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翻译/译审工作者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深圳翻译公司-翻译的不可译性与个案分析V

翻译的不可译性与个案分析V      
转贴于 深圳人和翻译公司官方网站 http://www.irenhe.com http://www.rhfanyi.com

另一方面,当《静夜思》进入汉语读者视域时,决定其接受方式的各项要素中,最稳定亦最基始的仍然是写/读共有的语言结构。与作为客体的诗相遇的另一个(读者),在阅读过程中也不会出场。是相辅相成的,无此即无彼。既然在阅读的当下把握中,不会有谁在思谁思乡之类的问题出现,读者之也就无须登场。”/“同时排除的直接后果是李白与无数读者之间实际存在的时空距离在阅读中消失。这种主/客合一的经验性心态,是心理学问题,也是形而上哲学问题,但首先是语言结构问题。论证/天合一汉语文化传统的人生追求,不宜从哲学概念和命题中去找根据,而必须返回精英/大众所共有的语言。当然,当我们企图从李白的传记资料中去寻找解释的权威性,当我们按泊来的理论去思考《静夜思》如何反映再现了客观世界,这时,就出现了,也同时登场。主/客在时空中的二元对立在意识中升起。
《静夜思》文本中的主/客关系如何传译?英语的结构和意义的生成方式,能允许译文中主语人称代词“I”不在场吗?更麻烦的是:哪一个词(语素)可以从特定句段中退出(省略),不是由该句段本身来决定,而是取决于该句段中每一个在场的词(语素)所从属的众聚合段之间的关系。因此,即使费尽脑汁重构一个“I”不在场的英译,也还要面对动词的形态问题。人称和动词形态是绑在一起的。(在有性别区分的法语、德语等欧洲语言中,人称之分几乎与所有其它词的形态绑在一起。)动词单数第三人称形式预设了;英译文中的动词形式预设了作为行动主体的。在汉语阅读过程中,《静夜思》内五个动词的形态特征不预设”/“之分。一旦从阅读转入翻译,与人称和主/客相关的问题统统返回意识领域。翻译,就是改变原文中的主/客关系。
分享到:

上一篇:深圳翻译公司-翻译的不可译性与个案分

下一篇: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