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假医药广告让院士"躺枪"

字体大小: yiwengg 发表于 2016-09-22 13:30  评论0条  阅读196648次 

网络图片

  刘昌孝院士被代言“正奇消渴降糖胶囊”、吴孟超院士和李兰娟院士被代言“肝斯平”,甚至已故的外科泰斗裘法祖院士 也被盗用肖像、被代言“七叶神安滴丸”……近年来,打着专家旗号的各路虚假医药广告“千姿百态”、层出不穷,不仅患者受到坑害,“被代言”的专家们也“躺着中枪”。
  
  专家呼吁,让医药广告走向规范,媒体要负起社会责任,严格的审查和监管更是必不可少。
  
  会议间隙找专家合个影,会没开完就挂出去当广告
  
  “男科医院不挂我相片的是少数,挂相片的是多数。”5月16日,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教授郭应禄对记者说。说起打着自己名号的虚假医药广告,这位目前中国泌尿外科领域唯一的院士竹筒倒豆子般举出一串例子。记者得知,冒专家之名的虚假医药广告可谓花样繁多。
  
  前些日子有人跟郭应禄反映,说广东东莞有家“北大男科医院”,宣传广告上有他题的字。“我一看,字不是我题的。”郭院士说,“我打电话去问,对方信誓旦旦说郭应禄院士在这儿给人看病。我说我就是郭应禄,什么时候在你们这儿看过病?对方连声道歉。”
  
  “有一次参加学术会议,休息时跟人合了个影。会还没有结束,他们医院就把我们的合影挂出去了,说我是特邀专家、顾问。”郭院士说,“我的相片也不值钱,但是拿这个去骗人怎么行?”
  
  对于这些行为,“最要命的是把我和他们的关系说得含含糊糊,又没给病人治好,结果有病人直接打电话给我要求赔偿。”郭应禄说。
  
  郭应禄连“现场坐诊”都被假冒过。“我担任北大泌尿外科研究所所长的时候,泉州有个男科门诊,在报上登广告说北京大学泌尿研究所所长在问诊。有个在我们这儿进修过的大夫跑去,发现坐诊的居然是个女的。”
  
  “这些虚假宣传对我也有影响。”郭应禄说,北大曾专门给北大医院院长打电话,询问他和东莞“北大男科医院”的关系。“我回答很简单,我既不知道这个医院,也和他们没关系。”
  
  “被广告”、“被代言”成家常便饭,专家遭遇维权难
  
  郭应禄院士的遭遇并非个例,“被广告”、“被代言”,很多专家都对此头痛不已。然而,更麻烦的是,专家自己的警告乃至维权难起作用。
  
  中国工程院院士李连达,就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成了一家药厂的心脏病药品研制者。这家药厂不仅违法宣传,竟还宣称“6个星期就可以治好病,患者的痊愈率达80%多”。
  
  李连达接到患者电话后,立刻给厂家发警告信,要求停止宣传,可是厂家反而加大了宣传力度。在发了第二封警告信依旧无果的情况下,李院士把材料寄给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国家食药监总局和国家工商总局广告司,违法广告才被打下去。
  
  郭应禄院士告诉记者,去年有病人找到他,说从网上广告看到的药品用了效果不好,该药宣称是“北大医院前列腺中心推出”、“我国泌尿科专家吴阶平、郭应禄几十年科研成果”,但他和吴阶平(已故)从未卖过药。一位律师替他维权,刚打了个电话给这家所谓“中心”,对方就把广告撤了。过了两周,广告上的单位变成了“中科前列腺中心”,卖的药却完全一样。
  
  记者了解到,今年全国两会前,中国工程院院士、广州呼吸疾病研究所所长钟南山用一天的时间在北京收集了88份报纸,从中找到了36条虚假药品广告。其中,有3条印着他的照片。
  
  “我只能投诉其中一家知名媒体,对方说广告有委托合同,还有我的‘亲笔’签名,当然签名是假的,但对方说有合同有签名,就不关他们事了。”谈起“维权”经历,钟南山显得很无奈。这家媒体好歹把广告停了,但过了两天,同样内容又出现在另一家媒体上。这让他倍感疲惫,总不能放下工作成天去“打假”吧?
  
  频频“被广告”,郭应禄说:“现在只能躲,没把握的活动不参加。”
  
  记者还发现,在“不一定能找到对方,找到了不一定能告赢,赢了不一定能执行”的情况下,专家自我维权积极性普遍不高。
  
  坑害患者,激化医患矛盾,虚假广告须严管重罚
  
  2012年工商部门查处的全国虚假医药广告中,药品类有18万例,是2011年的两倍多,虚假医疗器械类的广告则有1.5万例,是2011年的1.3倍。虚假医药广告已成为社会公害。
  
  中国医院协会副秘书长庄一强指出,虚假医药广告利用专家权威效应行骗,不仅伤害了专家名誉,还激化了医患矛盾。钟南山也说,这些虚假医药广告无异于谋财害命。
  
  那么,虚假医药广告应该如何治理?郭应禄说,首先是科普要和监管结合,例如,前列腺炎等病症应该治,但绝不像很多人说的那么可怕。
  
  其次,报纸等媒体要负起责任,广告不能给钱就登。他表示,审查、监管部门要发挥作用,发现虚假医药广告必须重罚。
  
  此外,对医疗、研究机构的管理也应该更加严格。“现在几十万元就可以登记一个研究院,外人无从知晓真假。”郭应禄说。
  
  郭应禄强调,伴随虚假医药广告的往往是过度医疗和错误治疗。对此,尤其要规范民营医院,“大力发展也要先加强监管”。他说,现在有的民营医院75%的收入都用来宣传,很容易形成恶性循环。
  
  对此,他建议:“现有的医学会、医师学会等可以把民营医院和医师吸收进来,有针对性地组织培训。私立医院规范发展起来,公立医院压力也会减小。”
  
  钟南山认为,应借鉴海外做法,不允许药品类广告出现在报纸和电视上。他说,现在医药广告涉及广电部门、工商部门、食品药品监督部门多头管理,他建议医药广告管理厘清责任,广告宣传及审查发表程序更加严格。
分享到:
  • 加关注
  • 发消息
  • 给我留言
精彩阅读尽在行业汇
我们每天从博客投稿和编辑推荐的文章中,把最精华部分出版成行业汇,让你第一时间阅读到最新鲜最精彩的文章。赶快投稿,你的文章也将会发表在行业汇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