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警察/武警/消防官兵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我们真的相爱过

  缈缈和千雪终于通过自己的努力考上了有名的[宇文大学],进学校不久在无意中认识了一对长的一模一样的孪生兄弟,只不过大哥尹天性格随和,小弟尹齐性格粗野。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千雪竟然阴差样错的和尹天交往了。

 

  那天,尹齐在校门口看见缈缈说“喂,戴缈缈。我挺喜欢你那傻样,我们交往吧!”缈缈不好意思的点点头,刚才还想这怎么向尹齐表白呢?只是——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

 

  千雪和尹天相处的很好,看上去www.jk100f.com是多么的般配啊!只是——千雪她······

 

  而缈缈和尹齐每天总会因为一些小事而吵www.zgbdf.net的面红耳赤。

 

  “戴缈缈,这道题是这么做的,真是个猪头!”“我看你才是个猪——头!明明按照我的思路才对!”

 

  大二那年,两兄弟跑到正在电台工作的表姐夏可儿,就白癜风在那一夜,什么都变了。电台失火,夏可儿被救出,尹天和尹齐被埋没在火海······

 

  医院———

 

  “尹齐,你则呢们可以,你怎么可以这么忍心丢下我!·····”缈缈抱着烧的面目全非的尹齐伤心的哭着“尹齐,尹齐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好不好?我是缈缈啊!······”而床上那具冰冷的尸体却紧闭这双眼。

 

  “缈缈,你不要这样了,尹齐知道了一定会伤心的”尹天强忍住泪水并且带着嘶哑的声音说。

 

  “尹天哥,你告诉我尹齐没有死,你告诉我尹齐只是累了好不好!我还知道他要的只是好好的休息,对不对····!”“缈缈,尹齐他真的·····”尹天始终没有将[死了]说出口。就这样尹齐死了。尹齐真的从这个世界上无声无息的消失了不见了·····

 

  每当缈缈看见尹天和千雪都会逃避似的走开,每当缈缈梦到尹齐都会尖叫似的惊醒,然后翻来覆去睡不着,思念成了追掉尹齐的方式·······

 

  一年过去了,今天是尹齐的忌日,她手捧郁金香坐在尹齐的墓碑前,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尹齐,这是你最喜欢的郁金香,你闻一闻,香么?缈缈轻轻的抚模墓碑上的遗像:“尹齐,我们交往了两年了,我还从来没有靠过你的肩呢?今天,我靠一下,行吗?”然后温柔的将头靠在墓碑上,泪水也不听话的落下来,此时,关于他俩的记忆像放电影一样断断续续的播放着:

 

  “戴缈缈,你这个猪头······”

 

  “死尹齐,我看你还是一个早包呢?······”

 

  “可恶!这么难的题竟然被你这个猪头想出来了······”

 

  “尹——齐——,想死就告诉我,我一定帮你完成心愿·····”

 

  “缈缈。”尹天终于忍不住叫www.jk100f.com了出口,她转身一看“尹天哥,你来了,我有事就先走了。”说完擦了擦眼泪起身就走,尹天一下拉住缈缈的手腕说:

 

  “缈缈,为什么一年多来你都不理我们?”

 

  “对不起,下午我还有课先走了。”她正准备走尹天一下抱白癜风的症状住缈缈的腰说:

 

  “缈缈,不要不理我,我是尹齐,我真的是尹齐。”缈缈一下懵了,转过身神情呆板的看者他,几分钟后,她才淡淡的说:

 

  “尹天哥,不要逗我开心了,我明白你的用意,谢谢。我走了。”缈缈走了十几步尹天大声的说;

 

  “笨蛋戴缈缈,我命令你五秒之内给我站到我面前来”

 

  这句话像定身法一样灵,泪水在一次像断了线的珠子,转过身:“你——真的是尹齐?”

 

  尹齐点点头,原来事情是这样的————

 

  原来一年前死的人不是尹齐而是尹天,因为尹天在家一直是一个听话、懂事的孩子,并且是千雪唯一的依靠。所以尹齐就扮演了哥哥这个角色。

 

  那年那晚在那条街,尹齐说“缈缈,我把真相告诉千雪了。”

 

  “什么,你怎么可以,尹天哥是千雪唯一的依靠,你叫她以后怎么办。”缈缈说

 

  “但是我爱的人是缈缈,不是千雪。”尹齐说。“但你知道着对千雪所对来的打击吗?”缈缈几乎是大声吼了出来。

 

  “如果她当我们是朋友,她会理解的。”尹齐也有点生气的说。当缈缈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发现了尹齐身后的千雪

 

  “千雪,不是这样的,他只是不想让我伤心而扮演······”

 

  “缈缈。”千雪打断她的话说:“其实我早就发现他不对劲了,读大一时我把正在睡觉的尹天当成尹齐向他表白,谁知恰好尹天喜欢我,不忍心拒绝他所以就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同意了,尹齐陪了我一年,我也知足了,我要走了,希望你们——幸福。”说完就冲向旁边的大马路,一辆车迎向千雪,尹齐飞一般的冲上去,使出全力一推“嘭~”尹齐就这样在缈缈的视线里倒下

 

  ”缈缈,我爱你”但这句话她却再也听不见了。“不——尹齐——”缈缈冲了过去跪在地上,抱起他的头、抚模着他的脸说:

 

  “尹齐,你怎么这么调皮······”

 

  “你有想丢下我吗?·······”

 

  “尹齐,睁开眼睛看看我好吗?你看看我啊!······”缈缈像抚模小孩一样抚模着他的头发、脸,撕心裂肺的哭着,这一年的无奈与委屈都在此刻诉说。

 

  “只要你醒来,我什么都答应你,再也不和你吵了,我认输了,这一次我真的输了······”只不过——,这一次——,尹齐真的回不来了,真正的从这个世界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柔和的月光撒落在他们身上,也只有柔和的月光明白他们曾经真的相爱过。

 

分享到:

上一篇:离散的记忆

下一篇:白癜风应如何治疗呢 北京治白癜风最好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