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思考之二:人口增长使我们贫困

字体大小: 李文武 发表于 2018-02-07 16:46  评论0条  阅读18567次 

 

经济学思考之二:人口增长使我们贫困

      18世纪英国经济学家马尔萨斯有个悲观理论,他认为人口的增长注定会使社会走向贫困,因为在人类性本能的驱使下,人口扩张会加剧,生活水平的提高总是受到人口增长的限制。这个理论的逻辑是在人类性本能的驱使下,人口大幅度增长;粮食的增长跟不上人口增长的步伐;由于粮食供应不足,一些人会死于饥饿;福利救济使穷人身体健康,但会鼓励他们生养更多的小孩;人口增长使人类贫困。如果一些人死于饥饿,由于人口减少,粮食供应就变得充足。这个理论的主要依据是粮食决定了人口的增长与减少。所以,粮食这个要素是人口的主因。人没有食物,就会饿死,这是个很现实的问题。马尔萨斯人口论的缺陷是粮食的总量是有限度的,所以他认为粮食供养的人类也是有限的。人口增长的原因是因为可食用的粮食多,可以供养得起,还有多子多福的观念影响。人口减少的原因是因为饥饿、瘟疫、战争,还有不想多生育的观念影响。

经济学思考之二:人口增长使我们贫困

      做个统计,据《汉书》地理志记载,中国西汉朝总人口为5959.4978万人。《后汉书》郡国志记载,中国东汉朝总人口为4915.0220万人。三国时,魏国总人口约为504万人,吴国总人口约为256万人,蜀汉国总人口约为128万人。晋朝统一时,总人口为1616.1000万人。据《隋书》通考记载,隋朝隋炀帝大业五年总人口为4601.9956万人。据《通典》食货记载,唐朝唐玄宗天宝十四年总人口为5291.9309万人。据《宋史》地理志记载,北宋宋徽宗大观四年总人口为4673.4784万人。据《通考》户口与《金史》食货志记载,南宋国与金国总人口合为7633.5486人。据《元史》世祖本纪记载,元朝元世祖至元二十八年总人口为5984.8964万人。据《明成祖实录》记载,明成祖永乐元年总人口数6659.8337万人。据《清实录-清宣宗实录》记载,道光一十四年总人口为40100.8574万人。2017年中国总人口超过139008万人。举几个外国总人口数的统计例子。美国1960年总人口数是18067万人,2016年总人口数是32312万人。日本1960年总人口数是9250万人,2016年总人口数是12699万人。英国1960年总人口数为5240万人,2016年总人口数为6563万人。法国1960年总人口数为4681万人,2016年总人口数为6689万人。德国1960年总人口数为7281万人,2016年8266万人。加拿大1960年总人口为1790万人,2016年总人口为3628万人。俄罗斯1960年总人口数11989万人,2016年总人口为14434万人。巴西1960年总人口数为7220万人,2016年总人口数为20765万人。印度1960年总人口数为44948万人,2016年总人口数为132417万人。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大陆总人口为54167万人,年人均国民总收入为27美元;2016年中国大陆总人口138271万人,年人均国民总收入为8260美元。2016年的大陆总人口数是1949年的约为2.55倍;2016年的人均国民总收入是1949年的约306倍。从这些数据统计来看,人口增长使我们贫困了没有?从数据分析,人口增长并没有使我们贫困。不但人口增长没有使中国贫困,也没有使英国、法国、德国、美国、日本、加拿大、俄罗斯等国贫困。

经济学思考之二:人口增长使我们贫困

      我国著名的经济学家马寅初受到英国经济学家马尔萨斯的著作熏陶与影响,于1954年第一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上提交了一个关于节制人口的提案,也就是“新人口论”。马寅初主张我们有计划经济,也应该有计划生育,并且提出三点非常具体的建议,建议确定我国的人口政策,宣传节制生育和晚婚的好处,控制人口增长。“新人口论”的基本观点就是要通过控制人口发展,进一步提高人民的物质、文化生活水平。受到马寅初的影响,我国从1962年1月28日把计划生育作为一项基本国策来实施。计划生育政策提倡晚婚、晚育,少生、优生,从而有计划地控制人口。2016年1月,新政策颁布,我国生育二胎合法。

经济学思考之二:人口增长使我们贫困

       我们都知道,农田生产出来的农作物与种植水果、经济作物,还有工厂生产的产品,服务业提供的服务,商店提供的商品等都需要人来购买与消费,只有把产品与服务销售出去,生产机构与服务机构才能进行再投资与再生产,然后再销售出去,如此生产-消费-再生产-再消费的循环,就促进了经济的增长与繁荣。企业提供生产与服务的目的,是为了给人们提供消费所需的物品,从而获得利润,进而扩大规模,进行再生产。所以,人是一切产品与服务的满足对象,一切商业活动都是以人的需求而进行的。人是构成社会经济活动的基础,也是经济增长的基础。人所需的最重要的东西就是食物、水、空气。民以食为天,食物是以粮食为基础。汉朝一亩田生产三石粟米,石在不同的朝代重量也不同,在汉朝三石粟米换算成现在亩产也就200到300斤粮食。2017年的总人口是139008万人,西汉总人口是5959.4978万人,也就是现在的人口是西汉朝人口的约为23倍,增长了23倍多。袁隆平在实验超级水稻时,平均亩产1149.02公斤,是汉朝亩产的七八倍以上。当然,现在还增加了耕地的数量与利用率,所以,才有足够的粮食供养超过汉朝23倍多的增长的人口。因此,马尔萨斯的观点是在假定粮食生产总量不变或者达到最大生产总量的条件下所得出的结论。但是他忽略了科学技术的作用,忽略了采用先进生产工具提高效率与收益的作用。科学技术介入粮食生产,能极大地增加粮食产品:一,在劳动工具上,能提高劳动效率与生产效率,从而提高粮食产品;二,在科学种植与精耕细作方面,能使农作物降低虫害,增加土壤的有效利用,提高农作物吸收养分的能力,从而提高粮食产量;三,通过对农作物的基因改造,从而达到优质生产与提高粮食产量;四,实行科学无土壤种植农作物,从而避免有限土地种植问题。地球上现在最重要的能源是电力,可以通过科学技术利用原子、粒子,以及各种微观子所含的物理特性产生能量来发电,这种发电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可以通过太阳能来发电,这种发电也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可以通过在多维度空间吸取能量来发电,这种发电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可以通过暗物质与反物质的作用来发电,这种发电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或者用最先进的科技在黑洞旁利用黑洞的能量来发电,这种发电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或者在其它星球上开采可以供发电的各种矿石来发电,这种发电也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例如在月球上开采氦3这种清洁核能,就可以供人类发电一万年。宇宙无限大,可以索取被人类利用的资源无限多,只要人类的科技能达到那种高度就行。粮食所需要的各种养分,都可以通过科学来合成;所需要的水资源,可以把水分解成氧气与氢气,氢气可以燃烧,燃烧中跟氧气结合,又化合成了水,水可以无限循环利用;粮食所需要的阳光,太阳还能为人类提供太阳能苦干亿年,或者在其它星系还一样的有太阳,或者有跟地球一样环境的适宜人类移民居住的星球,人口增长过多,就必须要向太空进军,向星际寻求居住地与资源,这样人类就不会因粮食不足而饿死。关键的还是人类要发展各种高科技,只有非常先进的科技,才能为人类找到更多的食物与资源。这也是为什么如中国、美国、日本、英国、法国、德国、加拿大、俄罗斯等国,人口增长了很多,反而越来越富裕,这是因为这些国家的科技随着人口增长而更加进步了;科技保障了人们的富裕;而印度与巴西等国,人口增长了很多,却跟马尔萨斯说的一样,人口增长使这些国家贫困,这是因为这些国家的科技随着人口增长而没有进步多少,缺少科技的保障,这些国家陷入贫困而不能自拔。

经济学思考之二:人口增长使我们贫困

      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国家的富裕与贫穷是跟科学技术进步与与否紧密相关的,不是跟人口的增长与减少紧密相关的。第一次工业革命,是18世纪从英国发起的技术革命,蒸汽机是主要标志,这次技术革命使英国成了最富裕的国家与世界强国。第二次工业革命,是从德国与美国开始的,以发电机等电力的广泛应用为标志,这次技术革命使德国与美国成为富国与强国。第三次工业革命,是从美国发起的,以原子能、电子计算机、空间技术和生物工程的发明和应用为主要标志,这次技术革命使美国成为最富裕的国家与强国。第四次工业革命,以美国、日本、中国、德国等科技大国作为兴起国,以虚拟现实,人工智能,量子通信应用为主要标志,这次技术革命使美国、日本、中国、德国等国成为富国与强国。第一次工业革命是“蒸汽时代”,第二次工业革命是“电气时代”,第三次工业革命是“信息时代”, 第四次工业革命是“智能时代”。我们现在处于“智能时代”的初期。那么,无需置疑,第五次工业革命肯定是“太空时代”。

   作者简介:李文武,著名管理学家。《博锐管理在线》《中华品牌管理网》《中国管理传播网》等知名管理网站专栏作家。又是多家媒体与网络作家。研究:历史、经济、管理。

分享到:

发表评论评论 ()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发表评论


输入验证码:
  • 加关注
  • 发消息
  • 给我留言
精彩阅读尽在行业汇
我们每天从博客投稿和编辑推荐的文章中,把最精华部分出版成行业汇,让你第一时间阅读到最新鲜最精彩的文章。赶快投稿,你的文章也将会发表在行业汇中。