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人文/社科研究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永久的思念

      又一个清明节到了,  一股热流不似从前那样化作泪水,只是一种阙阙的怀念.........

     意识已经时断时续很久的母亲,紧紧握住我的手,我感觉不到她的体温,只能看着她那几乎没有脂肪的身体和面容。幼小的我在那一刻,尽管尽情的揣摩死亡的情景,却怎么也想象不出母亲的去世对我们的意义。只有在姐姐撕心裂肺的哭喊声里,才意识到那不是一件好的事情。父亲从被窝里,抱出几乎一点不省事的弟弟让他看了母亲最后一眼,即将母亲的躯体放进了红色的棺木.......早已过去二十六年的这一幕自那时起,就永远地印刻在我的心灵深处,伴随着我,触动我对亲情的体验由模糊到清晰到深刻。

        母亲去世以后,我们的生活依然继续。只是已经出嫁的姐姐回来的时间多了,在父亲不在的夜晚有些漫长,常常在这时才会热切地盼望母亲回到我们身边.......

        姐姐总是一如既往地回来照顾我们,也开始教我做饭洗衣服,好像要把所有的家务技巧,都授予我们。而这一切在当时,大多也是由她自己来做,只是在她不来的时候,我才有机会动手。姐姐的伤心都写在脸上,她经常拥抱我和弟弟,一边哭一边说:“快长大吧,快长大吧”,听着这句话,我经常冥思苦想,我们自己如何能够快速长大呢?既然姐姐哭着盼我们长大,那我们长大了,她一定不会哭了。为了这个小小的愿望,我和弟弟都默默地努力。记得有一次,我和父亲一起在院子里垒墙,快到中午的时候,弟弟饿了。正巧家里没有了做好的饭,八岁的弟弟,看到我们都忙着独自回到屋里,自己做起饭来。当我和父亲回来给了弟弟一份鼓励和表扬的时候,发现弟弟做的白菜炖土豆的味道很奇怪,非常苦涩,却丝毫没有盐的咸味,弟弟又匆匆跑到厨房,胖胖的小手里捧着一袋儿小苏打,为了证明他没有忘记放盐,生气地说,我放了好多盐啊,怎么不咸呢?我看他搞错了,大声对他说,那是面起子(小苏打)!父亲默默地看我们一刻,低声说,我重做吧。幼年的生活就是这样,当时正在经历的时候,你不会感受生活本身的辛酸和苦辣,而站在中年的角度去回味,才会感到所经历的生活,都是一刻一刻、一步一步地走过来的,真是难而不易。

         母亲去世十年后,我走进大学。十八年后,弟弟大学毕业。

         如今,我们都已进入尔立之年,我已经有了八岁的女儿。当女儿一付疑惑的表情,问我:“爸爸,爸爸,没有妈妈的日子是什么样的呀?”我总是在那时淡淡地告诉她“不幸福的,好好爱你妈妈吧”。有了女儿之后,为人之父的责任感,使我对女儿倍加呵护。我在想,父母对子女的那种甘愿付出的思想,一定是人类最高的自觉。母亲在临终前紧紧地握着我的手,现在我完全而又深刻地理解了。一个即将辞世母亲,面对自己尚未成年的孩子,她是多么依依不舍而又无能为力阿!母亲在那个时刻,内心一定痛苦地滴着血!

         又一个清明节到了,我们只能以最深切的情怀去祭献对您的哀思,愿您在天堂别再为儿子担忧牵挂,永远开心幸福!

分享到:

上一篇:漂亮女教师为什么铁尺殴学生

下一篇:我与曾经轻生的职校女生的短暂对话

评论 (4条)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