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18日《浔阳晚报》发表散文《父亲的老店》

字体大小: 余春明 发表于 2018-01-07 16:55  评论0条  阅读3163次 

 

 
当前版: A10版 上一版  下一版

父亲的老店

 
□余春明

   三个月前,接到远在汕头弟弟的电话,说是村领导打电话跟他商量征收老村部前父亲生前建的店面地皮,在征收费用上双方要求悬殊,正在讨价还价。他告诉我的意思,卖掉老店是无奈之举。这个我当然知道。父亲丧失劳动能力后,我们兄弟平分了店里的债务,弟弟接手了这间店面,继续经营。后来,因利薄亏本而关门,弟弟及弟媳也双双远走他乡打工谋生。一晃20多年过去了,老店门口杂草丛生,倍觉荒凉。也就在父亲去世的那一年吧,老店的正脊桁条因腐朽而折断,屋顶全部坍塌,只剩断壁残垣。如今,村里领导将这里规划为新农村建设范围,破门倒壁立于此地,确实有碍观瞻,我们也没有任何理由阻止。至于弟弟他们关于征收价格的问题,据说也达成了方案。前不久,我下乡去转了转,发现老店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宽阔的广场,笔直的砖砌大道,一个村民健身场地已初见规模。美则美矣,只是我高兴不起来,触景生情,父亲当年开店的场景在我眼前浮现。 

  上世纪80年代初期,农村改革开放进入实际性阶段。责任田到户,自主经营,集体经济成为过去。父亲从原大队采石矿回家,成为专职农民。那时,我虽由民师转为国编,但工资低,还没和父亲分家;弟弟正读初中,家里生活紧巴巴的。父亲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典型农民,眼光远,觉得在大队部前面开间小店可以与供销社的商店竞争,前景乐观。于是他去公社办了土地证,又让二叔办了营业执照。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东风”就是店面,没有房子,一切免谈。说干就干,父亲向来做事雷厉风行,请砖匠,挖墙脚窝。一切本着节省的原则,材料能不买就自己找,人力能不请就自己干。 

  吃尽千辛万苦,店面总算做起来了,虽然没有供销社的店面高大,但也是条子砖砌的墙,还算结实。父亲对自己一手一脚做起来的房子还是很满意的,也让村里其他人心里佩服。父亲又用农副产品疏通了公社信用社的关系,贷了小额资金,去县城进了日用杂货。烟酒油盐,不说应有尽有,货架上也是琳琅满目。 

  就在店面开张的那一年,我和父亲分了家。家乡习俗,儿子多,一个儿子成家后就会分出来过,我结婚10年才分家,算是晚的。分家后,店里的经营情况我不清楚。父亲在农忙时就让母亲守店。后来,小妹长大了,她也帮着看店。我虽然没有过问商店的运作,但那是父亲居住的地方,每次星期六下午放学回家,总会绕道先去他那里坐一会或者站一下,聊一会才回家。有时,星期六下午回得晚了点,我会老远望见夕阳的余晖下,父亲一个人倒背着双手在店屋门前踱着步。我想他一定是在盼我回来,这从我们见面时他笑容满面地轻声说“回来啦”可以感受得出。 

  父亲敢为人先之举确实起了带头作用,不久,一个人口不多的大队就冒出了几家小店。虽说“船多不碍港”,但毕竟人少店多,购买率自然会下降;加上父亲是无本钱经营,全靠信用社贷款,而家里又无其他经济来源,所赚薄利还不够日常生活开支。而且父亲的身体状况也一年不如一年,小店终于撑不下去了。于是,我们将贷款债务作了分摊,弟弟接手经营,父亲也就随我到了县城。 

  父亲就这样离开他经营了十几年的小店,人虽然离开了,我知道他的心还留在那里。只要回家,父亲总会带点他认为村民急需的日用品回去,跟弟弟见面也会絮絮叨叨不厌其烦地讲他的生意经。后来弟弟也开不下去了,父亲在闲谈中常常还会为此事叹息。父亲对老店情有独钟啊,如果不是年老力衰,他断然不会离开老店的。即使在他人生的最后一年里,他还把当年小店的土地证给我保管,叮嘱我们照顾好店屋,因为这块土地来之不易,记载了他创业的艰辛。 

  如今,老店拆掉了,地皮卖掉了,这片荒芜的土地变成了村民健身的场所,父亲应该高兴,他们的欢乐也有你一份功劳呢。 

  永别了,父亲的老店,你将永远留在儿子的记忆里!

 

 

 

分享到:

发表评论评论 ()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发表评论


输入验证码:
  • 加关注
  • 发消息
  • 给我留言
精彩阅读尽在行业汇
我们每天从博客投稿和编辑推荐的文章中,把最精华部分出版成行业汇,让你第一时间阅读到最新鲜最精彩的文章。赶快投稿,你的文章也将会发表在行业汇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