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中学教师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浅析“郤”与“卻”的读音与字形

浅析“的读音与字形

郤士昭

教育部发布的《通用规范汉字表征求意见表》,其中收录了作为姓氏的字,现结合本人对这个字的认识,提出自己浮浅的看法。

,姓氏,现有的各类字典辞书均标注为xì。但我能联系到的郤姓族人,基本都是读“què”。虽然各地方言不同,但对应的普通话读音均为“què”,这一点却是一致的。人们普遍认为把“郤”读作“què”是对“卻”字的误读,而“郤”正确读音应为“”, 现在一般常用字词典也均标注为“[xì]”,其实,这只是历史给我们开了个玩笑。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人们对两个完全不同的读音产生误读呢?

仔细阅读《说文解字》或《康熙字典》等辞书,就会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在古代,最起码在中古时,有两个字的字形特别相似:谷与。在这里我们对作一比较,会有一些新的发现。在《说文解字》(电子图片版,不知出版年月)中第181页和第933页对字的解释是不同的:

     我们可以发现第181页中字的注音与其它词典不同,但反切却是一致的,都是其虐切。大家注意字形写作,解释为口上阿也。从口,上象其理。凡谷之属皆从谷。释文很明确:谷,口内上腭卷曲的地方。从口,上面像那卷曲的纹理。凡是谷的部属都从谷。另外从本词典中可以看出,只作形声字的声旁,不作形旁。如欲、裕等。而第933页的则为谷,gu,古禄切。释义为泉出通川为谷。从水半见,出於口。凡谷之属皆从谷。从释义可以看出,其义为山谷毫无疑问,与上面所说的表示口内上腭卷曲的地方完全是两码事。并且,作山谷之意时,字形写作,与也完全不同。同时只作形旁,不作声旁,从部后的例字可以看出。如 谿,山瀆無所通者。從谷奚聲。 豁,通谷也,从谷,害声。豂,空谷也,从谷(豂字的右半)声。 豅,大長谷也。從谷龍聲。讀若聾。,深通川也。 谹,谷中響也。從谷厷聲。,望山谷青也。從谷千聲。这些字无一不是将作为形旁,这从字义均与山谷有关亦可看出。
   
由此我们可以看出,在古代,汉字之初,无论是字音,还是字形、字义与构字功能,都是完全不同的,本是两个毫不相干的字,只是字形非常相似罢了。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人们将这两个字混淆不分了。再加上稻谷的字一掺和,更是一团糟。
   
下面回到正题,对字来进行辨识。由它的从邑谷声可以明确它的声旁为,形旁为,也就是现在的偏旁。对照字的旧字形可以看出,它的声旁严格来说,应该写作,按照形声字的读音规律,这个字的本音应该为“què”应无疑议。同时,读这个音时表示地名,这一点似乎也可以肯定,各类辞书书都作此解。作为姓氏,我以为也应读( què)声。因为在古代以地为氏是一种比较常见的现象,不难理解,读音也大多一致。

 

     至于人们通常认为把读作què是将误作字来读,这恐怕只是一个误解。根据上面的分析,我们来看看《说文解字》第732页中对字的解释:


   
的旧字形为,左边应为。《说文解字》中标注从卩谷声,表示声旁为;字音为去约切,这与字的读音其虐切是一致的,也就是说,均为形声字,它们的声旁都是,它们的读音本来就是一样的,不存在什么误读的问题。

那么,这个读音又是怎么回事呢?我想这大概与假借有关。我们不妨来看看网络词典《说文解字》中对字的标注:

xì

〈名〉

(1) (形声。从邑,( què)声。本义:晋国大夫 叔虎的封地。在今山西沁水下游一带)

(2) 同本义 [Xi,a fief]

,晋大夫 叔虎邑也。——《说文》

乡在 河内。——《声类》

(3) 又如:诜丹桂(亦作“桂”、“诜枝”。晋诜举贤良对策为天下第一,自视为“桂林之一枝,昆山之片王。后喻科举及第)

(4) 假借为“隙”。空隙;裂缝 [crack]

若白驹之过。——《庄子》

相见于地曰会。——《礼记·曲礼》

(5) 又如:(孔穴);(两国交界之地。即国境线)

(6) 隔阂 [rift]

今者有小人之言,令将军与臣有。——《史记·项羽本纪》

与红阳侯有。——《汉书·孙宝传》。 师古曰:,与隙同。”

(7) 小恙,不舒适 [ill]

玉体有所。——《战国策·赵策》

从第四个注解可以看出,作为假借,这个字后的例句均出自春秋以后所编定的书籍( 庄子约生活在前369286,《礼记》一书的编定是西汉礼学家戴德和他的侄子戴圣) , 而郤姓得姓始祖叔虎为晋献公(?-651)时公族子弟,比庄子要早上三百多年,即使是郤氏被灭族[晋厉公(?~573)时期],也要比庄子早上近三百年。由于郤氏被灭族,在当时改名换姓远走它乡的大有人在,三四百年以后,郤氏被人遗忘,本在情理之中,更何况假借的出现,也加深了人们对这个字的误读。成书于汉和帝永元十二年(100年)到安帝建光元年(121年)的《说文解字》将其标注为“xì”也就不难理解了。现在所能看到的最早韵书是隋陆法言所撰的《切韵》。《切韵》成书于隋仁寿元年(公元601年),与郤氏被灭族已时隔千年,以讹传讹,更是在所难免了。

 综上所述,我们似乎可以断定的是,字本音应该读为“què”,作地名和姓氏解;而作为字的假借字,读为“xì”。两者不可混为一谈。

在现在,姓人口也还不多,但国内山西、河北、陕西、黑龙江、内蒙古、北京、江西、湖北、上海、江苏、安徽、浙江、贵州、云南、广东、广西等地均有分布。在生活中,工作中,我们的这个姓氏已经让我们感到诸多不便。一看到这个字,没几个人认识;电脑上也只全拼和几种五笔输入法可以打出来,各种证卡的办理非常麻烦;特别是别人叫到我的名字时,一叫就错,非常尴尬;有时候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该叫什么了。

因此,特将自己的一点粗浅认识陈列出来,恳请有关部门组织专家学者加以考证,还氏一个正音

                 

 

分享到:

上一篇:诉衷情

下一篇:早年的几首诗作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