时空关系(时态等)所划定的界线?这可不是本质主义哲学的化简归约,而是分析法的追问。本节只讨论主/客关系的不可译,时间问题待下一节处理。
《静夜思》无人称代词。主语人称代词之缺席,是古汉语中常见的叙事模式。这一模式已沉淀在现代汉语的语言能力之中。否则,此诗会冒犯当代汉语阅读成规而令人不堪卒读。缺席的合法性从哪里来?它来自人称代词聚合段所具有的灵活性(即:可以在场,亦可以不在场)以及此聚合段与其它聚合段在水平组合层面的运动。它对意指活动(signification)的影响是双重的。
首先,作为观念的,在诗歌创作过程中无须进入思维的领域。浪漫主义运动的自我和哲学意义的主体从意识中淡出。后结构主义或许会称之为非中心化的主体”(a decentered subject)。不过,汉语的阅读成规不会从《静夜思》中读出作者之死(罗兰·巴特)。李白的主体性,已通过心理/形体动作而弥漫在主体与他物的关系之中。这个未出场的,绝对不是文本中的一个既无神性又无人性的功能性纽节,而是所有关系的汇聚点。孟子天下皆备于我在汉语和儒家学统内其实是指天下关系皆备于我者,不在场的中心也。这与德里达批判的那种身处结构之外又要控制结构运作的先验所指”(Derrida,1978),完全是两码子事。德里达笔下的不在场的中心,是本质主义哲学观的中心,它预设了一个独立于外部世界的自在自为的主体。西语人称代词之分,则是主/客之分最基始的语言前提;提示语概念的提出,也只不过将此二分置于时空上下文之中。反观《静夜思》,主语人称代词的缺席,排除了独立存在之主体的可能,读者只能从主/客关系中体察到作者的存在。这种主/客在认知或审美心理过程中的合一,则由汉语的结构提供了最基始的必要条件。包括塞尔(Searle)在内的一批著名的语言学家认为:语言模式会直接影响甚至决定了该语言共同体的非语言行为,包括视觉艺术(Gumperz & Levinson,1996:32)决定一词也许有语言决定论之嫌,但影响是肯定的:汉语的审美成规,使我们从一幅无人在场或者人形极不惹眼的传统山水画中读出人之精神的在场。诗画一体的艺术形式一直延续到20世纪方才日渐式微。
 
分享到:

上一篇:深圳翻译公司-翻译的不可译性与个案分

下一篇:深圳翻译公司-翻译的不可译性与个案分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